店小二传奇

第67章 一个消息暂作别

第六十七章 一个消息暂作别

莞连续的大雨终于是在大小姐回来的这天停了,太阳人们见识到了她的毒辣,那炙热的光毫无保留地照耀在山川河流之间。

一直在提心吊胆防涝的百姓这才松过一口气,看着那再有一段距离就漫过岸的河水,不停地感谢着苍天,感谢着皇恩。

翠绿的树叶努力伸展开来,一群群爬出洞穴找食吃的蚂蚁,勤劳地四处寻找可以裹腹的东西,泥泞的小路上印有一个个动物的脚印。

天上的浮云悠然飘动,大小姐休息的院子中两只毛驴蒙上眼睛围着一个转盘来回走动,屋子里风扇带来的清凉却无法让大小姐和店霄有任何舒心的感觉,林皛瑶、柳碧旋几女陪坐在一旁,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小店子,这可怎么办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要不,不经过他们你直接娶我吧,或者是让皇上和太上皇下旨意,好不好?”

大小姐一仰头喝尽带着冰块的红酒,嘴中含着冰着急地对店霄说道。

店霄没有喝酒,直接嚼着冰,皱起眉头在那思考,直到大小姐又再次喊他,这才点点头说道:

“这个事情不怨你的家人,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女儿这样,我也会如此要求的,你想想,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家,我说要娶他家的闺女,那一家人会怎么办?”

“怎么办?你这么厉害,谁都知道绿野仙踪是你支撑着,那家人还不得全跑到你面前,与你商量着快点娶他们家的闺女啊,这和我家有什么关系?”

大小姐想都没想就直接给出答案。

“对呀。因为我身份特殊,所以他们会如此做,可你的家人没有这样,他们又岂能不知道绿野仙踪的势力?再如果,太上皇和皇上都支持我成亲,并且太上皇还过来祝贺,那家人会怎么样?”

“那就吓死他们,到时候是他们尊重你,而不是你尊重他们,这又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你的家人明明知道我地重要,明明知道皇上和太上皇的支持,还能如此作为,那就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利用的人,他们是把你当成他们的女儿,他们的血肉。

同时也是对我的尊重,我爷爷还在世,没有他说话,谁也做不了主,哪怕皇上也不行。不然就是对你我的一种亵渎,是对我们婚姻的轻视。你说对吗?”

店霄这时才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慢慢品着说道。

“对哦!是这样的,我家人是看轻了一切的金钱与地位,把我们地婚事放在第一的位置上,这才是最纯正的支持,是我没想明白,我还以为他们不想让我嫁给你呢,以前我去查帐弄钱的时候,我爹其实就什么都明白,只是他不说。小店子,那我们怎么办?”

或许因喝了酒的关系,大小姐眼圈红红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找我那个还在到处给我寻觅帮手的爷爷了。发动绿野仙踪所有的力量去找,一定要找到,我们就等着办一场抛开一切浮躁。只有亲情的婚礼吧。”

店霄一口喝干杯子中的酒,下定决心地说道,随后又转向柳碧旋几个人:

“你们也是这样,等我爷爷找到,就去你们家见面,安排人提亲。”

“官人,我不用的,我就是柳府地一个丫鬟,我爹娘绝对会愿意,不麻烦爷爷了。”

灵儿这个时候突然插言说道,小脸儿上满是期盼。

大小姐倒了杯酒,送到灵儿身前,豪迈地说着:

“怎么能不用呢?你是要嫁给小店子,你的父母就算是要饭地,你只要是小店子的妻子,那身份就不一样,哪怕柳家的家主看到你,也不可以有一点点的轻视,是不是柳姐姐?”

“是,有绿野仙踪和小店子的能耐在,任何人都要拿出应有的尊重,灵儿,你现在开始就不是柳府的丫鬟,你是我的好姐妹。”

柳碧旋点点头,在一旁让灵儿恢复信心。

“那小店子,我们回杭州吧,我有点想爹娘了,还有我们养的鱼,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大小姐有些想家地说道,店霄赞成地点点头。

碧波荡漾,绿野仙踪的旗舰带着从广南西路运货地船已经行驶到了杭州,店霄众人谢绝了尹非凡的宴请,把那些抓来的动物塞给他后,就乘着船用最快的速度向两浙之地赶,终于在半个月后到达了目地地。

林皛瑶站在甲板上,看着岸边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的样子,转过身对大小姐说道:

“我准备也回家看看,就不下船了,回到苏州哪也不去。”

“我也要回家,我和爹好好说说,让他别总想着弹劾我们的夫君,天底下有那么多地事情,不用非盯着绿野仙踪这一块。”

柳碧旋也开口说。

宋雨萌三人则没有说什么,她们应该是想回梦馨画舫看看,谢芙云似乎对这个地方有些抗拒,想了想说道:

“我要去京城,就在绿野仙踪的地方落脚,我把新咖啡拿到那边,那里的富人多,应该能卖上个好价钱,正好看看行市如何。”

大小姐看着众都要走,心中有些不舍,小嘴撅起来问店霄:

“小店子,你呢,你是和我回家还是依旧去轩悦楼?到那里的话,你呆的时间要长,可别使劲欺负一楼的伙计

“我?好,我去轩悦楼,这回我看看二楼和三楼的伙计怎么样,或许和他们能相交一场呢,我都准备好点子了。”

店霄想着那些伙计,一脸算计的笑容说道,刚踩着跳板下去,岸上一个人突然上前几步,眼睛直直地盯着店霄看。还没等有所动作,就发现周围有至少五十张弩对上了他,并且左边的肩膀上也搭着一条九截鞭,那鞭尾本来应该作为腰带的卡扣,正好挂在他领子边处。

“这位仁兄,没看我们正在下船吗?你急匆匆过来可是有话要说?”

店霄一手拿着九截鞭这这头,一手四支铁签子,对这个人慢悠悠地问道。

“别,别动手,自己人。千万别动手,小二哥,是你吗?我看看,我怀里有画像,谁帮我拿出来一下?”

这个人被如此阵势吓得一动不敢动,腿有些哆嗦地解释着。

远处一座楼上,杨父和杨母从看很远中望着这个情况,互相点点头,欣慰不已。

“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女婿。厉害吧?刚才还空空如野地双手,现在突然就出来这么多的东西。我根本就没有看清他怎么拿出来的,萱儿跟着他我放心啊。”

杨父微微颔首地与杨母说道。

“好是好,可店太师不来我们就不能同意他们的婚事,萱儿必须要堂堂正正地嫁给他才行。”

杨母在旁边又仔细把那在她眼中镇定自若,身手敏捷的店霄看了看说道。

“小二哥,他什么确实没有其他武器,这是画着你的画像。”

一个护卫把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搜了遍身,把银子和一些零碎的小东西全都掏出来后,展开一个画着店霄的画卷说道。

“你是学绘画的?恩,这工笔用地不错。想近距离观察我一下?”

店霄把画看了看对着这个人问道,大小姐也凑过头来,补充道:

“这个脸上的颜色没有‘罩’好,显得有点老。回去要多练才行啊。”

被搜过身的人终于是放松下来,听到店霄和大小姐如此说,回道:

“我不是学绘画的。这画是别人画出来,我拿着看看哪个是小二哥,小二哥,我是店太师的人啊,就是您爷爷,我找您有事儿。”

“我爷爷?他在哪?快说,说好了有赏,黄金百两,我说到做到。”

一听是爷爷的人,店霄‘刷’的一下抽回九截鞭,上前两步,盯着这个人问道,那着急的样子表露无疑。

如此的动作把这个人吓了一跳,往后挪上一小步面露难色地回道:“小二哥,我也不知道太师在哪里,他是过年时候派人找到我,让我寻到您说事情的。”

“什么事情?”

林皛瑶、宋雨萌和大小姐等人一同问道。

“说,说让您去趟京城地无忧酒馆,到那里与一些人见见面,我一直找不到您,就到处转,正好转到杭州,听说绿野仙踪的船回来了,这才等在此地,本来我也想过找你们绿野仙踪地人,可我们毕竟是太师的人,要有一定的自主,不然……。”

这个人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对于他后面没有说出来的话店霄等人也都明白,点点头表示认可,又疑惑地问道:“京城哪来的无忧酒馆?我怎么就不知道呢?让我见的都有什么人?”

“原来没有,现在有了,过完年刚出来的,就在京城外,您一打听就知道,那里卖杏花村酒,很便宜,一天又只卖五壶,要见您的都是各个方面的不错的人。”

这个暂时得到信任地人一边接回自己的东西往身上装,一边回道。

大小姐点点头,与店霄对视一眼:

“是只能卖那点,我们从辽国拿回来的不多,绿野仙踪那条线跑的也少,杏花村啊,应该是汾酒吧。”

那个人没有说话,使劲地点点头表示认同。

“好吧,你先回去,我会到京城去地,你到绿野仙踪的酒楼去休息,然后走我们的专线去别地地方就可以。”

店霄劝走这个人,看着后面跟上去探察虚实的护卫,转回头来又对大小姐说道:

“看样子我要先去京城,你在家陪陪我未来的岳父岳母,说不定爷爷也能在那里,我正好要看看爷爷给我的玉佩还有什么说道,或许能知道我的身世。”

“好,我就听话的在家,哪都不去,我把我们的鱼养得多多的,到时候装在玻璃缸中卖钱,小店子,你要快去快回。”

大小姐依恋地看着店霄,眼睛变得红红的。

夕阳下运河两岸风光无限,运河之上渔舟穿梭,那随风摆动的垂柳似少女的发丝般柔顺,孩童的欢笑声不时传来,一幅安逸温馨的样子。

如此迷人的时节,如此浪漫地方,一艘船上人的却都是愁眉不展。

店霄一身长衫,面前摆放一张古琴,和着柳碧旋的箫声边弹边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

“小店子,用不上多长时间我们就能回来!”一曲终了,柳碧旋劝道。“恩,我要看看那些人都有什么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