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8章 慢慢弹劾不用急

第六十八章 慢慢弹劾不用急

日下,鸣叫的知了栖息在苍翠的叶子上诉说着那单调故事,几条红色的鲤鱼相互追逐着探索水中的奥妙,岸边的琴声似乎划过了时间与距离,轻轻敲打在人们的心中。

船桨带起的波纹荡漾开去,使得探出头来的水草微微摆动,一只有着轻纱棚子的小船悠然徘徊在倒映着朵朵浮云的碧水当中。

“爹,这里的景色真好,若是能天天都来就好了,可惜,此地的花消太大,孩儿连个金牌都舍不得办,爹,您吃菜。”

小船上一年轻人手托装着葡萄酒的杯子,让那反射的红光照在皓白的衣服上,心驰神往地说道。

其对面坐一老者,静静地听着岸边的曲子声,手指敲在腿上打着拍节,一副醺醺自得的模样,听见年轻人的话,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叹息一声道:

“浩涆啊,这就是你不如你哥浩然的地方,让你出去闯荡,结果你还是如此的贪图享受,看来这份祖业真要留给你了,到时候我舍下这张老脸不要,给你在这五丈河绿野仙踪自助餐寻个牌子,不求你如何开拓,只要守住就可以了。”

这老者正是东吴渔行的吴老头,今日应二儿子吴浩涆的央求,来这里看一看,未成想二儿子会说出如此的话,想想已经有一个儿子出去闯荡,心下也就默许了二儿子不求上进的想法。

吴浩涆连忙给父亲倒满酒,面上有些微红地说道:

“爹,话说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您总不能让孩儿像大哥一样吧?您这次招孩儿回来难道就是让孩儿继承东吴渔行?那大哥怎么办?”

“他?他可看不上这个渔行。他去跟着绿野仙踪做事了,等以后就自己分出来,我已让他给绿野仙踪的小二哥带去话,你从今往后就要守在京城,尽量少往外跑,先跟着各个主事之人学学,到时我就可以享享轻福了。”

吴老头说着话把那一组钓竿拿出来,熟练地组合上,抛进水中静等贪吃的鱼儿上钩。

吴浩涆把这船周围的景色再次看看,抿过一口酒。夹起块扒羊脸,嚼着压低声音佩服地说道:

“爹,还是您有眼光,当初黄河渔行和其他人都不给绿野仙踪供鱼,就您敢往那送,结果怎么样?人家绿野仙踪能耐了,还给你一块木头牌子,山高水长啊,就这四个字,万金都买不来。听说刹那芳华的留字只有您这一处,当今圣上都没有。”

“什么眼光?那阵子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欺负人。根本没想到能有今天,这是绿野仙踪地小二哥和杨丫头知恩图报,四个字显出的是人家的大气,你也要记得,以后东吴渔行若不小心与他们有了冲突,要先退一步,他们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吴老头回忆着绿野仙踪的发家速度和魄力,看向二儿子劝告道。

吴浩涆使劲点着头,又把四处看看,应道:

“爹您放心。孩儿懂,真有冲突也是他们管事人的事情,凭绿野仙踪的能耐,孩儿就是想与他们一较长短也不敢呀。看看已经换了主人的黄河渔行就知道了,爹,您能见到当今圣上吗?”

‘刷’的一下。吴老头成功钓上来一条鱼,比量一下尺寸的大小,摇摇头又给放了回去,再次上好饵投进水中,这才对儿子说道:

“怎么?你想见皇上?行,只要你能拿出一个可以让天下地渔行都能得利的法子,那我马上就带你去见,不然,让你去给我丢脸不成?

前段时候的那场大雪,我东吴渔行紧随绿野仙踪拿出来不少的鱼肉,到是被皇上召见过一次,看着皇上那愁眉不展的样子,我才知道,皇上也不容易啊。”

“孩儿知道,若说拿出东西的多少,咱家不是最多的,可咱是第一个跟着绿野仙踪愿意拿的,就连那些开酒楼平时和绿野仙踪不错的人都犹豫着晚了一步,以后孩儿就眼睛亮点,心思摆正了,想是不会错,对吧,爹?”

吴浩涆一副乖宝宝模样说着,终于把老爹的脸上给哄出了一丝欣慰地笑容,抬起头来往这个人工湖上看去,又惊讶地说道:

“爹,您快看,有艘船过来了,上面挂着龙旗、炎华旗,还有绿野仙踪的旗帜,是不是皇上来了?”

吴老头被儿子地一句话说得不由往那边看去,果然,一艘豪华的游船缓缓向这边驶来,那船中的人被篷子遮挡的看不真切,马上放下钓竿,从船上的一个抽屉中拿出看很远,举起来观瞧,待看过后,开怀地笑道:

“那不是皇上,是一个你想不到的人,绿野仙踪的小二哥怎么回来了?船工,快,划过去,我要与小二哥喝几盅,葡萄酒撤了,没有味道。”

“真的?爹,让孩儿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小二哥是什么模样?哎呀!一会儿小二哥若是与我说话,我该怎么应对呢?”

吴浩涆看着船工向那边划去时激动又担心地语无伦次说着。

“小店子,这里真比以前来的时候好上不少,怪不得他们敢把这个等级提到四等十一星,只这人工湖就比以前大上一倍不止呢。”

柳碧旋温柔地给店霄点燃烟斗,看着湖上地风光和两岸的景色欣喜地说道,谢芙云跪坐在店霄身后,轻轻给他揉捏着肩膀,嘴角含笑,一言不发地体验着温馨的感觉。

享受着美人的服侍,吧嗒抽上口烟,店霄满意地点点头:

是不错,其实绿野仙踪这个规模提到十二星都可以,他酒楼立出个样子,在压低一等,如此,那些酒楼评等级时也不会硬生生往上凑,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爷爷。现在身边只有你们两个了。”

“小店子你别急,爷爷很快就能寻到,到时再让你享那齐人之福,林妹妹到家前地那天晚上,我们可是把床都让给了她,无非是忍受几天相思之苦罢了,小店子,那无忧酒馆为何不先去呢?”

柳碧旋从店霄嘴中抽出烟斗,塞进去一块被辣椒染得红彤彤的蹄筋,看着店霄吐舌头的样子。贼笑地劝解道。

“水,水,辣死我了,哎~!我是心中~今日先在这个地方呆着,官家应该会来,娘子,手先停一停。吴老头过来了。”

店霄轻轻拍了下谢芙云那嫩滑地玉手,看着逐渐靠近地船说道。

星空璀璨。明月当悬。

五丈河自助餐的宽敞之地燃着熊熊篝火,伴随‘滋滋’的烤肉声,一阵阵香气飘散开来。

白天与吴老头见了一面,攀谈过这段不在京城时候的事情后,店霄便带着柳碧旋和谢芙云到娱乐室中好好地游玩了一回,在桌球屋子中把一圈老头给赢得眼睛都红了这才在趁着夜色吃起烧烤。

“夫君,张嘴,让妾身喂您。”

谢芙云手拿小刀从架子上割下块肉来,沾沾酱料给送到店霄嘴前。

“好,好吃。再给我来一块,娘子啊,看你刚才似乎有心事,说来与为夫听听。天大的难题都能帮你解了。”

店霄张口咬在嘴中,咀嚼着说道。

“没,没什么事儿。我,我其实,其实是听闻苏大公子还活着,想再去看苏公子一眼,给他送,送去些衣物和吃食,过些日子天就凉了,他曾经毕竟还照顾过我,就当是了却这最后的情分吧,夫君若是不高兴,我便不去。”

谢芙云刚要否认,见店霄脸色沉下来,这才壮着胆子声音细细地说道,眼睛紧紧盯住店霄看,很怕他会生气。

“去,为什么不去?多给他带点,让他明白,世间并不是什么都可以拿来利用的,很多人和事应该去珍惜,辽国那边事一了,官家就会一起处理了,让他再最后过一段好日子吧,到时候我会让官家给他带回秀州府,让他看看那些被他祸害的百姓。”

店霄没有象谢芙云想的那样拍案而起,或者给她一巴掌,而是非常大度地支持道。

如此一来让谢芙云和为她担心的柳碧旋都感动不已,谢芙云更是眼泪‘刷刷’往下落着把头靠在店霄肩膀上,幸福地说着:

“夫君,您真好,妾身把这个情分还完就再也没有他想,以后守在您身边侍侯,等我们有了孩子,一定要……。”

柳碧旋依偎在店霄另一边,被火光映红地脸颊上满是开心,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美丽动人。

正在这温馨的时刻,一个绿野仙踪的小丫鬟缓步走了过来,羡慕地看了一眼柳碧旋和谢芙云轻轻地说道:

“小二哥,皇上要来了,现在已有大臣到此,就是御史台的谢大人,您过去看看?”

“什么?谢大人?好,去,这得去啊,我的小旋儿老爹我哪能不去,走喽,我们悄悄过去,听他们都说些什么?”

店霄闻言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把刚烤好的肉留给丫鬟吃,一手搂着一个向那边潜伏过去。

“谢大人,现在离大雪有一些日子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提一提旧事?”

一个身材溜圆的胖子,嘴上叼只鸡腿的人声音模糊对柳碧旋她爹商量道。

“这个……现在不好办呀,他正要娶妻,皇上和太上皇都帮着忙,咱们这个时候提出来,让店霄生气了,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

谢老爹、谢大人对这个事情此时有点犹豫。

旁边另一个喝汤的一口灌进去半碗汤,不顾形象地一抹嘴,出言道:

“谢大人,八百里急报刚刚传来消息,店霄这次娶的不是一个,其中还有您那宝贝千金,您不会是……?”

“胡说,我怎么可能因自家人在他身边就被扰呢?况且我还未答应他呢,这样,大家说说,弹劾绿野仙踪哪一块?我立即写折子,来人,笔墨侍侯。”

谢大人打断那个人地话对着旁边站立的伙计说道,他要用人家的笔墨写弹劾人家的折子,伙计脸上表情丰富地点点头,转身去取东西。

“弹劾他什么?这个我要想想,弹劾他们在炎华各地都有酒楼,有欺行霸市的苗头?不行,大雪的时候正是因有他们在,各地才有那些食物及时被琢磨出来并他们也拿出大量的东西。”

胖子想了一个觉得不行,摇摇头,喝汤的把刚刚添满的汤又喝下去半碗,抹嘴合计道:

“要不就弹劾他们到海外赚钱还敢让皇上入股?你们说皇上会不会很生气?再想想,别急。”

“对,别急,都给我慢慢想,用不用把我们厨子新琢磨出来的两个菜端上来给大家找找灵感?我告诉你们弹劾什么?就弹劾一众御史台地人到我绿野仙踪白吃白喝还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