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0章 厨子伙计不合格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七十章 厨子伙计不合格

伙计,你们这是从哪找来的厨子?口味比较重啊,这了。”

柳碧旋尝过一口鱼,抬起头来对刚刚上完菜往回走的伙计问道。

“咸了?哎呀!怎么又咸了?没事儿,咸了好说,我们这有汤,收您一半钱,您来一碗?”

伙计转过身,一拍脑门,堆起笑脸对柳碧旋回道。

旁边的谢芙云轻笑出声,把伙计给看得一呆后问着:

“你们是不是还有本应该咸却做的淡的东西?到时候让吃饭之人再买咸菜?”

“回客官您的话,有时候也有这样的事情,不过若是喝汤的话就不用买咸菜,我们可以给您加盐。”

伙计很诚实地给出了答案。

“好,好办法,打赏,这位大哥,再问你个事儿,你这能有近三十年岁上了吧?为何还当伙计呢?怎么称呼?”

店霄这次拿出来一两银子扔给伙计,看着伙计那手忙脚乱接钱的动作,微微摇了摇头又问道。

伙计在身上找了找,这才把银子塞进要间,看样子来这里吃饭的人很少有给打赏的,伙计还没适应,又摸摸自己的脸笑容不变地回着:

“我今年才二十五岁,脸有点显老,没有什么事情能干,便做了伙计,我小名店五,您称呼我为小五就行,您还有什么吩咐?”

“店五?好名字,门口刚才站着的是店几啊?帐房和厨子又都如何称呼?东家贵姓?”

“门口站着的是店三,帐房是店二十一,厨子是…….客官,您问这个干什么?本酒馆还有其他小菜,您尝尝?”

伙计正答着。突然发现有些不对,脸色稍变地打开岔。

店霄懂了,点着头说道:

“没事儿,随便问问,好奇嘛!头一次来这里,上菜吧,有什么菜都上来,放心,我们钱带的多。”

“好咧!您稍等片刻,我们这菜可不少。”

伙计应过一声转身小跑而去。不大一会儿,一盘盘的菜便流水般地端上来,看来后面地厨子也不少。

柳碧旋挑着菜尝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专门负责给店霄倒酒,并对在那里吃得正香的谢芙云说道:

“谢姐姐,这么难吃的菜你也能吃进去啊?如此的菜被他们给做成这样,也难为厨子了,不知道那一天二百多人都是怎么吃的?”

“柳妹妹生下来就是官宦人家,吃惯了好东西,当然吃不下这样的菜。尤其是遇到夫君以后,绿野仙踪的菜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让人回味半天。我则不然,小时候吃的比这还差,后来爹娘死了,我一个人逃难,有时候两天都吃不上一顿,还如何去挑剔?

七岁被人贩子卖到青楼当小丫鬟,能吃上包饭了,我便使劲地去学东西,再以后大了,遇到苏公子。这才……,哎~!不说了,现在有夫君,这一辈子我已知足。你看夫君不是也吃得香么?”

谢芙云停下筷子回忆地小声说道,看向店霄眼睛里似乎蕴涵着无尽的依恋。

“啊?原来是这样啊?小店子能吃,我也能吃。恩,香!小店子,你怎么也能吃呢?你从小就会自己做饭,跟着店太师难道也吃不到好的?”

柳碧旋看着都在吃地人,再次拿起筷子,夹了口炒蛋,吃到嘴中轻声问着。

“问我?我在山上的时候吃的也不算太好,有时候跑到远处练累了,没心思做饭,就带上点馒头、咸菜什么的,就着溪水吃上两口,可我那咸菜做的还行,这算是不错了,去看看特种部队,有些时候吃东西不是为了好吃,是为了能在恶劣的环境下活着。”

店霄喝口酒,挑味道还算可以的菜给柳碧旋夹了点,平静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小店子听你和谢姐姐一说,我也不觉得菜难吃了,炎华还有许多百姓连这个都吃不上呢,我吃,好吃。”

柳碧旋说着话开始低头猛吃起来,那副模样就象小孩子似的,看得店霄想笑,拍拍她的手:

“不爱吃就不吃,回去我给你做,把我的小旋儿养得胖胖地,以免柳大人把喝下去的酒再给吐出来。”

“不嘛,我就吃,可这么多地菜我们吃不了怎么办?要不给孤儿院送去?”

看着满桌子的菜,柳碧旋提议道。

“孤儿院的孩子吃的是我绿野仙踪的东西,那里不是垃圾场,那里是未来的希望,要不给最豪华的老年宫送去吧,让那些有钱有权的老家伙尝尝世间疾苦,好教育他们的子孙,恩,就这么办,大家一分就不算多了。”

店霄很不尊老的说道,话音一落,自己先笑了起来,其他四个人也都陪着笑。

这一顿饭吃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柳碧旋和谢芙云两女也喝得脸色微红,酒馆当中陆续有穿着普通地人进来,要上两个菜,再烫过一壶酒,说些家长里短的琐事,使得整个酒馆中热闹起来。

“伙计,过来算帐,把这些没动的菜回回锅,装食盒准备带走。”

见众人都已吃饱,店霄招呼着伙计过来,待伙计应声到得近前,店霄没有掏钱,却把那块和无忧酒观有联系的玉佩拿出来扔到桌子上。

“客官您……?小二哥?您是小二哥?不对啊,与画上地不一样,哦~!是,是小二哥,您易了容?此处不是:来。”

伙计

到玉佩没有认出来,仔细一瞧这才发现,拿起对着太把店霄仔细打量过,方明白,小声说着往后面引。

“小二哥,您怎么易容来的?这些都是太师找来帮您地,从店一到店二十五,二十个伙计,四个厨子。外加一个帐房,您有什么话要马上对大家说的吗?”

店五带着店霄五个人来到后面的一个窝棚当中,指着在那下棋地十个人介绍道。

“有,有话说,第一,厨子的菜做的太难吃了,切个豆腐都切成大的大小的小,这个要练;第二,伙计做的太假,给你几个铜钱和一两银子居然同样的表情。你得更高兴才行,恩,暂时就这些,大家继续努力吧。”

店霄想了想,总结性地说道。

此话把店五和那十个人给听得一愣,好一会儿店五才反应过来,解释道:

“小二哥,不是让你说这个话,是太师要求的事情,您有什么话要说?”

“我现在连这个玉佩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让我说什么?你们都有什么能耐?”

“哦!这好办,小二哥您把玉佩对着日头看。看到没有,里面有一只龙,那龙不是谁给刻上去的,是原来就有地,与这块玉佩对应的是一块其中有凤的,那块在别人手中,就是店太师的哥哥。

当初太师的哥哥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要到海外去寻方法,那阵子正是炎华四处受难。新皇还没有登基的时候,结果太师说这种事情要自己想办法,别处都不如炎华,于是便闹僵了。两个人不相往来,太上皇支持太师,而宫中的娘娘却看好太师的哥哥。最后太上皇气出了病。”

伙计对店霄解释道,当下也不由叹息起来。

“那后来呢?比试又是怎么回事?”

“后来,后来太师的哥哥就带着一家子人,乘坐当初我们最好的船向海外而去,并与太师定下了这个比试,说二十年后,一定可以带回来好地治国之策,并让人与我们这边最厉害的人比试。

听说当时太师哥哥地儿媳妇有了身孕,并要生产了,与你比试的人或许就是他,到时他会拿着另一块玉佩回来,以此为证,而太师却无儿无女,妻子早逝后又没有再续,比试的人就是小二哥您了,这些都是太师找来的各个方面不错的人,帮着你一起来对付这场比试,必须要赢。”

“恩,我明白了,就这么大点事儿,还至于如此地瞒着我,听被皇孙救回来的人说,他们明年就应该能回来了吧?比吧,海外这时候又能有什么?我爷爷呢?我正找他要急着娶媳妇呢。”

知道这些,店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想起了来京城最重要的事情。

店五听到店霄前面说的话也有了信心,又做出无奈的表情回道:

“我们也不知道太师去哪了,这是他派人把我们找到这里地,太师可能又去找其他帮手了,小二哥,我给您说说我们这些人吧,别看我们的人做菜和当伙计不好,其他方面是各有所长,有能出谋划策的,有能以一敌众中,还有……。”

伙计在那里说,店霄便和四个人静静的听着,一直到半个时辰后,伙计说完,这才点头表示认可:

“好,都好,有你们在我就放心多了,现在让我看看你们地能耐,去帮我把爷爷找回来,寻个人不难吧?”

“啊?小二哥您让我们去找太师?这不行啊,我们也不知道太师在哪,何况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量与您有默契地配合,您还是给我们安排点别的事情吧。”

店五面露难色地说道。

店霄早就知道他们不行,答应道:

“好,我给你们安排事情,你们从现在开始,就把这个无忧酒馆买卖做好了,过些日子我会再来,到时候饭菜还是如此难吃,伙计依旧这么假,那你们就另谋他处吧,这个简单吧?”

说过话,店霄不等他们答应,转身带上柳碧旋四个人便匆匆离开,失望写在了脸上。

“小店子,你别急,爷爷会找到地,至少你来这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过些日子让杨妹妹也来吧,或者等我陪娘几日,就回杭州。”

晌午的太阳正足,店霄坐在蔡河边垂钓,似乎鱼都和他闹别扭,半个时辰下来,一条都没有钓到,柳碧旋看着他一声不出,有些心疼地蹲到他身边劝解着。

“恩,我不急,除了结婚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这两天先歇歇,等我想好了事情,再安排。”

店霄把被咬掉了饵的鱼钩收回来,重新换上甩到河中说道。

“小店子,听说幼儿园又要出去给大家表演了,不如我们去看看?那些孩子都知道你才是最厉害的。”

柳碧旋找着事情来转移店霄的注意力。

“也好,不钓了,我这钓鱼的功夫原本就不行,今天的鱼又都精怪,走,我带你去和那些人打桌球去。”

“恩,去欺负他们那些一个个都觉得自己厉害的人,走喽!”

柳碧旋高兴地当先跑去。

店霄跟在后面想了想说道:

“闲着也是闲着,或者举办个运动会,让大家热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