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3章 秋蝉声声念他乡

第七十三章 秋蝉声声念他乡

卖声声,人潮涌涌。

杭州官路之上,挑担子、摆摊之人占据住路的两边,招揽着来往过路的,路上有乘车着急快速而过的,有坐轿慢慢摇摆悠然的,还有三五成群的公子哥,轻摇折扇,边走边谈论些世间趣事的。

更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几个人一起,轻笑中,不时看一眼哪个公子倜傥,当被人回看过来时,又会害羞地躲到其他姐妹身后,惹来一片打趣声。

“驾!驾!宝宝马你要快快跑,你可是千里驹呢。”

官道旁边的一条小路之上,一匹马飞驰而过,马上坐一身穿红装的女子,边开心地笑着边对马儿说话,眨眼间就跑出去百丈的距离。

又过几息,其身后追来一群人,策马而奔的时候还不停喊着:

“大小姐,大小姐,您慢着些,小心跌了,您先等等。”

“等什么?我才骑了几天马,你们若是都追不上的话,就不用跟在我身边,回去练习马术去吧,不是说能和贪狼卫比吗?快追,追上的有赏。”

马上的大小姐扭过头来对着后面的人喊道,马的速度却更加的快了。

“追,千里马又能如何,大小姐骑术不精,一会儿便能追到,可不能让人小瞧了,丢不起绿野仙踪护卫的脸。”

后面骑马追着的领头人,与身边的其他护卫说道,矮下身来,配合着马的起伏。速度徒然加快。

“那是谁啊?象个小疯子似地,女孩子家不说在家中做些女红,跑到外面来如此的耍,将来小心嫁不出去。”

一个正在买果子的人,看到大小姐那突然而来又眨眼而去的身影,皱着眉头说道,看他的穿着,还是个文人模样。

正给他称梨的那个人一听他如此说。马上把梨倒回筐中,转向别处吆喝道:“卖梨了,水灵灵的白梨,吃进嘴中甜到心里,卖梨了,一斤只卖十文。便宜了……。”

“诶?我说你这个卖梨的,你到是快点给我称啊,怎么又倒回去了?我能不给你钱?”

刚才说话地人着急地催促道,还从衣袖中掏出一串儿铜钱来比画着。

卖梨的人看看他的钱,又看看他的面容,摇摇头说道:

“你是从别处来的吧?这梨啊,我不卖你了,你去前面看看。走远点再问,不然周围的人也一样。”

“为、为什么呢?我有钱难道还花不出去?”买梨地一脸纳闷地问道。

“能,能花出去。你离开这一片地方,别人卖你那就是别人的事情了,我这不行,就因为你刚才说的那一句话,一是。我若卖梨给你,那以后我就不用在这里立足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往前走大概不到一里路,那里也有个卖梨的,你去那看看。”

卖梨人搓着手与这人解释着。

“一是这个?为什么?那二呢?”

“二啊,就是我听了你的话,就决定不卖你了,不爱听,旁人都说做买卖笑脸迎人,可我今儿个要破回例,都是因为你刚才说的话。”

卖梨人的语气不咸不淡,周围人也都跟着点头。

要买梨的人愣住了,仔细回忆道:

“我刚才说什么了?买梨呀,买二斤,让你给挑好地拣,这也不行?难道二斤梨也要扒堆儿?”

“不是这句,骑马的那个姑娘。”

“哦~!我想起来了,对,她那么玩耍么了?她不准说?身份能比得上你们这地知府大人?”

这人纳闷了,看着大小姐远去的方向喃喃地嘟囓着。

“错了,你说知府大人的坏话,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就当听不见,可你说那姑娘就不行,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在这边,都受过她的恩惠,没跟你动手就已经不错了。”

旁边一个卖鸡蛋的人这时走过来插言道。

“她谁啊?很有名气吗?”

“没名气,那姑娘地芳名叫紫萱,姓杨,可她的买卖还有点小名,叫绿野仙踪。”

“她就是绿野仙踪的女东家?太上皇都过来给主婚地人?诸位,我说诸位,我不知道啊,听说小二哥护她护的紧,没在旁边吧?我正找他们呢,我会一些奇巧**技的学问,我想教孩子。”

这人有些担心地左右看看,很怕他口中的小二哥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给他一下子。

“大小姐,您慢着些,不然摔到了,我们无法和小二哥交代啊,下次您出来时叫上我们。”

凭着精湛的骑术,终于把大小姐给追上的护卫对大小姐劝道。

“不错,不错啊,我提前跑出来这么远,还是千里驹都让你们给追上,宝宝马,你怎么不快些跑呢?”

大小姐停在一处知了声声叫着的树林旁边,拍着坐下的马说道。

“大小姐,不如您去找宋小姐她们玩?整天骑马我们怕呀。”

“不怕不怕,你们没看到我和小店子一起骑的时候多稳当吗?我自己也可以的,我要练得可以在马上用弩也百发百中才行,万一冲杀起来,我不会成为累赘,现在就比以前强了吧?”

大小姐把背在身上的弩拿出来,比画两下,一脸的坚定。

一众护卫听到她的话,同时认可地点点头,领头的佩服着说道:

“大小姐,您做得已经够多了,我们能被您选上跟着,这

再无遗憾,哪怕明天就倒在刀箭之下,也值了。”

“说那么丧气的话干什么?听听,这个蝉叫的好听吧?再过些日子就到冬天了,现在刚刚入秋。那时候小店子应该找到爷爷了吧?这几年我是过得最开心的。”

大小姐看着树林,听那蝉地叫鸣叫,说完话轻轻哼着:

“听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绿叶催黄~~谁~~道秋~~下一~~心愁~烟~~波~花落红花~~落红~~……莫~~叫好~春逝~匆匆~~。”

“大小姐,不如我们去找小二哥吧?正好一路上四处看看。”护卫见大小姐如此模样,心中一阵阵难过,在旁边劝说道。

大小姐轻轻摇了摇头:

“不,我能等,我还要努力的练一些我不会的东西。等小店子回来娶我的时候,我要让他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紫萱,对,不一样的,走喽!陪我练骑术去,我要箭无虚发。与小店子一起笑傲天下。”

说着话,大小姐策马飞奔而出,带着众护卫荡起一路烟尘,留下了迎风招展的叶子,苍翠又美丽。

“姐,你看看我们新做出来的船如何?这艘是刚刚下水地,上面安排了不少的货舱,等通往海外的航线彻底打通。我们就用这样的船去装货。”

林皛瑶的弟弟林泽恩带姐姐来到船坞,指着一艘刚刚下水的大船,期盼地介绍着。

“哎~!黄师傅走了。好在是去了绿野仙踪,若是被别人得了去,与我们竞争,那就麻烦了。”

林皛瑶看着那艘船,感慨地说道。

林泽恩呆了一呆。有些不明白地问:“姐,我让你来看新船,你怎么想起黄师傅了?这船不好吗?”

“好。这船若是没有绿野仙踪地那边船厂在,在炎华是最好的货船,当初我带人过去,尽量挑着好的留下来,没想到还是不行,保守有余,开拓不足。”

“姐,这船难道比不上绿野仙踪,他们的船厂才开多长时间啊?怎么可能不我们造的还好?”

林泽恩有些不相信,觉得自己家的船是最好的。

“泽恩啊,这就是绿野仙踪厉害之处,你有空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们的那边工匠和我们这里地截然不同,我们的还要考虑家人,还要想着天冷加衣,吃饭也得算计一番,他们的工匠就是研究,其他地事情,绿野仙踪全管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船上啊。”

林皛瑶给弟弟描述着那边的情况,再看看自己家的,越发的觉得不满意。

“姐,你不会是要做小二哥地妻子,胳膊肘往外拐吧?说这些涨他人威风的话,我见你这些日子,整天都在弹琴,以前也不这样。”

被说不好,林泽恩不高兴了,抱怨地说道。

“瞎说什么?我哪有?晚上我去找爹说,往后我们的工匠也要像绿野仙踪那样对待,不然以后想追都追不上,你也别总在家呆着,过几天去嘉兴府看看,莫做那守着井看天地蛤蟆。”

林皛瑶扔下一句话便又奔着她的闺房而去,林泽恩在后面看着姐姐远去的身影,撇撇嘴嘀咕:“井底之蛙怎么了?姐夫那不是有潜望镜吗?躲在井里看外面,还安稳呢。”

“有什么可想的?表妹在杭州,她能等,我也能等,我要找点事情做。”

钻进闺房的林皛瑶闷闷地坐在琴旁边,用手摸着琴弦自语,试过几下音,来回拨动着哼哼道:

“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对你~牵~肠挂肚~经~过~几~许……。”

“夫君,吃饭了,夫君,夫君?人哪去了?刚刚还在这呢。”

谢芙云学着做了几个菜,端到桌子上来的时候找不到店霄了,在围裙上擦擦手,理理衣服上外面去寻。

“我给你们讲啊,这个火铳不用非要用火点燃,拉炮你们知道吧?一拉就响的那个,还有用泥做的,往地上一摔,就‘啪’的一声,把火药也弄成这样,使劲一碰就能烧起来,弹丸呢,就装在一个铜制的小桶里面,从后头一撞,火药着了,弹丸就出去了,我给你们画个图。”

火药工坊中,对武器研制进度有些着急的店霄,向围拢过来的工匠们介绍着新一种发射方法,见直接说不形象,找来跟短棍蹲在地上给大家画。

“小二哥,我懂了,这就象我以前把没有响的鞭炮拆开,用纸包上拿锤子砸响一样的,只是我们现在研究的是怎么不用那样大的力就可以,是不是?”

一个过来凑热闹的学徒听店霄说完,在旁边插言问道。

“对,对,就是这么个意思,你们想办法试,我记着棉花什么东西,要不弄点白磷可能也行,就怕一热弹丸自己出来。”

见有一个人懂了,店霄这回放下心,把所有他知道的图给画出来,让大家琢磨。

“小二哥,柳小姐找您吃饭呢。”一个帮着寻人的护卫找过来喊道。

“小旋儿哪去了?早上就没影了吧?”店霄看着一桌子菜问道。

“走了,去找她那些姐妹们卖衣服去了。”“卖衣服?好,我给你们支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