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4章 心中难静有所想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七十四章 心中难静有所想

日后,绿野仙踪南门大街汴水河店,单独划出来的院潮鼎沸,彩衣飘飘。

“姐妹们,看看这件,别看现在穿上身上是全套的,这个是可以一件件拆下来,都是小带子,轻轻一拉就可以,而且还是两层的,外面的拉掉,里面的是透明装,只要在灯光下一照,哪个男人不想看?”

两间打通的屋子里,柳碧旋拉着一众女子给讲解,谢芙云也跟在一旁忙碌,不时拿过来一件衣服。

那些个女子,凡是有了婆家的都两眼放光,想象着穿上衣服后的样子,没有出阁的就羞得脸色通红,想看不敢看的偷偷瞄上一眼。

“这件衣服好,犹如彩蝶飘飘在花丛中飞舞,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再如这件,似牡丹盛开,高贵中又不乏典雅。”

另一个屋子里面全是男人,一个个喝着茶,品评穿在木头上的衣服,每样都能说出来冠冕堂皇的话,就是不知道心中何所想。

“好,不知道这种衣服还有多少,我一样要一件,回去后挂起来,能比那些名家字画。”一个肥头大耳、腆着肚子的人放下手中的茶碗,眼睛咪咪着问道。

“老爷,您想一样要一件?一件就是十两黄金啊,咱买不起几件。”身后的小跟班看老爷来了兴致,凑到耳朵边悄悄地提醒道。

“十两金子?这么贵?不就一件衣服吗?用的料还这么少,蜀锦和苏锈也卖不上如此价钱吧?”

老爷眨巴两下嘴儿。眼馋地看着那些衣服,吃惊地说道。

“老爷,也不是十两,您不是有个银牌二等地绿野仙踪会员么?拿着那个可以少给两成半,就是八点五两金子,每一等少半成,若是黄金三等,那就是给五成半的钱便好。”

专门去问了一圈价的伙计给老爷提供着有用的信息。

“什么八点五两?八两五钱就八两五钱,学那些违背祖宗的东西做什么?黄金三等。太贵了啊,那木头牌子呢?怎么算钱,吴老头那不是有一块吗?要不?我们记下来这些衣服的样子,回去找人做?”

“是。老爷说的是,八两五钱,我也是和小小姐学的,我是这样想的,那块木头牌子不用花钱,山高水长啊,花钱还怎么高怎么长?至于老爷您想自己做,这个。位夫人见不是绿野仙踪地名字会生气的,您敢用绿野仙踪的名号吗?”

被训的伙计笑容不变地回着话,眼睛盯住一件会把重要部位都暴露出来地衣服。不知想着什么,一下下咽口水。

“恩?那就先买两套,要红色和黄色的,就是那两套,回去让六夫人和五夫人先试。好的话再给其他夫人买,哦,以后别总拿小小姐来说事儿。她是幼儿园的,学的东西就是这个,你不是没跟着学么?”

老爷想了想,用手点着两套内衣两眼放光地说道。

全是女人的屋子里此时已经开始现场卖上了,柳碧旋把一件带有磷光的衣服比量在一女子身上,说道:

“张姐姐,您看这件,大小正合适,穿在身上关了灯也可以看个真切,只要到了晚上,都不用您去找,您那位就会自己钻到您**,外面让男人看的都没有这种,其他地还十两金子一件呢,您这个磷光的我算您二十两,别人再买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我,我私房钱不够,这些日子只攒下一百八十多两银子,他有钱都给别的女人了,哼!柳妹妹,看你地样子,是不是和那个小二哥好上了?他给你的月例多吗?”

那个女子不舍地看着磷光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张姐姐你这么好,他还不给你钱花啊?那十五两金子卖你了,就当是给张姐姐出口气,你可不要觉得贵,这些衣服做出来都很不容易呢,至于月例,我们都没有的,小店子不管钱,用多少自己去与帐房拿,只有在一季终了的时候,他才会去查帐。”

柳碧旋找来漂亮地包装盒把衣服放进去,大方地说道。

张小姐从怀中摸出来早准备好的交子,一张张数出,把装着衣服的盒子紧紧搂住,面露感激之色说道:

“柳妹妹,还是你好,找了个好夫君,赚钱地本事在那摆着,我知道东西不贵,凭绿野仙踪的名头就值,以后我有钱了,一定要给我做些好的留着,我告诉其他姐妹也来你这买。”

‘啪!啪!嘭!’“呸~!呸~!恩,这个不错,一锤就炸。”

另一处同是南门店的院落中,店霄带了不少的火药,分出来一点,来回往里面搀杂其他东西用纸包起来,用锤子一下下敲着,各种大小不一的响声不时传处,此时被爆炸威力大的一包火药炸起来的土弄的满脸都是。

“小二哥,您还是弄点防护的东西在前面遮挡一下吧,被碰伤了眼睛。”小红在旁边投好手巾过来给店霄擦着脸劝道。

“好,一会儿我找个东西把眼睛挡上,闭着眼睛敲,小红,你怎么不去侍侯皇上了?他们不是都抢着让你帮着挑鱼么?”

摸摸被崩得有些疼的脸,店霄疑惑地问道。

把手巾再次扔进温热的水盆中,小红边投着边说:

“皇上现在都自己吃啦,说是有味道,身边侍侯的人都给打发到别处去,白大人酒喝的多,菜吃的却少,陈大人整天想着练刀,至于其他人,我才不侍

“恩,那你就先跟着我做这个对炎华未来有重要意义的研究,诶?小红啊,明天把平时与你不错的那个小子调到这边干些松快活吧,你看怎么样?”

“不行地。大牛踢蹴鞠可以,别的可都不会,整天傻傻的,调这边来不行,他……哎呀~!小二哥您诈我,我.:的。”

顺着话回答的小红突然反应过来,害羞地低下头,两只湿漉漉的小手不停地搓着衣襟解释道。

“恩。我知道,你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放心,等你出嫁的时候。绿野仙踪一定送份儿大礼,你把皇上侍侯的那么好,说不定皇上也会给你写个贺词什么地,那样你可比大牛厉害,让他不敢欺负你。”

店霄回忆大牛那努力练习而后得胜的模样,向小红承诺着。

小红听到这话,登时高兴起来,为大牛辩解着:

“大牛很好的。我给他做平时穿的衣服,每次他都会劝我别累到,说绿野仙踪发地衣服和鞋子穿都穿不完。还攒了好多钱,等以后,以后……小二哥,您和大小姐的婚事什么时候才能办啊?一定会很热闹的。”

小红说着自己的事情,又想起来店霄还的事情。关心地问道。

“我?哦!我快了,用不上多长时间,小红。你歇歇吧,我也做别的事情,不敲了,把这几样东西告诉给工匠,让他们琢磨。”

刚刚还打趣小红的店霄此时满面愁色,看了看树上有些开始变黄的叶子,忧郁起来。

黄昏时分,街上地人突然多了不少,一个个攀谈着向夜市的方向而去,一家家青楼酒馆也正是上人的时候,安排人站在门口,招呼来往地行人,渲染着京城的繁华。

“小二哥,厚玻璃的鱼缸已经灌满了水,您去看看?我们是不是能开新买卖了?”

一个工匠找到,等待着谢芙云做饭,在院子的石桌上自己与自己下五子棋的店霄,高兴地说道。

“哦!好了?那就好,现在还不能开新买卖,上下和四面八方都有装水地鱼缸才行,就是用鱼缸做个屋子,还得琢磨,不然皇上去的时候出了事儿,你我可担待不起,走,去看看。”

说着话,店霄看了眼对面位置摆放的那杯葡萄酒和一小堆儿算是那边赢去地铜钱,微微摇摇头,跟着走了出去,嘴中喃喃道:

“快了,就快了,这边的事情忙过,不管爷爷回不回来,我都去找你们,热武器,重中之重啊,马虎不得。”

“小二哥,您看,就是这个,两丈高,一丈长,半丈宽,共由一百块玻璃拼成,装满水也没有坏,玻璃相互连接的胶都是近乎与透明的,只稍稍有一点不好看。”

领着店霄来到工坊的工匠给介绍道,还用手使劲拍打两下玻璃,发出‘嘭嘭’的声音,而鱼缸却没有事情。

“不错,你们都是能工巧匠,有你们在,炎华万国来朝的时候指日可待,记住,要保密,不然玻璃就不值钱了。”

压下心中不愉快想法的店霄围绕玻璃鱼缸转转,对等待他评语的工匠们认可道。

众工匠疲惫的脸上终于是露出欣喜的模样,一个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便跑出去,一会儿工夫回来,手上托着件玻璃制品,举到店霄面前让其看着说道:

“小二哥,您看看这个,这是一个学徒做出来的,上面雕刻着各种景物,又用砂轮给打磨成这样,是不是看着更贵重些?”

“这是老寿星吧?好,做的惟妙惟肖,等到哪个过寿,就卖给他,让那个学徒好好琢磨这个,以后有大用。”

看着磨沙玻璃制作的东西,店霄吃惊又欣慰。

“是,小二哥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那玻璃屋子给做出来,让天下人早些看到我们绿野仙踪的能耐,大家都散了各忙各的吧。”

管事人保证道。

“小店子,你尝尝这个虾,是谢姐姐学着做的,好吃吗?”

店霄回到自己的院子时,正好赶上菜都好了,柳碧旋剥下一只盐水大虾送进他的嘴中问道。

“好吃,好吃,比那些大师傅做的都好吃,娘子这几日手艺渐长,以后我可有口福了。”

店霄边嚼边对在旁边等待的谢芙云声音模糊地夸奖道。

明知道是店霄哄着自己,谢芙云依旧开心不已,也给剥了只塞进店霄口中,柔柔地说道:

“夫君若真的爱吃,以后我便天天做与夫君品尝,夫君,无忧酒馆毕竟是爷爷留给你的,明日去看看吧,熟悉下那些人也好。”

“有什么可熟悉的,炎华需要他们的时候见不到他们影子,还得爷爷亲自去找,有的居然还躲到辽国和西夏之地,现在用不着他们了,以后的人才会越来越多,让他们自己守在酒馆中自命不凡吧。”

把一条块的刺儿细细挑过,分别喂给两女,店霄抱怨道。

“好~!听夫君的,夫君说不去就不去衣服,一箱子金子要四个人才能抬动,夫君您出的主意真好。”

“小二哥,小二哥,不好了,无忧酒馆里面的人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