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6章 为见佳人勤练枪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七十六章 为见佳人勤练枪

李大人请,这酒是绿野仙踪做的,可惜窖龄太短,味缺,这是仗着用料好,喝起来到是不错。

绿野仙踪蔡河店里面,白老头对从越李朝来的这个李大人举杯劝酒。

第一次来绿野仙踪的自助餐吃饭,越李朝这些人还有些不习惯,那一样样琳琅满目的菜让他们看得是眼花缭乱,很多都是见都未见,闻所未闻,侍侯的伙计好象还忘了给他们看菜单,让他们只能随着白老头点的东西来要,吃得都是清淡的。

“白大人请,这里我们是头次来,还有些不熟悉,有没有口味稍微重点的?”

实在是吃不下去,李大人不得不出言相问,身后在其他桌子上吃饭的人终于松下口气,刚才只喝酒来着。

“小红。”白老头看向小红示意。

“来人,去拿些川菜过来,好好的自助餐非要坐在那里,皇上有时候都自己去吃呢。”喊过人小红想到昨天听到的这些越李朝人说炎华不好,有些不满地嘟囓着。

李大人看到一个小丫鬟都对他如此,想想昨天确实是很失败,找人家一个小酒馆的毛病不说,最后还让小二哥给说的无言以对,微微晃动下脑袋,过来的目的更加明确了,与白老头对饮一盅,赞扬道:

“绿野仙踪果然名不虚传,在外面还看不出什么,进到里面真是另有乾坤啊。这些菜每日里应该是吃不完吧?看情形一定会扔掉,若是拿出去给百姓吃,也算没有糟蹋,听闻几月前炎华受了雪灾,这种地方不知道还有没有继续开张。”

前面地话还说的好好的,后面就有些变味,小红撇撇嘴,没有言声,盯住红彤彤的川菜,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开张。不但开张,还专门做出来一些稀有的东西,那味道才好呢,皇上那些日子几乎天天都呆在五丈河店中,我也是舍不得换地方,正好一些事情暂时做不了,就整日里享受美酒佳肴。”

白老头似乎没有听出来李大人话中的意思,悠然地品了口酒,自得地说道。

一口川菜吃下去,李大人眼睛登时变直。

不顾形象地端起茶碗使劲灌下,这才缓过一口气来,疑惑地问道:

“白大人。绿野仙踪居然敢在炎华百姓受灾的时候还做好东西,朝廷就不治他的罪?我听说在海外之地,他们都是直接就以皇家的名义做事,这个似乎不妥吧?我还听说他们把自己的旗帜和炎华及龙旗挂在一起,难道他们想与炎华皇上平起平坐?”

“哦?还有这等事情?哦~!对,是这:绿野仙踪把旗帜矮了炎华和龙旗一截。况且他们的东家也被定为炎华的公主,挂就挂了吧,这次回来赚了不少钱,雪灾时更是出力许多,其他的都是小事儿,小事儿,来喝酒。”

白老头的样子象喝多了,举着杯,回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把这话轻松带过,继续劝酒。

见这个不能让炎华皇上动怒。李大人也不气馁。陪着喝了一盅,再次说道:

“听说炎华与辽国征战现在正在胶着中。西夏那边也是蠢蠢欲动,大理更是换过了主人对炎华多有不满,按理说现在炎华应该收敛一些其他的事情,可绿野仙踪却多次犯我百姓,杀我平民,这个不好吧?”

白老头放下杯,又好好打量一番李大人,端过一只大螃蟹准备吃,守在旁边的小红马上熟练地拿出店霄‘发明’的蟹八件来给分解、拆肉,只看那双手如飞,一块块肉送入姜汁醋中,便让人觉得是种享受。

白老头尝过一块,吧嗒两下嘴儿说道:

“好吃,来人啊,给李大人也收拾一只,李大人你尝尝,这蟹吃着不仅味道好,心里面也塌实,螃蟹是我炎华百姓养的,那一场大雪下来,真是苍生受难啊,可我们炎华的百姓却没有被吓倒,不但把自己地事情做的丝毫不差,还为北面的将士们送去不少东西。

李大人,你说有这样地百姓,我们还会怕吗?莫说是西夏蠢蠢欲动,就是与周围所有的地方为敌又能如何?皇上不会看着自己的子民被欺负而无动于衷的,哦,你刚才说绿野仙踪打你们的人了,是吧?”

“是,打了,还打了不少,尤其是海上,不留活口啊,我们人到的时候,那一片海都被染红了,那些可都是手无寸铁的渔民,他们挂着你们炎华旗和龙旗。”

李大人看着张牙舞爪地螃蟹,又听到白老头的话,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连忙换上一副委屈的模样诉苦。

“诶呀,原来是这样啊?这个……我们也不好办,毕竟是绿野仙踪自己的事情,这样,我与皇上说,下次他们再想打,别挂我们炎华的旗帜和龙旗,你看怎么样?”

终于是想到个认为不错的好办法,白老头摆着脑门说道,想了想又补充着:

“以后绿野仙踪再惹事,你们打他,狠狠地打,不会认为你们是想与我炎华开战,那边布置的重兵更不会擅自行动。”

‘咯咯咯!’还在给拾掇螃蟹肉的小红忍不住笑出声,又见周围人都看着她,使劲抿住嘴,把脸憋得通红。

李大人一阵气苦,沾了醋的蟹肉更加觉得酸,沉下脸来说道:

“既然白大人能够全权代炎华地皇上说出此话,想是炎华已经同意我们去打绿野仙踪,好,水上我们打不过,我们可以在地上打,不日我王就会

到时还望炎华的军队不要有所动作才好,我们只打绿

“好。我炎华官军绝对不会动一下,越李朝能把炎华所有州府地绿野仙踪都打下来,那是你们地能耐,来来来,不说这些,李大人来一次不容易,喝,一会儿我带李大人等到其他地方看看,在京中多盘桓几日,我们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白老头无所谓地把这个话题结束。开始说起了其他的闲杂事情,没有达到目地的李大人也暂压下心中的不快,与白老头对饮起来,身后的两个人却在这时离筵而去。

秋日里天高气爽,一群孩子玩耍在大街之上,有的打着口哨,有的不时从身上的衣兜中掏出个纸条,念着上面地字,又闭上眼睛默记。

两个从蔡河店离开的越李朝人刚刚走到街上,便有孩子欢快地跑前跑后。总是围绕在他们的左近,直到他们走到另一条街,这边的孩子才打着响亮的哨声。跑向别处。

另一条街上同样有在外面嬉闹的孩子,吵嚷着,使得这一条街都热闹不少,似乎炎华京城的孩子一时多了起来。

“小草,他们向西走了,那边的安来客栈中有他们的人。”临着蔡河店的街头,一个孩子匆匆跑来对刚才口哨最响亮地小草汇报道。

“恩。继续跟踪,一会儿我们就要回孤儿院学东西,让换班的人别放松,居然想对付绿野仙踪?做梦吧。”

小草看了看给他们从里面传出消息的阁楼,打一个一切妥当地手势,转身带着一众孩子寻找新的事情去做。

那两个越李朝的人果真如那孩子说的,穿过几条路最后进到了归来客栈中,刚进到一间屋子里,没有理会守在屋子里的人询问。直接铺开纸张,研好墨。‘刷刷’地写上了。

“这次我们来的目的没有达到。炎华人不在乎我们地恐吓,看来只有动一动他们才会知道我们并不是说着玩的。你们两个马上带着信离开,要快,西夏与我们说好了,再过些日子就要有动作,我们可不能慢了。”

一人飞快地写完信,装进信封当中又封上火漆,把信递给另两个等待的人说道。

“好,我们这就走。

”两个人接过信,答应一声便匆匆离去,隔壁的一间屋子中把耳朵贴在墙上的两个人也相互点点头,一人转身离开。

‘啪!啪!’“不错,这火铳做的好,比我用的铁签子打得远,再加把劲,做出能射得更远、更准的火铳,你们就是给炎华立了大功,以后这种火铳会打上研究人的名字。”

宽敞地院子里,店霄看着七丈远的靶子上地子弹痕迹对围拢在周围地工匠们说道。

“小二哥,这个火铳做的急了,还有很多地方都不对,不然要比现在好,弹丸也是一样,您用地这些是挑了又挑,觉得可以的,不然会有一半击发不出去,还有您说的膛线,我们现在也做不出来,螺丝扣和这个有些不一样。”

这边管事的把上好子弹的另一把枪递给店霄说着。

看那一次只能打一发子弹,并且射程也不远的枪,店霄忍住急迫的心思说道:

“不怕,只这两天你们就能做到如此程度,已经比我想的还快,再过些日子你们一定会做出更好的火铳,到时我炎华就可以大杀四方,把江山打出来,让后人知道我们努力过。”

“是,我们一定可以研究出更厉害的武器,使我们的人尽量少死伤。”一众工匠保证道,一各个都挺起胸膛看着皇宫的方向满脸肃穆。

“小店子,今天又卖出去不少的衣服,看来我要找人专门做这个才行,一会儿我陪你喝一盅。”

回到院子中的店霄被柳碧旋找到,拉着他的手高兴地说着,主动要喝点酒,在厨房做饭的谢芙云话语声也在这时传了出来:

“夫君,今天我们卖衣服的时候,听说有人也做出了这样的衣服,就是样式上差一些,用料上也不是那么好,可价钱便宜呀,一件才一两多银子,我怕他们以后会越做越好,我们岂不是赚不到钱?”

“这么快?恩,现在他们是在用不好的东西来试探我们,安我们的心,用不上多少日子,就会有更好的做出,那个,让他们做吧,现在也没有律法说不行,只要他们不打着我们的牌子就好。”

店霄想了下,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他们卖得便宜,我们还能卖出去了吗?我决定明天再找些姐妹来,让她们只买我们的。”柳碧旋还是有些担忧。

“不怕,我们与他们不同,我们卖的是这个牌子,一些个有头脸的人是不好意思穿普通的衣服的,吃饭了,吃完我给你们讲故事。”

几日后,店霄开始天天往靶场跑,一呆就是一天,回来时也拿着一支长枪和一支短枪,卸下子弹抽空便摸一摸。

连续卖了几天衣服的柳碧旋终于是体会到了品牌效应,任凭别人把衣服卖得如何便宜,有钱有势的人依旧不会买,高兴中问抚摩枪的店霄:“小店子你总拿着这个火铳干什么?”

“增加手感,不然到时候又会被紫萱比下去的,我准备过些日子就去找她。”店霄望着南面的方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