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7章 思念之人突归来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七十七章 思念之人突归来

黄的叶子离开了大树的怀抱,一片片打着旋儿地落到飞的大雁再也寻不到踪影,房前屋后只有那‘叽叽喳喳’叫着的麻雀还在活蹦乱跳。

阵阵的北风吹走了温暖,又带来了寒冷,晴朗的天似乎都阴霾起来,躲在水中的鱼儿也不再那样经常探出头来观看大千世界,老黄狗耷拉着脑袋枕在自己的前爪上看着依旧不知疲倦玩耍的小狗们露出回忆的神情。

外面荒芜的田野只剩失去了生命的杂草还在随风摆动,院子里染着薄霜的窗纸被那朦胧的太阳一照,往下滴着颗颗的水珠,然后汇聚到一起,等待被冻成冰,渲染冬的寒冷。

绿野仙踪里,一落落玻璃制作的大棚在火炉热气的作用下,外面涂起一层薄雾,被移植进去的小绿苗茁壮地成长着。

呼出口凉气,搓搓手,体验着外面的天气,店霄看向一辆辆正在装着货物的马车,感慨道:“冬天来了,没想到这一呆就是许多天,杭州还是温暖着吧?”

“夫君,我和柳妹妹都已收拾好,随时可以离开,这次我们还回来吗?爷爷依旧没有找到。”穿上厚衣的谢芙云手中提着一个精制的小包,与柳碧旋站在屋子门口处对店霄说道。

“恩,去杭州等,不娶你们也不能再分开了,这次回去,她们一定会开心,我给她们都带了礼物。”店霄正了正衣服。给两女挑开车帘,站在旁边等待地时候说道。

“是呀,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她们,现在火药和火枪终于是研究出来点样子,我们也可以放心地离开了,看见能打到三百丈远的枪,杨妹妹一定会高兴的,小店子,你练了这么长时间,能比过杨妹妹吗?”

柳碧旋用手捋了捋被风吹起来的头发。对店霄问着。

“这个……,我让她用后坐力大的枪,然后再比,恩,就这么定了,好,我们先走,不等货了,让他们在后面跟着,只是小旋儿不能在家过年了。哦,还有灵儿,跟回来后便与她的家人忙碌。也不说多陪陪我。”

挤进车中,店霄吩咐一声,车把势拉着车便向灵儿的新家驶去。

谢芙云把暖炉添好炭,笑着说道:

“夫君,你还和灵妹妹生这个气啊,她这次回来,当然要好好陪陪家人。柳妹妹不是也总往家跑么?她那个是新家,什么东西都要添置,还要适应,一些认识他家人的人也要答对,哪里有时间整天往这跑?”

车上的人说着闲话,不觉中车子已经到了城东,一处阔气的房子被粉刷得一新,早已收拾好地灵儿正站在大门外等待着,两个面上显老的人对她不时叮咛两句。还有一个小丫头和一个小伙子提着包裹,一同望着路的西边。

“灵儿。跟着官人要听话。别与大小姐她们争风吃醋,凡事多忍忍。有了委屈往肚子里咽,回来跟娘说,咱们家什么身份自己知道,可不能仗着受宠便多话。”

脸上布满皱纹,两鬓染霜的灵儿她娘正在对女儿嘱咐。

“娘~!我知道了,官人对我不错,从.:.柳小姐,她也把我当成姐妹看,萱姐姐她们更是没有欺负我过,官人和其他男人不一样的,娘,给您拿回来的珍珠是研碎后往脸上抹的,您别总当成个宝贝留着,我不缺。”

灵儿看着娘的样子,眼圈登时就红了,有些心疼地说道。

“好,娘用,娘一想灵儿的时候就用用,知道你在那边过的不错,心里就塌实了,记得平时多做事,少说话,哦,你妹妹绿野仙踪给安排地事情不错,干得也好,你弟弟就不要安排什么好地方了,太淘,给人家摸黑就不好了。”

灵儿娘又劝道,看了看一脸不愿意的儿子,无奈地摇摇头。

一直没说话的灵儿爹此时也声音沉沉地说道:

“对,随便给这小子弄个地方让他有个事情做就好,绿野仙踪地名头不能因他落了,再不听话就送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你快把眼睛擦擦,人家来接你可不是看你哭的,小心惹人家生气。”

“恩,就擦,爹,给您拿的东西您也别舍不得,官人若是知道您不用,会不高兴的,我们绿野仙踪不缺这些东西。”

灵儿应着揉揉眼睛,又从包包里掏出面镜子,拿起胭脂轻轻点在脸上,对妹妹说道:

“小妹,你做的事情是在京城,以后爹娘就要靠你照顾了,需要什么就去绿野仙踪拿,别委屈了爹娘,现在咱不缺钱,日子要过出个样子。”

“恩,姐我懂,那些东西我看着爹娘用,你要照顾好自己才行,咱的身份比不上那些人的。”

“圣旨到,陈家接旨~!”灵儿地妹妹涌出一群人,走在当先一个小黄门高声唱念。

灵儿的爹娘一听来了圣旨,马上就准备转身回去搭香案换衣服,被灵儿一把拉住:

“爹~!娘~!别急,听听小公公说什么再准备也不迟,圣旨我见多了,没看到哪次官人正经接过,尊重是放在心里的。”

“是,灵惠郡主说的是,小的出来时皇上都说了,要快,从简,别耽误小二哥和灵惠郡主的行程,绿野仙踪正事儿重要。”已经走到近前的小黄门笑着说道,身后也没有人反对。

灵儿听到这个称呼先是一愣,马上从包包中掏出张五百两银子的

递过去问道:“小公公辛苦了,我怎么成郡主啦?我常百姓的。”

“谢郡主。回您地话,您以前是普通百姓,现在进绿野仙踪,那就不普通了,皇上怕您身份不好,故此加了到旨意,皇上口喻‘绿野仙踪朕要高看一眼,这次算卖小店子一个人情,记得还’郡主您接旨吧。”

小黄门知道这钱不是给他一个人的,递给后面地另一个小黄门。那意思是回去分,笑容更加亲切地回道。

“真地,那我谢皇上,娘,您拿着,收好,我怕过些日子官家不承认,看来官人这个人情欠大了,嘻嘻!”灵儿开心不已,接过圣旨便递给娘。

她娘一时手忙脚乱,紧怕给弄掉了。

“郡主,小的提前给您透个消息。过几日皇上就会封老夫人一个诰命地身份,今天其实就想了,又怕御史台弹劾,要等两天才行。”小黄门又过来小声地说道。

“姐!姐!姐夫来了,那车我认识。”灵儿弟弟这时候收回张望的目光,对灵儿喊道。

‘吁~!’随着一声喊马的声音,六匹口。

“伯父好。伯母好,霄给您二老见礼了。”

店霄刚一下车就对着灵儿的爹娘一躬到底,身后地柳碧旋和谢芙云各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送到前面。

“使不得,使不得,你,你这是,可是使不得啊,您是小二哥,我们给您见礼才是。他娘,快。见礼。”

灵儿他爹一看店霄如此。不知如何是好了,拉着灵儿她娘就要给行礼。灵儿在一旁看着,眼圈又红了。

“别,伯父、伯母可别给霄行礼,不合规矩,等以后迎娶灵儿时霄再给您二老行大礼,两个盒子里面装着的是大珍珠和千年人参,您二老先用着,每过一段日子绿野仙踪便会派人来送,等我们自己养殖的珍珠出来后,想怎么用怎么用。”

店霄上前一步拦住二老真挚地说道。

小黄门这时也机灵地上前搭言:

“老爷、老夫人小二哥说的是,那些东西用,可别省,用好了别人就知道绿野仙踪的东西不错,小二哥,官家已经封了陈小姐为灵惠郡主,让您欠官家个人情,您可要记得还啊。”

经他这一打岔,三人便不在推委,灵儿娘又说了些叮嘱的话,目送着众人乘车离去,这才叹息一声,回头看看已经住了些时日的宅院,依旧恍若梦中。

几日后,苏州林家。

“姐,这天已凉了,姐夫还没个消息,我还等着与你们一起去嘉兴府看看那边的船厂呢,要不,你写封信问问?”

林泽恩一早就跑到林皛瑶的院子中,看着还在做早操地姐姐提议道。

“急什么?上月不是来信了么?说是那边的火药和枪就快好了,待事了,小店子马上就来,去嘉兴你自己不能去?多大个人了还让别人带?”

林皛瑶做完最后一节整理运动后,对弟弟不满地说道,目光中的期盼却是更明显了。

“我这不是关心姐姐么,万一姐夫路过不来接你,你怎么办?”

挨说地林泽恩对姐姐吓唬道。

“不会的,现在那边的河还没有封,走水路正好到我这里,小心让小店子听见你的话,不带你去,到时候……。”

“小姐,小姐,来了,小二哥的船来了,马上就能过来,您快收拾收拾吧。”

未等林皛瑶说完话,外面就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人,急切地说道。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

袅袅的琴音伴着歌声远远传来,西湖之上景色变换,热闹依旧,穿上了件厚衣的公子、少爷们轻摇折扇,作风流样攀谈不息。

“没意思,刚才那个人还说什么自己唱地好,调子都跑了,旁边还有那么多的人叫好,难道这就是小店子说的移调?一群男人听听就行了,还想和姑娘们比,切!”

听了半个时辰的大小姐终于是受不了了,碰碰还在那里笑看着那些才俊公子的宋雨萌抱怨道,回身把她那张弩拿起来,对唱跑调的人瞄啊瞄的。

“杨妹妹你可别,调子唱错了,罪不至死啊,不听就是,我与玉儿她们正想看看杨妹妹的骑射,就找一宽敞的地方吧。”

估量了一下这差不多二十丈远地距离,宋雨萌可不认为那个人能躲掉,更不用指望大小姐会射偏,连忙劝说着往外走。

“没想射他,我就是这些日子练箭练习惯了,看见个活物就想瞄瞄,走啦,骑射我现在也是百发百中,等小店子回来我用没有头的箭和他比比,看看他还能躲过去不?”

大小姐终于是原谅了那个人,拿着弩跟在后面出去。

‘嘭!嘭!……。’

稍微空旷地一处场地中,大小姐骑在马上,把旁边那上好箭地弩一张张抽出,对着间隔十丈远的一排靶子依次射去,结果是箭箭命中红心。

“宋姐姐怎么样?你说小店子还能躲过吗?”大小姐傲然地问道。

“与我比一比不就知道了吗?”快到地方时先下船快马回来地店霄站在不远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