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8章 突有消息知所在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七十八章 突有消息知所在

啪!咔咔咔!啪!咔咔咔!’“小店子,这火枪真不的比弩箭快多了,不用费多大力,打得好远,就是一打的时候它总动,哦,叫后坐力,行,我以后就用枪了。”

西湖边上,一段落光叶子的柳树遮阴的路上被大小姐给占了,其他人一律绕行,此时大小姐正和柳碧旋、宋雨萌几个人在那练习射击。

打掉二十发子弹以后,大小姐看着三百丈外的靶子,有些不满那个成绩,对折腾了一夜,现在还困倦的店霄说道。

店霄看着靶子上除了最开始两发校准中而射偏的子弹,其他的全在靶子上,并且有四个十环的成绩,叹息一声道:

“恩,你这个还得练,看到我刚才打的没有?有五个十环呢,这是我还没有认真的情况下,小旋儿不要笑,我确实打了五个十环。”

大小姐认真地点点头,承认道:

“是哦,的确比我厉害,我,我得练,从今天开始我在枪下面吊石头,这个看很远有些不好用了,那我就不用,柳姐姐,你怎么还笑呢?小店子确实是五个十环。”

“恩,我不笑,不笑,这枪看来真不适合我用,一发都没打到,杨妹妹,你试试那个短枪,可以打十丈远,是防身的利器,以后我们就要由你保护了。

想到当初店霄疯狂练枪最后练出这么个成绩。再看看杨紫萱刚拿到手上便能如此厉害,柳碧旋不由再次笑出声。

大小姐不明所以,把长枪交给店霄,从腰间抽出两支短枪,掂量着分量说道:

“好,比我地那个弩轻多了,就是不知道后坐力如何?小店子,你不是说这个枪的子弹可以一次装好多吗?为什么现在只能打一发装一发?刚才的长枪如果可以装上二十发子弹,练练的话,二百丈之内。一定可以打得任何人都过不来。”

“这个还得研究,关键的技术跟不上,其实现在已经不错了,就这样的枪也没有几支,其他的只能打到一百丈左右,现在来说说新的赚钱买卖。”

心中发誓以后不遇大小姐比射击的店霄突然想到个点子。

“夫君,什么买卖?是在京城中做的那个大鱼缸房子吗?那一个可是费了好大地劲,再做一个恐怕还得月余。”

同样打了几枪只有一发子弹在靶子上的谢芙云泄气地把枪放回去,来到店霄身边柔柔地问道。

“不是,已经有的买卖不能称之为新。鱼缸房子其实一点都不大,比起我梦中看到的那是天壤之别,我们有了这个枪。以前那种火铳便没用了,我拿它们来开新买卖。”

听着西湖船上那昼夜不停的曲子声,店霄思考着说道。

当天晚上,月梦阁和梦馨画舫同时在每一艘船上挑起了写有十个字的灯笼,上书‘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那些个前来寻欢作乐的文人墨客看到如此侮辱性的灯笼。纷纷吵嚷着让画舫的人给个说法。

“书生怎么了?书生学的是治国之策,没有书生能坐稳天下吗?武人只会打打杀杀,大家说是不是?”

一个看到灯笼不蹬船地人对旁边的其他怀有同样目的公子们说道。

“就是,古人云上兵伐谋,谋就是谋略,讲究地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算什么?瞧不起我们,还不是一些弱女子?”

另有一人也跟着附和,其余人等也开始说着自己的看法。其目的就是让人知道,武人没有文人厉害。

人群中还有几个人正在观察众人的反应。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站出一个高声说道:

“大家都不要吵,听我一句。我觉得我们不仅仅是文人,更是君子,君子当会六艺,其中就有武的方面,只是我们不用而已,若是用起来,比那些武人更厉害,因为我们还懂学问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浩良兄说的对,我们是不用,也没有机会用,不然我们一定比他们那些还在征战的人强。”

又一个人出声给抬话,随着他两个人地话陆续有人表示赞同,把文武之争给转到了这个六艺上。

这些人正是闲着没事在绿野仙踪各个店铺中溜达的童俊臣、马浩良他们。

梦馨画舫上今年的花魁娇笑着看向岸上的人,让船往那边靠靠,柔声地说道:

“姐妹们都说了,北边的将士们在征战着,我们在此处唱曲谈诗似有不妥,这诗词论久了也乏味,不如换些事情做,各位公子老爷以为如何?正好让姐妹们看看你们的武,刚才那位公子不是说君子嘛?”

这声音一出,让岸上的人顿觉心中痒痒起来,片刻后便鸦雀无声,一个个互相看着,不知道怎么能让船上的女子看看自己的武。

这时找来地托儿再次发挥了作用,一人突然喊道:

“我想起来了,绿野仙踪在西湖岸边划出块地方,叫靶场,那里面说什么有火铳可用,火铳大家都知道吧?这玩意好啊,装好火药点燃,对上哪就向哪打,不如我们去那吧?就是不会用的用两次也便会了,哪位姑娘与我去啊?”

这人话声一落,船上就有姑娘用甜甜地声音答应到,乘一只小船来到岸上,美目含水地跟着这个人向靶场而去,嘴上还说着:

“我就知道公子是文武双全地君子,等稍晚一些,奴家

子回画舫说些那***之事,还望公子怜惜。”

这一下让其他人都眼馋不已,一个个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童俊臣见此模样又加了把火:

“我也去,听说绿野仙踪地女东家是炎华第一神射手,当初在海外与大食人一战,双手持弩,使得那些大食人是闻风而逃,这次是火铳,可不能让一个女子给我们比下去,哪位姑娘陪我?”

船上又应着下来一个身材婀娜地女子,用看待英雄般的眼神看着童俊臣,带起一路笑声渐渐远去。

如此一来。其他人也沉不住气了,想想打两下以前根本就拿不到手的火铙也不错,叫上姑娘便急急往靶场赶,紧怕落人于后。

“官人,打一次要收一百文贵不贵?我怕他们都舍不得花钱。”

玉儿看着那火铳的标价,对店霄问道。

“玉儿,不要担心他们出不起钱,有钱喝花酒还没有钱玩这个?只是这些钱要拿出三成来给当地的官府,算是材料费,还得给皇上三成。我们赚的就少了,以后我们自己做火药吧?有现成的工匠。”

宋雨萌在旁边插言道,又看看已经能枪枪命中一百丈远靶子。并发发子弹都是十环的杨紫萱,欣慰不已。

“不给官府钱可不行,这东西哪怕我们能做,也要让人能够控制,不然会有很多人担忧,新武器我们也只负责研究,出来成果就交给皇上。我们自己用用也就算了,不能外流。”

店霄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柳碧旋笑容满面地凑过来依偎在他的身边:

“小店子,你是不是怕我爹又弹劾你?你放心吧,这种事情爹是不会弹劾地,不然罪名太大,我们不是还训练了一些专门应对新武器的人么?有他们在就好。”

“来了来了,小二哥那些人来了,您的法子真好。有姑娘们相陪,全都来了。”

一个负责观察那边情况的人跑进靶场高兴地说道。

“来了?小店子那我们撤。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吃饭吧早些休息吧,可不能让他们看见新枪。

大小姐又打完十发子弹。把枪一收,招呼众人就要离开,店霄走出两步突然想起件事情,回过头对这边管事的人吩咐道:

“在这边准备烈酒,吃的东西就是烧烤,要整只羊、整只猪那种,把旗帜都给弄坏,旁边保护人的盔甲也做成残破的模样,要给人一种沙场征战的感觉,乐器用琵琶,用马头琴,用胡,用军鼓,还有血,把宰杀接的血洒到地上,先这样。”

大小姐等人刚一走,管事地就马上安排上了,等那些公子、老爷过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情形,一个个都愣在那里,有几个娇生惯养的受不得如此刺激,作呕不止。

“好,这才显我男儿本色,来人啊,给我上酒上肉,这是一百两银子,火铳给我准备好。”

托儿们再次出声引导,那边马上跑过来一个士兵模样地伙计,那快要零碎的衣服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叮当’的响动,脸上还有一道画上去的伤疤,绕过几个躺在地上装死的人,到得面前双目圆睁,声音嘶哑地说道:

“遵命,将军,将士们连日征战都已疲惫,敌人又要冲上来了,小心!呃!将军小心啊,这是您的火铳。”

这伙计正说着话,突然大叫一声,用身体护在了托儿地面前,一支从靶场中飞来的箭也在此时射到了伙计身上,伙计一手抓捂着胸口,任凭血水顺着指缝汨汨涌出,递上支火铳便委顿在地,两腿蹬了蹬再没有动静。

鼓声、号角声、马蹄声、喊杀声也跟着由远及近传来,站在靶场中的人一个个都傻了,一时间分不清身在何处,画舫的姑娘们也没想到会有如此的安排,害怕地依在旁边人身上,一副可怜的模样。

“小店子,我们就在这里等爷爷么?好象没有事情可以做了,我这段日子都是天天练习骑术和射箭来打发,你想点好玩的东西吧。”

一翻云雨过后,众女躺在特制的大**沉沉睡去,惟独大小姐依旧清醒着,把脸紧紧贴在店霄胸前问道。

“恩,这段日子是不好安排,往远了去又怕爷爷突然回来见不到,在近处又没有什么可玩的,那这样,我们去船厂,现在海上情形看样子马上要有大地动作,越李朝那边也准备出兵,我们去看看都有什么船。”

店霄心中一直惦记着结婚的事情,突然发现做起事情来都碍手碍脚,觉得潜水艇还能更进一步,提议道。

“也好,那我们明天就走,把那快要做出来地火炮图纸给船厂送去,让他们想办法弄到船上,到时候越李朝若是敢有所动作,我们就从海上打他们,小店子,你再给我讲一次故事。”

“好,小绵羊大灰狼要来了。”店霄说着话一翻身……。

天亮了,街上地人渐多起来,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的店霄,伸伸懒腰,打着哈欠开始四处找东西吃,刚刚在厨房寻到一根烤羊腿,未等吃呢,门外就匆匆闯进来一个人,着急地喊道:

“小二哥,有消息了,太师有消息了,太师让人传话,说他已不行了,让您去东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