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0章 归乡之时露情怀

第十二部 第八十章 归乡之时露情怀

‘店’字旗?炎华有姓店的大商人吗?看这些船足有可能没有任何名气。”

店霄举着看很远往那边张望,越看越疑惑,纳闷地说道。

“夫君,你不就是姓店么?可我们打的是可爱小动物的绿野仙踪旗,不是这种啊,难道说有人冒充我们出去骗,哎呀,他们是从苏瓦纳布米岛过来的吧?弄不好在那边骗了好多东西。”

旁边的宋雨萌也向那边看了看,担心说着。

店霄摆摆手:

“不可能,那边有我们绿野仙踪的人,他们又不是傻子,我们自有一套辨认的东西,先不管是哪来的,到了这边连规矩都不知道,居然驶到这么近,看来以后让人巡逻的范围要扩大,旗舰拖后,其他船只成战斗阵形迎过去。”

命令一下,具体指挥就交由船队的战争指挥负责,为避免太上皇和店老头有危险,旗舰帆桨调整中已经落在了队伍的后面,其后还有一艘铁甲舰掩护,其他船摆出斜向一字形,对着那还在远处的船队而去。

“爷爷、爹、娘,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能回家了?总听您们说炎华有不少的好吃的,终于可以尝尝了。”

五十多艘船的船队当中旗舰甲板之上,一个年约十七、八的金发、碧眼的姑娘对旁边站立,满脸期盼、感怀之色的三个人问道。

三人中地老者感受着那迎面吹来的海风。依旧望向那炎华的所在点点头没有出声,另一个中年男子及一个年轻美貌的女人同时转过头,看向这个姑娘,由女子说道:

“是啊,到家了,十八年,我们终于回来了,一路上听说这里是最好的,我们就在这下船,在海上漂了这些日子。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

“娘,路上我们听到最都的就是绿野仙踪的名字,他们很厉害吗?居然在苏瓦纳布米岛建了一个城,压得那些大食人和天竺人在那边老老实实的,我这次要与之比试的人会不会是他们地?”

姑娘用一口流利的炎华语说着,那中年男子微笑地安慰道:

“燕儿,别担心,你见识过那么多的事情,你爷爷和我们也教给你不少东西,你又从小就聪明。世间再难找到比你厉害的人了,你娘当初乃是一代才女,那可是才貌双全。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夺过来。”

姑娘的娘也跟着说道:

“燕儿还不知道炎华的规矩,向来就是虚虚实实的让人不好琢磨,就如这绿野仙踪,说是一个商家,其实不定是多少个联合起来的呢,与你比试的人一定在京城地哪个地方使劲啃书呢,按你二爷爷的脾气。教给他的东西绝对是那些治国之策。”

“好地,娘,您说我一个女儿之身,与他们的男人比试,若是赢了的话是不是不好,难道真要让他们看看巾帼不让须眉?那个绿野仙踪的小二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问得细了,那些人就讳莫如深,看我们好象看怪物一样。”

姑娘忽闪着她那双大眼睛,与其娘说道。

这时老者转过身来:

“燕儿啊。你不用怕,这次就是要赢他们。不然他们还再守着一些陈旧的东西。不管是男的还是女地,你就给爷爷好好的赢他几场。”

“爷爷。快看,那边有船过来了,上面挂着炎华旗,龙旗和绿野仙踪的旗,和我们在炎华办事处看到的一样。”

眼神好的燕儿用手往前一指,提醒道,船上负责了望的人也把这个情况传了过来。

“龙旗?难道是皇上知道我回来了,让人接?快,快跪下,磕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我回来了,皇上,我回来了,我带了那边不少的种子,还有他们的好东西回来了。”

老者听到有龙旗马上带着身边的人对那边跪拜下去,说着话老泪横流。

“大人,他们问我们是什么人,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传令兵把负责旗语人接到对面十几只船打过来地话说给老者听。

“告诉他们,我店长庚回来了,带着海外的好东西回来了。”

依旧跪伏在甲板上地老者抬起头来说道。

“霄啊,这是你大爷爷回来了,迎上去吧,哎~!十八年了,当初说是二十年,早了两年,好啊,霄去见见面,也看看你地对手如何。”

与太上皇一同来到甲板上的店老头双目通红,感慨地说道。

“是啊,这一赌打了这么多年,现在想起来,哎~!若非如此,当年我也不会病倒,比吧,比赢他们,扬我炎华博大之气。”

太上皇也是眼圈微红,放下看很远回船舱换衣服去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两个船队相临地时候,那边船上再次传来了跪拜之声。

“对面可是长庚?快,上我这船上来,我们都老喽!”

太上皇用有些嘶哑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向离着不到三十丈远的船上高喊道,身边还有一众举着厚盾牌的护卫一脸紧张地守着。

“皇上,是皇上,哦,是太上皇,太上皇亲自来了,快,与我过去,哦,带上我们的护卫,也让太上皇看看他们的英勇,他们可没少打仗,不用担心,太上皇会懂的。”

这边船上的老者听到那依稀还熟悉的声音,眼泪似串起来般往下滴落,对一脸担心太上皇会误会的护

说道。

“臣等叩见太上皇……。”

“免礼,免礼,长庚出去这些年,辛苦了,正好,与我一起回杭州。一会儿先让人给你们做些好吃地,想家乡的菜了吧?放心,这是绿野仙踪的船,想吃什么都能吃到。”

未等老者店长庚跪下,太上皇便急着走上前两步,把他给扶住,仔细打量着感慨道。

店长庚带来的人见此模样不知如何是好,店长庚对后面众人摆摆手,示意不用行礼,又转向弟弟看着说道:

“长天。这些年了,你是否又续了弦?子孙可好?来,燕儿,过来见见二爷爷。”

燕儿听话地来到前面,有些胆怯地跪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叫道:

“二爷爷好,燕儿给您见礼了。”

店老头看清燕儿的容貌先是一愣,马上恢复过来给搀扶起夸道:

“好,好俊俏的一个闺女,来,这块玉拿着。大哥,这是……?”

“二伯好,二伯这是侄儿与荷在海外收养的孩子。叫店瑰燕,您叫她燕儿就好。”

那个中年男子这时也过来行礼并给介绍着,旁边的女子同样跟过来,道了一个万福。

“哦~!是这样,哎~!我也没有再续,到是也养了一个孩子,霄啊。过来,见见你的大爷爷和伯伯、伯母,还有你的这个……妹妹。”

店老头点点头,对早知道该他上场地店霄招呼道。

学着燕儿的样子,店霄同样给店长庚等人磕过头,收来一个大大的珍珠和两块玉,这一回合算是占便宜了。

“妹妹瑰燕给哥哥见礼了。”燕儿姑娘这时开始对店霄行礼。

店霄没想到还有比他小的,身上没有准备,背过手对大小姐招招。大小姐马上明白过来,从包包里选出颗夜明珠和一堆的玻璃首饰。上前两步塞给他。

店霄这才有了底气。把那些东西往燕儿手中一塞说道:

“瑰燕、归雁,好名字。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雁归来,归来就好。”

“二伯收养的孩子也不错啊,看那长相,气宇轩昂,尤其是那个笑容,和那双清澈的眼睛到是像荷你,看着就亲切,荷,荷你怎么了?”

中年男子打量着店霄是越看越喜欢,与身边的妻子说道,却见妻子也紧紧盯着店霄在看,眼睛眨都不眨,以为出了什么状况,连续喊了两声。

“没,没怎么,我也觉得这孩子好,我们当初丢的孩子若是好好活着,也能这么大了吧?他也叫霄,官人,你……问问?”

这个容貌依旧那么年轻的女子转头看向男子商量道。

“荷你是说……?好,我问,我这就问,我……。”

“太上皇、长天,看看这些护卫吧,当初带他们出去时还不大,现在一个个都是能争善战了。”

未等中年人去问,店长庚便指着身后站立地那一百多个跟上来的护卫对太上皇和店老头介绍道。

众人这才仔细去打量那些护卫,太上皇看着护卫们身上露出的萧煞之气,赞扬道:

“好,都是我炎华地好男儿,比起在与辽国征战的贪狼卫还要强上那么一些,长庚啊,你也看看我身边这些人吧,这都是绿野仙踪的护卫,为炎华立下了汗马功劳,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哦,把我们船上的特种部队也叫过来。”

太上皇说着话指了指身边保护的人。

“哦?他们就是绿野仙踪的护卫?不是大内禁卫?太上皇您身边的禁卫呢?绿野仙踪一个商家,护卫真能如此厉害?”

店长庚听到这些人不是大内禁卫惊讶地问道。

“禁卫?禁卫我让他们睡觉去了,在绿野仙踪地旗舰上哪用得上大内禁卫,来了,长庚你看看这些人,这是我们炎华最为精锐的人,叫特种部队。”

太上皇正笑着摇了摇说着,五十个特种部队的人便从那边走过来,依旧是那种浑身松散无力的样子,走起路来频率快步伐小,身体微微晃动,目光不见犀利、精明,相互间的站位让人看着就是一个乱。

店长庚皱皱眉头,还没等说话,他身后的那一百多个护卫就‘仓啷’一声同时把腰刀抽出来,脸上充满了警惕、紧张的神色。

他们这一动绿野仙踪的护卫也同时跟着有了反应,带小盾的地趟刀手一个翻滚就护到太上皇前面,特种部队地人更是眨眼间掏出两支短枪,一个跑位把所有的角度都给封上了。

‘啪啪啪怕!’连续地响声中,船上阁楼地那些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一支支长枪对着店长庚这些人,全部给锁定,店霄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左右手同时出现四支铁签子。

“别,别动手,把刀都给我收起来,谁让你们这样的?太上皇恕罪。”

这一下把店长庚吓坏了,看着那象火铳又和火铳不同地武器,还有自己身后人的动作,冷汗都流出来了。

‘刷’的一声,那一百多护卫也反应过来,把刀再次收回,头领上前两步跪倒在地请罪道:

“让太上皇受惊了,我等一时控制不住,他们,他们特种部队的人太难对付了,才做出如此事情,我等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