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2章 甲板之上有相遇

第十二部 第八十二章 甲板之上有相遇

玉佩?有,有啊,确实在我这呢,呐!给伯父、伯母个是龙的,凤的在您们那里吧?我就是这次比试的人,天文、地理、政治、格物想比什么我都能应下,比武也行,只是刀枪无眼。”

见人家等不急问玉佩的事情,店霄利索地从怀中把那块带有龙的玉佩掏出来,让大家看着尽量用平静的语气来说,只是话里的意思却让不熟悉他的人觉得他狂妄无比。

“霄,你大爷爷刚回来,不忙着说这个事情,拣些高兴的事情说,或者你看看孩子们吧,他们这些日子好象又不爱学习了。”

太上皇接过话,不让人再提,转头又与店长庚说道:

“长庚啊,这些年你在外面,一定见到不少的有趣之事,方才可是一直我们在说,你也把那些事情说与我们听听。”

“是,儒文、荷,现在还不是谈其他事情的时候,都回来,给太上皇和二伯说说外面的事情。”

店长庚应了一声把这对儿夫妇又给叫了回来,店霄也懂事地起身对众人说道:

“那些孩子确实又觉得自己厉害了,我去看看他们,给他们出点难题,让他们能安稳一阵子,太上皇、大爷爷、爷爷、伯父伯母,霄告退了。”

说着话店霄便起身往外走,大小姐等也自是同样告退跟其而去,那女子看着店霄离开地身影。张了张嘴,见太上皇正等着他们说事情,欲言又止,叹息一声开始把这些年的见闻缓缓道来。

夜灯之下,教训了一通孩子们的店霄独自坐在灯下,手上握着支毛笔随意的在宣纸上画着,眼睛中几乎没有焦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雨萌端着碗参汤小心地走过来,站到店霄身后,看着他画的画说道:

“好一幅弃官寻母图。夫君,以前就知道你画的画好,只是你却不常画,今日里怎么想起来要画了?夫君,稍停,把这碗参汤喝了。”

“哦,好,雨萌这炖烫的本事是越来越好了,参汤居然都没有多少的苦涩味,不画了。不画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恍惚。心不在焉,恩,一定是想着娶你们想的。”

放下笔,看着迷糊中画出来的东西,店霄自己也想不明白,又回忆着傍晚时候那对儿夫妇,总觉得他们有什么话要与自己说一样。一时猜测不出,摇摇头不再去想。

“夫君,这事儿要还过些天才行,不急啊,太上皇已经与我们说了,到时候我们没有长辈在,太上皇就坐在长辈地位置上接我们的礼,还要把我们都封成诰命,这样才好与夫君的家世相配。”

宋雨萌吹着汤。一口一口喂给店霄柔声地说道,眼睛里又是欣喜又是感动。

‘咯吱’一声。门又被人从外面拉开。大小姐探进个脑袋来,左右看了看。美滋滋地说道:

“小店子,我今天是不是很厉害?等以后工坊做出那种不用打一下换一发子弹的枪,我就可以一齐打掉更多的碟子,什么时候会有人过来找事儿呢?那样我便在三百丈之外把他们都给打懵。”

“恩,好,我已经与他们说了,这是一个关键的地方,有了这个,以后我们就好办了,天色已晚,走,回去睡觉,今天没精神。”

店霄把已经不热的参汤一口喝下,站起身拥着二人向睡觉的地方走去。

大小姐仔细把店霄打量一翻,点点头:

“恩,小店子你今天是有些不对劲,哎呀,是不是觉得要比试了,心中不安稳,不怕,小店子你是最厉害的,不知道他们找哪个来与你比?”

“我当然不怕,我就是没有力气,头还有些晕,我看弄不好就是那个瑰燕要比,这可麻烦,与一个女子比没意思,万一她要与我比跳舞,我还得去学,梦中的那些舞比起现在地差上不少。”

店霄打趣地说道,却不知为何心中总出现那对儿夫妇的身影,岔开话不愿再想,带了两女离开。

“那边也有我们这样的大河,又宽又长,上面地船却与我们这边有所不同,那边人的穿着打扮更是不一样,我们还与许多地方的当地人打过仗呢,有一次啊……。”

华灯之下,太上皇几个人还在那里说着,小点和茶水已经用过不少,太上皇及店家的两个老头依旧兴致勃勃,看不出一丝的疲惫之态。

陪在旁边的瑰燕连续地打着哈欠,又不敢擅自离开,想到刚才店霄掏出的那块玉佩,也摸摸自己带着地这块,思索起来,不一会儿就身子一歪,靠在船舱的木头墙壁上,甜甜地睡去。

有着心事的夫妇也困顿不已,却还要不时插上句话把店长庚记不清的地方补充补充,直到外面五更敲过,男子这才对妻子说道:

“荷,你若困了的话就靠着我睡一会吧,看爹的样子一直说到天亮都不会累。”

“还好,喝点茶水就行,终于能天天喝到茶了,我在想啊,那个孩子睡了没有?我越看越觉得他有像官人你的地方,明天说什么都要问问才行,不然我这一颗心总落不下。”

女子摇摇头,端起面前那碗浓浓的茶水,喝上一口,又忍不住打着哈欠说道。

“恩,也好,明天一早就去问,当初若不是走得急,就不会过那座桥,结果那水又是连到大河

也找不到,若真的是他,那可算苍天有眼啊,瑰燕睡人给她扶回她地船舱吧。”

男子说着对旁边站立地两个丫鬟招招手。又指指瑰燕,两个丫头马上明白过来,到瑰燕近前合力把她抱起,向外面走去。

“儒文啊,快过来,我又忘了些事情,你来给太上皇和二伯说说,当初我们到来什么河地时候,与哪些人打来着?那一仗打地才好呢,我们用五百人打他们。

他们多少人了?”

这边刚刚把女儿给弄出去,那边的爹就让给补充,男子往前探了探身说道:

“那是莱茵河,我们一到地方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说什么,结果几句话不到,就与他们打起来了,以后才知道,他们说我们是异教徒,那一仗他们人比我们多,足有……。”

“好。这才是我炎华地好男儿,那些死去的人亲人都在吧?找到他们,一定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我们这边也死了不少的将士,若不是有霄在他们的腹地给捣乱,我们第一仗就会输,店老头你说是不是?”

太上皇听到惊险之处跟着攥紧拳头,听到开心的事情也露出高兴的笑容,直到听完这个莱茵河地事情,这才把精神放松下来。喝过茶说道。

店老头那边听见太上皇问,点着头附和道:

“是啊,霄其实去那边寻我的,结果就弄出来这么多的事情,还把人家的皇孙都给抓了,回来后更是不停地往那边送东西,还鼓动其他商家也出钱出物,这才让我炎华前面的将士没有因这些而受难,后来他又弄出来晒盐。现在我们炎华的补给辽国是远远比不上的。”

“哦,还有这事儿。这处没说呢。说来听听,他怎么搅和的。又是怎么把辽国的人给抓住?盐?不是用煮的吗?”

本来已经稍稍露出些疲态地店长庚听到这里,又有了精神,连续灌下两碗茶,专注地问道。

“小店子,你还没睡吗?想什么呢,与我说说。”

半夜中大小姐见店霄还在来回的翻身,碰了碰他轻轻地问道。

“不困,睡不着,我在想他们会与我们比什么?那边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以比的啊,除了知道些王朝地兴衰,再就是各种战争的东西有所不一样。”

店霄用脑袋枕着手借屋子里那盏微弱的灯光看着棚顶说道。

大小姐把脸贴到他的胸口上,说道:

“小店子,这个不急的,他们比什么我们都不怕,你不会是见他们那边是个姑娘就真不比了吧?这时候可不分男女,你给我讲讲故事吧,就讲那些我从来不知道地方的故事,有阿波罗,有宙斯,还有女战神他们的。”

“好,讲故事,今天给你讲别地,就讲大食人,阿拉伯那边的故事,听着啊,话说阿里巴巴……。”

店霄探出只胳膊搂住大小姐开始给讲起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躺在最外面的玉儿这时候也侧过身来,用手支起脑袋静静地听着,那双乌黑的眼睛中充满了向往和期盼。

“小店子,他的哥哥也太贪心了,要拿那么多的东西,换成我呀,我就拿一点,我会把咒语写在纸上,用明矾来写,这样忘记的时候就能知道啦,小店子,小店子?哎~!终于是睡u睡,明天继续练枪。”

大小姐说着话,把那唯一还亮着的一点光吹灭,这才钻进店霄怀了,跟着进入梦乡。

翌日早晨,晚上没睡地太上皇五个人也各自回到屋子中睡觉,那对儿夫妻也不想在这个是时候去打扰店霄,迷糊着进到船舱之中,躺下不久就沉沉睡了。

“小店子,你睡够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我还困着呢,再睡一会儿吧。”

被店霄一动惊醒的大小姐努力地睁着眼睛,在朦胧中看着正在穿衣服地店霄问道。

“不了,我睡不着,出去看看海,你睡你地,等会儿我弄些吃的再叫你们。”

店霄麻利地穿好衣服,在大小姐脸上亲了亲,向外面出去。

“小二哥早,小二哥,今天外面雾气大,您一会儿再出来吧。”

一个来回巡视地人看到店霄,上前打着招呼说道。

“不用,雾大点好,清凉,看着有种做神仙的感觉,知道我大爷爷他们什么时候睡的吗?”

店霄用手搓搓脸,眼睛里面带着些淡淡的血丝,问起了店长庚的事情。

“回小二哥的话,他们早上我换班的时候刚刚去睡,您有事情要找?”

“不找,就是问问,那对儿夫妇也睡了?哦,好,我替你在这一片巡视,你帮我去找到管事,让他准备些好的珍珠给那对儿夫妇和瑰燕送去。”

店霄不愿意四处去找,接过巡视人的工作,绕着他负责的地方开始巡视起来,那个护卫跑出去到别的地方找人。

“霄哥哥好,这海有什么可看的吗?我回来的路上都看腻了。”

正在店霄巡视过一圈停下来看海上浓雾渐渐散去的时候,同样早起的店瑰燕来到他身后问道。

“大海的美不是轻易就能看懂的,静下心来就会发现原来所没见过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