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4章 海中之事有几许

第八十四章 海中之事有几许

哪个掉下去了?”

看了几个孩子一眼,店霄探下头往下望着问道。

“回小二哥的话,在甲板上练习的一个盾牌手掉下去了,殿下他们放的烟花威力大,多亏是在这边,那个盾牌手反应也快,用盾牌挡了一下,结果站在船舷边上人就……。”

护卫恭敬地回着,看到皇孙这些孩子手上还有两个大大的烟花,不由一哆嗦。

“有没有人过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事情?说说对此事的看法吧。”

店霄依旧看着下面的打捞情况问话,那个盾牌手已经被救上来,一口一口往外吐着水,并伴随着阵阵咳嗽,脸色却平静,似乎没有被吓到。

“是我,我要放的烟花,我就是想看看新烟花的样子,我道歉,以后不了。”

小丫头晴儿当先站出来承认,眼睛盯着店霄,小嘴儿抿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不是晴儿,烟花是我提议做的,这个责任我来担,我是想做出新的武器,我的看法是,我们这次没有准备好,好有许多的地方思虑不周。”

童童接着站出来到晴儿面前。

“也有我的一份儿,我画的图纸。”这是很少说话的白继祖。

“是我计算的,数据有偏差,不然不可能这样。”杨汶宇嘴上说着,眼睛一片迷茫,看来还在想着哪个地方不对。

杨紫此时也开口道:“我背地配料和参数。我记得没错啊,我一会儿再比较一下,我只记了一遍,没有认真。”

赵雯淑、黄小丫一同说道:“烟花是我们做的,学艺不精。”

“哦?放个烟花不容易啊,这么多人都参与进来?还有谁?接着说。”

店霄转过身看着一群纷纷承担责任的孩子,表情平淡地问道。

“还有我,整个制作的工艺流程我在控制。”黄小豆应道。

“小店子哥哥,烟花是我点的火。”这是最淘气的谢鸣鲲。

“恩哼!火药是我仗着皇孙的身份要出来的,并且也是他们这些人的支持者。我负全部责任,我想说的是这次地事情是我们在没有考虑好的情况下造成的,东西还要做,只是以后要弄妥当才行。

我对盾牌护卫所受造成的伤害道歉,我也为绿野仙踪有反应如此快速的护卫感到高兴,那烟花从飞出到他面前,不到一息的时间,他正侧着身对向我们,能够用盾牌挡住,说明他的反应训练做的好。有这样人的保护,再无后顾之忧。

并且他被救上来后没有丝毫害怕样子,我相信。就算的攻城弩射过来,他都会义无返顾地牢牢钉在被保护人地前面。”

皇孙整整衣服,大步上前说着,又对刚刚被救起站到甲板上的盾牌手鞠躬道:

“对不起,这次事情是我们造成的,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我不知道你地名字。

可我记住了绿野仙踪有你这样一个盾牌手。”

“殿下言重了,若是真能有新的武器出来,我死不足惜,殿下切莫如此。”

护卫连忙回礼,刚才平静的样子再也找不到,激动得脸都被涨红。

这一幕被店长庚、太上皇等人看个正着,店长庚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直到那边都说完话,他才喃喃道:

“这些还是孩子吗?难道他们都不在乎?还有皇寻殿下。如此年龄便能说出这样的话,以后定是一代。一代……。”

“一代明主。长庚不用担心,皇上也是这么打算的。那些孩子就是他的臂助,他们不是不在乎,霄若是真发起火来,他们都怕得要命,可对于害怕来说,他们更在乎的是勇于承担。”

太上皇欣慰地说道。

拍拍盾牌护卫地肩膀,店霄对一群孩子说道:

“这个火药太危险,以后不准做这么大的东西,实验用,小点也可以,穿厚些,把眼睛保护好,最好是找熟练个工匠,让他们来做,你们看,去玩吧。”

孩子们对护卫再次鞠了一躬,转过身欢叫着跑得没了踪影。

“爹,娘,他们说的话我怎么有许多都听不懂?”

店瑰燕想着刚才那些话中的词,眉头皱了皱问道。

“这就是他们绿野仙踪的厉害之处,瑰燕不用怕,比试的时候用不上这些,那个霄也未必像大家传的那么神,只是会一些东西而已,你不比他差,只不过他是男儿身,又有你二爷爷撑腰。”

中年男子见女儿有些胆怯,鼓舞着说道。

店瑰燕深吸口气,点点头:

“恩,我不怕,我正在考虑怎么和他比,这次我要以己之长克敌之短,我一会儿就回我们的船上,与我们的人一同练练。”

“报~!小二哥,远处海中有其他船只>+船六艘,中等船十艘,小船未曾发现,没有任何旗帜,报告完毕。”

从了望台处接到消息过来地人对店霄等人报告道。

“战斗队形迎上去,铁甲舰准备冲锋,具体战斗交由战斗指挥,我们都过去看吧。”店霄思索片刻吩咐道,又对太上皇等人用手一引,当先向前边走去。

“长庚啊,走吧,我们过去看看,放心,在这艘船上不用担心安危。”

太上皇碰碰店长庚跟着走过去,店长庚一同跟上时对弟弟说道:

“长天啊,他们船不少,用不用我带来

同过去?万一打起来也好有个照应。”

“大哥放心,区区十几艘船绿野仙踪还是能对付地,一会儿你看了便知。”

店老头摆摆手。丝毫不担心地说道。

“敌人身份已探明,其船上有辽国人、倭国人,准备攻击,铁甲舰冲锋,其余船只投石车、校准手就位,火枪手靠前,准备掩护蹬船人员,抓活口,战斗小船放出,水鬼入水。”

随着战斗指挥一道道命令传达下去。整个船队开始动作起来,船上地人也来回奔跑忙碌,却是忙而不乱。

店瑰燕睁大眼睛,认真的边看边听,当看到那么多她没见过地东西出来时,原本有的那点信心又好象不足了。

“船队接近,距离二百丈,投石车实弹单发校准攻击,攻击完毕,偏差左十丈。

投石车右调一点五度,下调零点五格,校准发射。命中前甲板,其他投石车放燃烧弹,上调一格,角度不变,发射,命中主桅杆。”

校准手当先发威,两轮校准就把一艘大船的主桅杆打掉。

店瑰燕此时都懵了。从看很远中望着那边船燃烧起来的熊熊大火,摇摇那一头金发的脑袋,不敢相信地与那对儿夫妇说道:

“爹、娘,你们看到没有?怎么可能这么准?校准手是什么?说的话我更是听不懂。”

“不怕,不怕,我们不与他们比投石车,你那不是有不少的铁甲重骑吗?到时候找来合适的马,比那个,海上地就算了吧。”

女子也是震惊不已。对女儿开导着。

“娘我懂了,这次我避开海上。就怕到时候他们发难。快看,那艘铁做的船已经冲上去了。”

店瑰燕用手一指那边。不再说话,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铁甲舰上,只见那铁甲舰如虎入羊群一般,左突右撞间三艘中型船便彻底被破坏掉,那些辽国人和倭国人纷纷跳进水中,寻着自己的船护救、游去。

水鬼和小船这时也已到达位置,开始对落水的人进行攻击,一团团的血水在海中涌起,随着波纹曼延开来,这一下让船上想跳的人害怕得再也不敢往下跳。

店瑰燕看着心中一阵阵发冷,原本就白得特殊的脸已经见不到丝毫血色,摸摸怀中的那块玉佩深深地思索起来。

杀戮只进行了不到半个时辰,除去一艘投降的中型船外,其他地船全部被击沉,在海上带起了一个又一个旋涡,看样子那些船上的石头和货物没少准备。

“小二哥,那艘船上的人已抓起来,下面正在问话,您还有什么吩咐?”

管事安排下打扫战场地事情过来对店霄问道。

“问吧,问过就都杀掉,我们没有地方养他们,派出船向远处巡视,看看是否有漏网之鱼,大爷爷,我们进船舱中去说事吧,那里凉爽,有龙脑香驱除腥味。”

与管事的说过,店霄转过身来对店长庚等人请道。

“恩,进舱,这仗打的好啊,怪不得海外之地的其他人都那么怕绿野仙踪,如此,炎华再去其他地方,定可以打得他们不敢小视。”

店长庚高兴地说着向船舱走去,店瑰燕跟在后面,一双蓝汪汪的眼睛紧紧盯在店霄身上。

“霄啊,这种船你们有多少?炎华的水军都配上了吗?”

一进到屋子,还未等坐下,店长庚便忍不住问道。

“多少?我也不知道,每过一些日子就会有船下水,船厂的工匠多,似这种旗舰大地船能有近百艘了,别的船更多,大部分都给炎华的水军配备,现在水军除了训练还要负责运送各种货物,正好可以熟悉炎华这一片的水域。”

“这么多,再加上林家和黄家的船,炎华的近海之地岂不是全能护住?霄,这种船如此好用,可要多造些,海外也是战事不断,要想得到好处,没有一个强大的舰队可不行。”

店长庚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去过的那些地方,语重心长地说道。

拎起烧开的水给几个人冲好茶,店霄思索着回道:

“大爷爷,这种船从最后一批出来后就不再制造,除非是渔民或商家提出来买,过些时候,我们用地都是铁船,至少也要用上铁甲舰中的东西,不然速度太慢。”

“不造了?这种船还不好?这次回去路过嘉兴府地时候我要去看看,你们地工坊到底是什么样子?也瞧瞧怎么晒盐。”

店长庚吃惊着决定道。

“小二哥,已经问明,那些辽国人硬气,什么都不说,倭国的人全告诉我们了,此次他们是准备派出这些船到吕宋打我们在那边地地方,以为船够多,路过时想看看是否有便宜可占,结果不巧遇到了我们。”

这一小会的工夫那边的情况就已问明,管事的进来汇报。

“果然是联合在一起了,当初杀他们的时候还以为他们在吓唬我们,追出去的船也没有看到其他地方的,如此说来,辽国已经要不行了,原本还隐藏着的人不得不派出,好,给皇上写封折子,让皇上定夺。”

店霄分析着,见没有什么事情了,对不时看向他的那对儿夫妇问道:“伯父伯母,您二位可有事情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