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5章 与那夫妇很相象

第八十五章 与那夫妇很相象

什么?有事儿?没,没,哦,有,我们是想问,问一日子能回到地上,坐船坐得久了,心里慌慌的。

女子看到店霄询问的眼神,不知为何就是问不出口,刚到嘴边的话一转,说起了别的事情。

“对,对,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十八年啦,回来总是有那么点近乡情怯。”

中年男子此时也顺着妻子的话说道,那言不由衷的表情明明写在脸上。

“儒文、荷啊,你们若是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别吞吞吐吐的,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什么话说不得,你们二伯的孙子有什么你们看着不妥的地方,说出来也是对他好,啊?”

店长庚见此模样,对夫妻二人说道。

“没,真没什么事情,好,霄我们是怎么看都好,哦,爹,我和荷还有些事情要商量,您和太上皇说着,我们先回去,太上皇、二伯,儒文告退了。”

中年男子又看了看店霄终是没把心中的话问出来,打声招呼,带着妻子匆匆离去,留下了一众不明所以的人相互看看,疑惑不解。

“太上皇,长天,不管他们,咱们继续说,看来霄的事情不是一言半语就能说得完啊,霄,给大爷爷说说,绿野仙踪还有什么好东西?”

见儿子和儿媳妇已离开,店长庚不再去多想,转回头对店霄问道。

“荷。刚才你怎么不说呢?”

刚刚回到自己地船舱,男子便对自己的妻子问道。

“我,我怕,我害怕万一不是,连个念想都没了,再者这个时候怎么问?让人以为我们是不敢比了,去攀亲,我问不出口。”

女子坐在椅子上,沮丧地说道,一时间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

“哎~!我也问不出来啊。二伯就这么一个孙子,我这一问,岂不是让二伯以为我们要抢他的孩子,若是哪个人要认瑰燕,我也不会答应啊。”

男子也是满脸的颓丧之色,拍着大腿无奈说着。

女子起身端过来两杯水,给男子递过去一杯:

“官人啊,不急,等爹这阵子好奇过去,我们就找二伯问问。那孩子到底是哪拣来的,我越看他就越觉得他像你。”

“恩,也好。我也怕啊,就算是真的,我怕他不认我们,这十八年来我们一点爹娘的事情都没有对他做过,换了谁都不愿意认呢,何况他现在的绿野仙踪是钱财无数,难啊。难啊!”

男子捧着水杯,说起来话手都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女子沉默片刻问道:

“官人,你说霄若真是我们当年丢的孩子,我们该怎么办?让他们兄妹去比吗?当年收养瑰燕的时候,我就是把她当成亲生地来看,这儿子真回来,瑰燕回不回觉得自己……。”

“不会,绝对不会。瑰燕这孩子我看着张大的,当爹娘的几个孩子都是一样。

瑰燕她一定懂的。我只是担心她以后在炎华不好找婆家,她的相貌与我们不同。绿野仙踪不怕,那是他们与别人不一样。”

女子正担心说着的时候,男子接过话,想着其他的事情。

“官人说的也是,当初见到瑰燕的时候她已经懂些事情,现在大了,若放在炎华也到了出嫁的年岁上,既然绿野仙踪地人见识多,那就在绿野仙踪给他找一个,问问霄,他的地方他应该知道,实在不行就给找到的人弄个一官半职。”

“好,那就这么定了,只是瑰燕满腹才华,一般人配不上,若是能找个像霄这样地就好了,诶?霄?不如我们就把瑰燕许给……?”

听到妻子的主意,男子也跟着往下说,说着说着突然就想到了店霄,与妻子对视一眼,心有灵犀地点点头,女子更是高兴起来:

“对,霄不错,哪怕真是我们的儿子,瑰燕也不是我们亲生的,以前当女儿养,做了儿媳妇更贴心,只是霄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妻子,就怕他的心分不出来,何况他也未必就能看上瑰燕模样。”

两个人在船舱中说着话,并没有发现舱门的外面站着一个人,手上端着一份做好地粥,愣愣地听着舱中传出的声音。

“我是外来的,除了爹娘、爷爷和那些与我在一起的人,其他的都怕我?恩,是呢,到苏瓦纳布米岛的时候那些人就怕我,说我是妖怪,到吕宋时也是如此,他也觉得我是妖怪吗?”

黄昏时的太阳圆圆地悬在海天之间,无数的鸟儿伴着彩霞飞扬,店瑰燕独自一人站在甲板上,手扶船边,望向如此美丽的景色喃喃自语着,说到这里摇摇头:

“不会地,那个霄一定不会的,他知道那边地事情,就一定知道我地长相,恩,爹娘说的对,我不会嫁给一个不如我地,我以后的夫君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看不上我,我就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瑰燕姐姐,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啊?没有人陪你玩吗?我那有好多的玩具,可以给你一些。”

正当店瑰燕想着心事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店瑰燕转头一看,是那群孩子中的小丫头,笑了笑问道:

“你怎么也一个人出来?姐姐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姐姐我叫赵晴儿,我是想事情想着想着就走到这里,今天我们闯大祸啦,那个护

死了,我会很难过很难过,小店子哥哥也会很生气很想都不敢想的,我们一起琢磨了下,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大家就都自己想去了。”

这个正是小丫头晴儿,说起来炸到人地事情还后怕不已。

见她如此模样,店瑰燕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对她劝道:

“晴儿不怕,你这么小就能帮着绿野仙踪做东西,比姐姐当初可强多了,晴儿,你看姐姐的样子不害怕吗?”

“真的?恩,以后我还能与他们做出更多的好东西,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不怕你的,姐姐等等我,回去去就来。”

被人一哄,晴儿高兴了,留下句话匆匆跑向自己的船舱。

这一番动作让店瑰燕更加疑惑,自语道:

“她干什么去了?我这个样子他不怕?难道还有人来过这边?绿野仙踪真是让人难以琢磨,如此大的孩子就能做出把人炸下海的烟花,烟花,过年的时候我到是见爹娘放过,好看。还有不少人问方子,爹娘就都说了,也不知道自己做来卖。换成我绝对不告诉他们地。”

太阳逐渐西沉,一刻钟过去,只剩下半个还露在海的尽头,似乎在随着波涛的涌动轻轻荡漾。

“瑰燕姐姐,我回来啦,你看看我,漂亮吗?”

随着声音传来。有着一头金黄色头发和淡蓝色眼睛,并身穿乳黄色晚礼服的晴儿已出现在甲板上,双手相搭,一小步一小步走向店瑰燕。

“你是晴儿?漂亮,真的是好漂亮,比我见过的那些王国的公主还漂亮,比她们更端庄,晴儿,你告诉姐姐。你是怎么弄的好吗?”

店瑰燕伸出手来碰碰晴儿那向上微卷着的长长睫毛,吃惊地问道。

“瑰燕姐姐你仔细看。我眼睛上面有一层蓝色的东西。是用胶做地,头发也是假的。不像姐姐你这么真,那天紫看不出来哪个地方是假的,故此才会问姐姐,这套衣服是小店子哥哥画出来图让人做地,有好多套,他说别处的公主和那个贵族就是如此。”

听到夸奖,晴儿又拿出两只纱做的手套,带在手上比量着高兴地说道。

“小店子哥哥?店霄?他给你们弄的?他还给你们做个什么炎华没有的东西?也教过你们其他的学问吗?比如说别地方的山川、河流。”

打量着晴儿地装束,店瑰燕眼睛一亮,继续问道。

伸出食指点在自己的嘴下面,晴儿眨动大眼睛想了想,点头道:

“东西有好多,是没见过的,学问也有一些,教杨姐姐她们唱过歌,是一条河来着,就不是我炎华的,我记住点,唱给姐姐你听啊。

河流在诉说千百段旧情~河流在诉说声真的不知~你的心可会~平静~河流象替我轻奏曼陀铃……。”

“热水呢?我想泡个澡,热水怎么到现在还没给送来?”

身穿睡衣,手上捧本《中庸》看的店霄见烛光晃动,剪下一小截烛芯后,对坐在**缝制衣服的谢芙云问道。

谢芙云停下手上地活计,抬起头来看看店霄疑惑地说道:

“夫君,你已经泡过澡了,还是柳妹妹和宋妹妹陪着你一起泡的,你忘了?这都过一个时辰了。”

“泡过了?哦~!我就说么,绿野仙踪+好水,忘了,确实忘了,诶?紫萱呢?怎么不见她?”

店霄恍然般地点点头,看屋子里没有大小姐,又问道。

“杨妹妹给夫君熬汤去了,夫君当时还说不要太浓,夫君你怎么了?要不要找来大夫看看?”

站起身走过来,谢芙云有些担心地用手试着店霄脑门地温度关切地问道。

店霄仰起头来一边让试着一边回忆,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想着想着就想到大爷爷家地伯父伯母,吧嗒两下嘴儿,去端茶水:

“不用叫大夫,我没事儿,咦?这茶水我什么时候喝了?刚才我还想着凉一凉再喝呢。”

“真的没事儿?夫君,杨妹妹说熬汤地时候,你说茶就没有用了,已经倒掉。”谢芙云没试出来温度有什么不一样,更加担忧。

“真没事儿,就是心绪不宁,喝过汤或许就能好一些,我听到紫萱的脚步声了,去开下门。”

“小店子,汤好喽~!恩,我觉得这是喝了,我喂你吧,张嘴。”

门一开果然是大小姐端着汤刚走到外面,陶醉地闻了闻用勺子舀起来喂给店霄。

“恩,好喝,这人参汤的苦涩味道是一点都没有尝出来。”店霄喝过两口夸奖道。

“什么人参汤啊,小店子你不是说人参吃多了上火让我做的银耳清汤么?这是用鸡茸吊的清汤,还是双吊的呢,你怎么迷糊啦?快喝,小店子你发现没有,那个大爷爷家的伯父伯母与你长的很像呢,尤其是伯母的眼睛和嘴,我与我伯母们就不像。”

大小姐纠正着店霄提起了那对儿夫妇。

“像?真的很像吗?等会儿再喝汤,我要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店霄一愣,说着话拿出那块写着名字的玉佩便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