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8章 篝火晚会遇快船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八十八章 篝火晚会遇快船

,繁星闪烁,月儿咧着嘴倒映在起伏的碧波,灯笼伴篝火。

店霄带着精心打扮好的众女向父母所在的船舱走去,路上不时有人对他祝贺,看样子大家都知道了。

“我爹和我娘醒来没有?”来到门口,店霄问守在旁边的护卫。

“醒了,老爷和夫人都醒了,想吃些东西,我与老爷夫人说晚上有篝火晚会,夫人就只要了碗汤,老爷弄去两瓶葡萄酒,说是要活活血,一会儿好多吃些。”

“门外的是我儿霄吗?快进来。”

护卫刚刚说完,里面便传出店霄母亲的声音。

“娘,您起来了?爹,娘,这个是紫萱,这个是雨萌,这个是皛瑶,这个……。”

店霄依着声音进到船舱中,给爹娘挨个介绍,众女知道这次见面的重要,一个个上前问好。

“好,都好,我儿好福气啊,有这么多漂亮的闺女陪着,来,都到近前,给你们东西,一人一个,身上带的少,等回到京城时再给你们更好的。”

店霄娘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把准备好的包裹打开,从里面往外拿着首饰,分给众女的时候看到她们身上带着的,有些尴尬地又说道:

“这首饰比起你们的要差上一些,原本出来时还带有几件好的,到海外缺钱时都拿去卖了,哎~!回去补,一

“伯母,您别这么说。哪里差了?雨萌原来的可比不上,现在这些都是跟着霄才有的。”

宋雨萌当先把那首饰给带上,对店霄娘说道。

大小姐也往前凑了两步,把身上地玻璃首饰拿下来,托在手中,让店霄娘看,并介绍道:

“宋姐姐说的对,伯母给的东西就是好,这只凤是有些不像。可不像才好玩呢,伯母您看,我这个是小鸡。还有小麻雀,别看挺漂亮的。其实这些都是玻璃做的,不值钱,我这里还有两小串的玻璃葡萄。给伯母您啊。”

说着话大小姐果然从包包里面拿出两串玻璃葡萄,那晶莹剔透的模样甚是喜人。

“呦!真漂亮,紫萱你这个包也不错,是哪买的?”

店霄娘伸手接过两串葡萄夸着又问起大小姐背的包,再看看其他几女同样都有一个漂亮地包包,不由有些好奇地打听。

“伯母您问这个啊?这不是买的,绿野仙踪现在除了一些粮食和菜要买,其他东西都自己做,明年我们就会有自己的种粮种菜地地方了,包包是小店子。哦,是霄给画的图,有好多呢。等一会儿伯母您跟着来,挑喜欢地。”

大小姐‘哗啦’一下把那个卡通包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开始给店霄娘介绍着包里面每个格子的用途,店霄娘看着那一大堆地东西愣了下,笑着说道:

“你这个包怎么看着想百宝囊?好,东西准备齐全了用的时候才好拿,一会儿我真得去看看包,来霄,这里有一件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原来是给你爹做的,还差一些,今早回来我就按你的样子改了下。”

店霄娘从身后拿出件衣服,招呼店霄过去试,看那带着血丝的眼睛就知道,根本就没睡多一会儿。

“娘,让您休息您做什么衣服啊?孩儿的衣服都由碧旋、芙云她们做了,还有不少,恩,合身,娘的手艺真不错,时候不早了,爹,娘,咱们出去吧?一会儿孩儿给您二老烤东西吃。”

店霄穿上衣服,看到娘的样子心疼地说道。

“好,就去,莫让别人等,我也尝尝儿子的手艺,二伯和太上皇可是把霄夸了又夸。”

店霄爹这时起身高兴地当先走出去。

“霄,过来吃些,别总在那烤,娘吃别人烤的也一样,该累到了,这个墨斗是怎么烤地,外面的焦香,中间的有嚼头,里面还一半软嫩一半干脆,官人,看看咱儿子地手艺厉害吧?”

店霄娘看着店霄在烟中左一份右一份地烤着,也不歇歇,关切地招呼着,又尝了尝那个刚烤好的乌贼,夸赞道。

“厉害,我儿子还能差了?这个应该是里外翻过来烤地吧?也不对,怪了,霄,给你娘说说怎么烤的?”

店霄爹也尝尝,却无论如何也琢磨不明白。

店霄端着一盘子前面香脆后面松软的鱿鱼嘴儿过来,分给大家说道:

“吃吃这个鱿鱼嘴儿,味道同样不错,那个墨斗烤的时候稍稍有些麻烦,是……。”

“我知道,我知道,小店子你让我说哦,伯母,这墨斗啊,外面是正常烤的,中间的肉是插了铁片,慢慢加热,结果就有嚼头,里面软的那些上面有层湿粉,就是挂用的那个东西,然后塞进去一个烧红的铁棒,没有粉的地方就是干脆的,有了粉的地方把粉敲掉,就软啦。”

大小姐口中塞进一个鱿鱼嘴,抢着话说道,看到她这个样子,店霄娘非但没有觉得不好,对她调皮的模样还喜欢呢,点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一个烧烤那一排排盒子中的调料,怕是不下百种吧?”

“不只呢,绿野仙踪的调料讲究的就是一个细腻,烧烤用的盐就分出来十多种,井盐、海盐、湖盐的味道是不一样的,煮盐和晒盐也有区分,还有粒大粒小和里

东西,细分起来好多,不然绿野仙踪凭什么引领潮流

最爱说话的玉儿这时插言给说道,说过后又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好,怕未来的公公、婆婆不高兴,紧张地往回缩了缩头。

“玉儿不说我还不知道。来,玉儿,到伯母这来,伯母有些东西都不会吃,你帮着。”

店霄娘哪里还看不出这个,笑着招呼,这才让玉儿高兴起来。

“引领潮流,这句说地好,让我想起钱塘江的大潮了。那些弄潮儿就是如此呀,这次回去说什么都要好好看看,诶?爹和二伯、太上皇怎么还没有过来?”

店霄爹听到最后一句。感慨地说道,突然发现三个老人没有见到。

“霄就是我孙子。还有那些闺女,都是我的孙媳妇,哪个也不能和我抢。我可是从小把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你们不能回来就给夺去。”

“霄明明就是我的亲孙子,什么一把屎一把尿的?你昨天还夸霄从小就懂事,不象别的孩子那样,吃喝拉撒睡全不用操心,学东西也快,还什么生而知之,现在就改口啦?那可不行,这可是我店家的人。”

“你们两个就别争了,都姓店。又是亲兄弟,哪个孙子不一样?霄可是也叫我爷爷呢,我看这样。原来什么样就什么样,让他多生几个孩子。到时我们把那些孩子给分了,如何?”

“那怎么行,就是我养的,十八年啊,我容易吗?当初若不是我……。”

“怎么又十八年了?明明就是十四年,还是你给他撵下山地,那么小,身上还只带那点钱,你怎么就忍心?”

“其实还是我那儿子好,可没给霄任何气受,你们一个往山下撵,一个一去十八年,都不应该做霄爷爷的。”

随着争吵的声音,三个老头互不相让地瞪着眼睛走了过来,直到站在店霄面前,看到大家都用不解地眼神望着他们的时候这才打住,又突然不敢面对店霄似地回避着他的目光。

“太上皇爷爷、爷爷、大爷爷,您三位说什么呢?怎么还吵起来了?我再去烤点东西。”

店霄看着三个老头疑惑地说道。

“霄,你还愿意认我这个爷爷?”店老头紧张地问道。

“是呀,您本来就是我爷爷,养育之恩不能忘的。”店霄认真地回道。

“那我呢?”店长庚也接着问。

“您也是我爷爷,血脉在那摆着呢,这个不能否定,还有太上皇爷爷,当初是霄答应您地,霄别的长处没有,却也知道一诺重千斤,哦,三位爷爷先坐,我给你们烤点软的东西吃。”

店霄说着来到另一堆调料的地方开始烤上了,其他的人也都自己找人三五成堆地聊着,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要嫩,要软,分层吧,恩,鱼肉分三层,中间都破开,塞进去湿淀粉,外面用旺火烤,把上下两层烤焦,里面就好了,要把活鱼先放在羊肉吊出来的汤中吸收味道,这样才够鲜,咦?我才想起来,我那个妹妹哪去了?”

一边准备材料店霄一边嘀咕,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妹妹。

“我就不信我烤不好,哼!这有什么啊?不就是把东西放在火上么?李师傅,您过来看看,我烤的鱼怎么又糊了?我已经把火弄小了,为什么还不行?”

船尾甲板处的篝火晚会中,店瑰燕自己占着一处烧烤的地方,粉白色地小脸上满是熏黑的痕迹,用夹子夹起一条鱼举着问给众人烤东西的李师傅,在她旁边是用各种姿势躺着地二十多条被烤得惨不忍睹的糊鱼。

“回二小姐地话,您这次忘往上抹油了,故此鱼会糊。”

李师傅扫了糊鱼一眼马上就明白差在什么上。

“哦!对,有这个,确实忘了,都要抹油吗?李师傅,是不是不抹油就不行?”

店瑰燕问着话心中却在想‘恩,等我练好和他比试的时候,就把他的油给换了’

“回您的话,也不都是这样,小二哥烤东西就很少额外抹油,他总是做活的东西,直接用上面的油来烤,没有油的也会把火候控制的特别好,他最厉害的是原味烤,什么都不放。

虽说一大块肉烤好只有一小块能吃,可那味道,啧啧,我望尘莫及啊,不服不行,听说他是在山上烤了十多年的肉,加上天赋练出来的,肉上居然有淡淡的咸味儿。”

李师傅手上的动作不变,望向前甲板的地方,感慨地说道。

“这,这么厉害?那我还烤什么呀?十多年?他两岁就能烤东西?我两岁在干什么呢?不学了,真有那么好吃?我去尝尝。”

店瑰燕愣愣地站在那里,沮丧地说着,把手里的东西一扔,转身向前面跑去。

“三位爷爷,鱼烤好了,尝尝,看看味道差哪?”

这边店霄已经把那两尺多长的鱼烤好,取中间的肉切成小块放进有着酱料和干料碟子的托盘当中送到三位老头面前。

“报,小二哥,发现我们绿野仙踪嘉兴府的船只向这边过来,是一艘用来传递紧急消息的小型快船。”负责了望的人在这时突然传来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