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89章 年关到来有年货

第八十九章 年关到来有年货

把人接上来,这时候能有什么事情?”

正在享受亲情快乐的店霄听到有专门传递情报的快船到这边,吩咐一句又跑回去烤东西。

一刻钟后,那边船上的人急匆匆赶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封涂有火漆的信,来到太上皇面前定了定神说道:

“太上皇,皇上八百里急报,让您在绿野仙踪呆着哪都别去,或许有人会来暗算您。”

说过话又来到店霄面前,把那封信交过去说道:

“小二哥,朝廷急报,辽国之战我们大捷频传,正关键时刻,西夏突然出兵犯我边界,大理国中不稳,未有举动,越李朝安排过去的探子回报,那边已经组织起了十万军队,正要有所动作。”

“恩,知道了,找个地方坐,把这些烤好的肉拿去吃。”

店霄点点头,给了这人一把肉串,又开始烤起他那条还没有烤完的鱼,聚精会神的样子让人觉得他好象没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一般。

“爹,娘,尝尝孩儿烤的这个鱼,最外面一半是鱼片一样的,里面是软的鱼肉,一会我给您们做醉虾。”

端着烤好的鱼来到父母面前,店霄带着笑容说道。

“儿子啊,打仗了,你怎么还有闲心烤鱼?快想想办法,朝廷的兵三路作战不行啊。”

店霄爹仔细打量一番店霄急切地说道。

“爹,不是三路,是两路。只要朝廷能守住西夏那边的地方就好,广南西路和海上他们过不来,我就是再急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等吧,等我们的火炮出来就好了,现在我们回杭州,一会儿放出小船用最快地速度回去调急护卫,负责教给各府禁军使用火枪。”

店霄熟练地把鱼给分割好,把嫩的肉沾了点椒盐送到母亲嘴边。无所谓地说道。

“对,吃,好不容易有一个篝火晚会。怎么能被这种事情所打扰?霄,去给我烤几只虾。硬点没关系,我吃得动,我本就在绿野仙踪。哪个还能来暗害我不成?”

太上皇这时也想开了,在那边高声说道。

店霄娘把一块肉送进丈夫口中,劝道:

“官人,你就好好吃吧,看皇上也就是这个意思,霄心中自有打算,绿野仙踪可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哪象我们,有时候还要四处躲。”

“好好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吃些哪行?打仗的事情我儿子管,我这个当爹的就享福。”

看到绿野仙踪的其他人都像没有事情一般。店霄爹也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了,一口喝尽杯子中的葡萄酒。

店霄又烤了几份东西。这才自己拿起一大串烤好的牛肉对船上的传令兵招招手,当先进到船舱中。

“小二哥我来了。”

传令并进到那个船舱便麻利地把桌子上地纸铺开,递过去一支笔给研着磨。

“恩,一会儿你找些人,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东莞县,让尹非凡在整个广南西路给筹备粮草,不得有误,出去后把我们船队中的传令快船人找来,从嘉兴来地人让他们歇歇吧。”

店霄飞快地把信写完,涂上火漆交给传令兵吩咐着。

“是,保证完成任务。”传令兵接过信转身大踏步离开。

“小二哥,您找我?”

传令船的负责人过一会儿之后进来问道。

把已经写好地信件交给他,店霄吩咐道:

“恩,你马上带人赶向嘉兴府,让那边派船只去雷州府戒备,并把这封信交给管事的,让他用最快的速度通知炎华所有船行地人,修整船只,准备随时听命,尤其是林家的船,向黄河上游行进,与黄家配合守住那一水之地。”

“是,誓死完成任务,小二哥,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传令船的人转身欲走时问道。

“恩,把我们船上的骑术最好的那一队人领头找来,其他的没了,注意安全。”

店霄挥挥手让人离去。

“小二哥您找我?”骑兵队领头的人过来问道。

“带着这封信和金牌领你的人到离此处海上最近的州府,快马向全炎华所有绿野仙踪去送,干粮带好,需要多少马自己去取,记住信的内容,要快,谁记住了谁就先走,你要一直送到成都夏”

拿出金牌和信,一同交给这个人,店霄吩咐道。

“是,我会亲自送到成都府,用最快地速度,小二哥还有什么话要传给他们吗?”

“恩,你就告诉那边的管事,让他们找到马帮的人,给我守住那条险路,不准让那条路上再有任何外来人过到这里,去吧。”

店霄说过话目送着骑兵队领头地人离开,这才用手揉揉脸,装上一斗烟抽过,呼出口气回到甲板上,从水桶中捞起一把海螺,对那些转过头看着他的人高喊道:

“大家放开了吃,这次我们要一直吃喝到天亮,不欢不散,我给烤一盘海螺,一会儿抽签,哪处火堆地人抽到了,就给哪里。”

“好哦,好哦,又能吃到小二哥做的东西喽,快,现在我们就抽一抽,看哪个运气好,一会儿就让他去。”

“快把酒拿过来,等下我们抽到了边吃边喝,都留下些肚子,别装不下。”

“你们先吃着,我过去闻闻味,万一小二哥见我可怜,多给我些也说不定。”

的人马上高兴地叫嚷起来,都认为会抽到自己。

“那边打仗,皇上又专门给他送了信过来,他真的就不急?我以前呆的地方,国王若是来信,那些庄主或者骑士们都会马上放下手中的事情去办地。炎华的皇上写的信也不对,根本就没有安排事情。”

过来要尝尝店霄手艺的店瑰燕看到店霄现在的样子,不解地说道。

离她最近的大小姐轻轻把带着汁水的.:去,用绢帕擦擦嘴对她说道:

“你们那边的国王如果交代要办什么事情,那说明办事情之人的能耐不行,我家地小店子可不用皇上交代,皇上送来这封信其实就是想征询小店子的主意。”

“可他没给出主意啊,他还有闲心烤东西呢。皇上问他,可真问错人了。”

“你怎么知道小店子没有出主意,方才你没看他离开一会儿吗?他笑着回来。说明事情已定,打仗打得不仅仅是哪边的人多。后勤补给才是最重要地,小店子说过,打仗打得就是钱。”

“已定?就那一会儿便定了?那回来怎么不与这些护卫们说?你们的护卫不是也有份地吗?”

“说什么?说我们马上就要打仗了?说让他们都别吃了?让他们都跟着担心?多亏没有让你带兵。不然手下没等战死在沙场上就会被你给吓死的,为将者需泰山崩与前而面不改色,哦,泰山是我们这边很大的一座山。”

“爹、娘、爷爷到是教过我,只是我从没真地领兵打过仗,都是跟在旁边看,学了不少,难道你带过兵?”

见大小姐如此说话,店瑰燕脸上挂不住了,反问道。

大小姐这一会儿已经吃下十多个.面的护卫敬道:

“诸位兄弟,这些日子你们辛苦了,我以战士的身份敬你们一杯。我们炎华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或许吃完这顿饭。我们又要上战场,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为第一神射手,干!”

那些人‘哗啦’一声同时站起,齐声喊过,一仰头把碗中的酒喝掉,又整齐地坐下去,大吃大喝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看到了吧,那一刻我不是他们的大小姐,更是不是他们的东家,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的第一神射不是吹的,是与兄弟们共同拼出来地。”

大小姐缓缓坐下身,对已经呆住的店瑰燕傲然地说道。

“你,你,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地?你会亲自去征战?你不害怕吗?”

店瑰燕有些自卑地问道。

“瑰燕啊,绿野仙踪与别处不同,他们打仗的时候也很少正面与敌人拼杀,尤其是在陆地上,这个确实是真地,你也不差的,别的事情上你做得比男子都好。”

旁边的店霄娘见女儿如此模样劝解道。

“恩,娘我知道的,绿野仙踪不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么?我也有,我有许多别人不如的地方。”

店瑰燕说着话看向依旧忙碌的店霄愣愣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大小姐却轻声说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要打仗了,只是把这个压在心里,就让这一夜好好过去吧。”

临近年关的日子天越发的冷了,好在还有从海边吹来的风,带着些暖暖的湿意,昨晚上刚刚小过的一场小雪也未曾多作停留便消失得缈缈无踪。

阿苏站在码头上看着来往的船只,揉揉被风吹麻的脸,咧开嘴笑着对旁边的一个比他年岁还小的人说道:

“今年的年货都办齐了吗?缺什么跟我说一声,年是一定要过好的,现在日子不错,别舍不得花钱。”

“阿苏哥,你放心吧,我爹今年晒盐赚了不少钱,家里什么都不缺,就是烟花还没有买,别人做的我爹不放心,等再过两天绿野仙踪就会给送,不知道今年能送多少,去年我可是一直放到正月十五呢。”

那个人高兴地说道,还从兜里面掏出一张两寸宽半尺长印有花纹的纸,在阿苏面前比画两下:

“阿苏哥,看看,我手里有一张绿野仙踪的抵金卷,这是五两银子的,我在工艺厂做事情发的,我准备给我娘买些东西,不然娘总是舍不得,你说买什么好?”

“恩,看来你在那里干得还不错,除了这个还有别的东西吧?要我说就买点北边过来的货,尤其是那边在辽国抢来的毛皮,都不错,给婶婶做件衣服,万一今年又有大雪,可别冻了,文叔,您怎么现在才出海?”

阿苏说着话,看到文叔在那边领着一群人要上船,提高声音问道。

“阿苏、阿广也在啊?我不打渔,现在大鱼船出海一趟能赶上我以前半月的了,我听说最近战事紧张,带着他们到外面转转,遇事情好能回来告诉大家一声,有个准备,打渔是顺便,万一打到没见过的鱼就给绿野仙踪送去。”

文叔对这边喊着那边人大部分都已上到船上.那看着大船高兴的心情远远都能感觉到。

“文叔,先别出去,您看,海上面来船了,好多,是绿野仙踪的。”阿广指着海上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