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4章 婚事比试俱费神

第九十四章 婚事比试俱费神

?霄,你要干什么去?来,到娘这来,娘有事情与你?

刚刚安顿好,店霄换过一身伙计的衣服要出去时被娘给喊住,爹也在娘的身边一脸严肃的样子。?

“娘,孩儿要去轩悦楼,这些日子一直没当到伙计,浑身都觉得不舒服,总没有人打赏,心里惦记着,娘,您有什么事情?”?

店霄转回身,把比较好的这身伙计服整了整,看向爹娘问道。?

当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官人,叹了口气说道:?

“霄啊,你妹妹的长相你看到了吧?过了年也十八了,姑娘家的年岁一大,就不好嫁,回来的路上别人看到她都像看到妖怪一样,不是吓得远远躲开,就是喊打喊杀,可把娘给愁坏了。”?

“娘,您别愁,绿野仙踪的人就没有躲,以后只要说她是我妹妹,别人就算是怕也不会再喊打喊杀,妹妹年岁也不是太大,又会那么多东西,不愁嫁的,娘,您和爹好好休息,等孩儿得了赏钱给您买东西。”?

店霄说着话又要往外走,其爹连忙上前几步拉住他,向屋子拖去,说道:?

“霄,跟爹进来,爹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爹,您要说什么,在外面不能说么?”?

被拉到一间屋子中的店霄疑惑地看看父亲问道,想到刚才爹和娘的神情,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其实也没什么,你娘跟我说,那些个未过门的媳妇好象都与你有了夫妻之实,爹就是担心你身子受不了。让你别顾着年轻就没有节制。”?

店霄爹咳嗽了一声,正正表情,对店霄认真地说道。?

“恩?就这事儿啊?爹您放心,孩儿身体好,这方面的事情不用您担忧,对。爹,孩儿在海外的时候弄回来一些酒,对身体好,一会儿让人给您送去些。记得别多喝,孩儿要去当伙计了。”?

没明白爹问这个干什么,店霄回过话又要走。?

“霄稍等,既然你身子好,那个,再多一个妻子也没什么吧?我看瑰燕就不错。又是我和你娘认养地孩子,以后做了儿媳妇贴心。?

你是不是多去和她说说话?”?

店霄爹再次把店霄给拉住,试探地问道。?

店霄这时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刚才娘提那个事情,原来如此,歉意地笑笑说道:?

“爹。孩儿有了她们已经知足了,再不做他想,等以后孩儿找个好的说与妹妹。您放心,绝对是好的,孩儿回头就让人把酒给您送来。”?

说着话店霄紧怕又被拉回去,转身便跑,一直跑到院子外面这才拍拍胸脯,后怕不已。?

“官人,那个事情如何?”?

看着店霄跑出去,当娘的等丈夫出来关切地问道。?

“哎~!不行啊,我又不敢深说,看来+了,霄到是把这个事情揽了过去,等等看吧。”?

当爹的无奈地叹息一声,学着海外地样子耸耸肩。?

“我这苦命的女儿啊,都是娘不好,当初在那边再养一个孩子,教给些东西,也不用愁她嫁不出去,现在哪怕再去找,那些人也没有配得上瑰燕的。”?

“是呀,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个事情?既然霄答应了,那就让霄去操心,我们顺其自然吧,外面起风了,回屋。”?

店霄爹听到妻子如此说,也后悔不已,两个人转身向屋子走去。?

旁边的拐角处这时探出来一个有着金色头发地脑袋,眼睛望了望店霄离去的方向,又看看夫妻二人进的屋子,嘴角动了动喃喃道:?

“我就不信我嫁不出去,这次比试我一定要赢,我要去想想究竟能比什么?恩,先要把绿野仙踪打听清楚了。”?

*?

“不知道那几个一楼的伙计如何了?怪想他们呢,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让他们换换地方,再大一大不适合做伙计,这次……还是上二楼、三楼吧。”?

走在大街上的店霄想到被自己骗了几次的那些伙计,有些怀念地说道。?

“小二哥,小二哥,终于是找到您了,您快跟我走,太上皇让您去呢。”?

店霄刚刚买了一串冰糖葫芦,还未等吃,一个护卫急匆匆赶过来,贴在他耳边说道。?

“找我?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情?等一下,我多买几串地,看来又当不成伙计了,卖糖葫芦的,这些我都买了。”?

掏出一把钱把所有地糖葫芦连带那个草把子都给买下来,举着与护卫一起往回走。?

“小二哥,让我拿就成,您买这么多糖葫芦做什么?我们绿野仙踪自己做的岂不是比这个还好?”?

护卫接过草把子,看那卖相不是很好的糖葫芦疑惑地问道。?

“我闲的,快过年了,大家热闹一下,边走边卖,到家也剩不下多少,两个小弟弟,要糖葫芦吗?一文钱卖你们两串。”?

店霄说着话拔下来两串糖葫芦送到牵手走着的两个孩子面前,两个小家伙果然经不住诱惑,掏出一文钱来,接过糖葫芦不敢相信地看着卖糖葫芦地走远,欢呼一声,笑着跑远,紧怕又让人给要回去。?

“看到了吧?一串糖葫芦就能让他们高兴,人呐!越是得到的多越是不知足,不知道他们长大后还会不会为一串糖葫芦而开心?来,你也吃一串,酸甜可口,这可是冰糖做的,?

天也不会化。”?

看着两个远去地孩子,店霄感慨地说道,又拔下来两串,与护卫一人一串甜甜地吃着。?

“小二哥,您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要去想那些得不到的,珍惜现在有的是吗?”?

“错,珍惜现在地对。得不到的却要想办法得到,人没有了追求,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只是有的人在物资上为自己追求,有的人与别人一同追求,我们就是要寻找追求时的快乐。然后与别人分享。”?

店霄边说边加快速度,等来到太上皇所在地院子,一串糖葫芦刚刚吃完。?

“霄来了?快,坐下说话。霄啊,你们的仪仗队真是太好了,以后要多找些人,等别国来朝时,让他们看看。”?

刚一进到院子中,太上皇便过来拉着店霄的手往椅子处领着说道。?

“好。可以找些人,不干别的。只负责仪仗,此事不急,爷爷您还有什么事情要说么?”?

刚刚被父母叫去一次地店霄现在警惕起来,将将贴在椅子上,摆出一副随时都可以马上逃跑的架势。?

“有事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爷爷从海外回来,现下已安稳。十八年前定下的比试之约也要开始了,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太上皇看着店霄此时的姿势是怎么看怎么别扭,在脚下的一圈范围内来回溜达着问道。?

“原来是比试地事情,简单,爷爷您放心,我一定给您赢下来,别看我那个妹妹从海外回来,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恩,霄说这话我信,只是霄啊,你一个男人去与一女子比,是否有些不好?不知道地人该以为你是在欺负人,你说这可怎么办?”?

店老头见店霄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点点头也问道。?

店霄一愣,琢磨片刻回道:?

“爷爷不用担心,这比试的时候只看能耐,不分男女,至于别人如何去说我不在乎,只要能赢就好。”?

“话是这么说,可霄你的名气太大了些,就算与男子比试,别人也会觉得你在欺负人,这样吧,我们给你想了一个办法,或许能让你不用如此为难。”?

店长庚把话引到了正题上,店霄心说这就来了,不言声地看着三个老者,等待后面的话。?

“这个办法呢,就是不用你来比,我看杨丫头不错,你去说说,让她与瑰燕比吧,都是女子,输赢别人不会说什么,你看如何?”?

太上皇提议道,店长庚和弟弟一同看向店霄,等待他地答复。?

“呃?换人?换成紫萱?这不好吧,当初可是选的我,那玉佩我带了那么长时间,再给出去别人会以为我害怕不敢比呢,况且紫萱也未必会答应。”?

店霄从来都没想到太上皇三个人会让大小姐去比,开始犹豫起来。?

“不怕,先去说说,杨丫头若是真不同意,那还是由你来比,我们再劝劝,这总可以吧?”?

店老头没准备让店霄直接答应,商量着说道。?

店霄微微点下头:?

“好吧,我去找紫萱说,只是比试的内容要先定下来,还要过完年之后才行,不能干扰到我地婚事,过两日爷爷去与杨家说完,我们便快些赶路,到京城过年,先把人都见了,到时在哪个地方办事情再说。”?

“好,一言为定,你去找杨丫头说,明日里我们就去与杨家的老家伙见上一面,把婚事定下来,你可要准备好彩礼。”?

店长庚见孙子答应了,高兴地决定道。?

*?

去往大小姐、柳碧旋几女所在休息处的路上,店霄慢腾腾地走着,一手托着胳膊肘,一手扶着下巴,嘟囓道:?

“这可怎么办?那个海外归来的妹妹怎么说外面的东西也比紫萱见的多,若是比起来,紫萱输定了,此事要好好想想,也不知道紫萱是否会答应?这个不能强求,万一输了,太上皇会不会又气出病来?”?

“如此这个事情就说定了,可别到时候你怕的躲起来?其他的事情我去说,只要你同意就好,我先回去了。”?

店霄心中想着事情,刚来到院子外,未等进去就听到里面有店瑰燕的声音传来,疑惑中往里进又听到大小姐的声音:?

“不送,我见你人微言轻,还是我去说的好,你可别嘴上说的吓人,却拿不出本事来,我就是赢了也觉得没意思。”?

“瑰燕,你来了,怎么这么快就要走?进去坐坐,到哥哥家还不是与自己家一样?”?

店霄见店瑰燕从院子中走出,拦上一步说道。?

“不了,我要回去看爹娘,你那个还没过门的媳妇刚才说了,要与我比试,我已应下,你还是去看看她吧,别到时输了不认帐。”?

店瑰燕扔下一句话绕开店霄离去。?

“诶~?什么比试?她怎么过来说了?难道太上皇先与她们通了气儿?怪了。”?

店霄疑惑地往院子中走去,正好看到站在院子里双手卡腰,气呼呼的大小姐,走过去问道:?

“紫萱,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小店子你来啦?正好,我决定了,这次的比试我代你去比,不信赢不了她,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