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6章 三十之夜谈话深

第九十六章 三十之夜谈话深

小红,你别躲,让我亲一下,就一下,过些日子你就了。”

店霄刚刚走到五丈河自助餐中,一丛长青树后面就有一个好象在哪听过的声音传来,话里面还有小红的名字。

以为小红遇到了危险的店霄放轻脚步,猫下腰侧耳倾听,准备在关键时候制住那个小贼。

“大牛,会让人看到的,哎呀,你胡子这么重,扎得人家疼了都,大牛,过些日子你去哪里?是不是要到其他地方踢比赛?怎么也要等过完年吧?你要小心自己,上次和那么大的块头撞,结果躺了两天。”

小红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店霄听是大牛,这才知道人家两个人躲在这里谈心呢,刚想悄悄离去,却对大牛的话好奇起来,很不道德的继续听。

“我不踢比赛,我要去打仗,上次你不是说我们炎华周围的那些国家都想来打我们么?我要让他们知道我炎华有无数不怕死的人,不容欺凌,看看我这身子,抡起把一百斤重的斧子跟玩似的,我要多杀他们些人。”

“什么?你要打仗?你打什么仗啊?你是蹴鞠运动员,打仗有打仗的人,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许你去,你又没经过训练,上去给人杀啊?你会骑马射箭吗?你会打山地丛林战吗?你拿把斧子还没等冲到人家面前就死啦!”

“死就死,我生是炎华人,死为炎华魂,他们在保护我们。我们却在这边踢那个球,我这心里面总觉得不是个事儿,我已决定了,小红你不要再劝。”

“那你去吧,你一走我这边就嫁人,嫁一个不是那么莽撞的人。你爹娘我也不管,战士们在前面打仗为的不就是我们能活的好吗?踢蹴鞠怎么了?也可以赚钱啊,买来东西给他们送去,不是比你自己冲上去强?你根本就不会打仗。你若是特种部队地,我还支持你去呢。

“你,你真要嫁别人?我,我当初没想到会有这些战事,不然我就不踢蹴鞠了,我也知道自己不会打仗。到那边还可能成为别人的累赘,要不然我不直接去打。我训练一下再去?恩,炎华有招兵的地方,我去那里。”

“大牛,你听我说,你不用去当兵。你继续踢蹴鞠,把得来的钱换成东西给前面送去,我手里也有不少钱。与你合一块儿,绿野仙踪现在有一种新武器,是把一个铁疙瘩射出去,很厉害,就是一发子弹要不少钱,我们用钱给买子弹,让他们多杀敌你说好吗?

我还可以让我的姐妹们一起出钱,你那边不是也有不少兄弟么?大家的钱加起来就不少,这下总行了吧?”

“行,行是行,可那边都是一些大地商家和朝廷在给送东西,我们送去好吗?”

“怎么就不好,至少让战士们知道,他们所守护的人是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你答应不答应?答应了我就让你亲一下。”

“要亲两下,回头我就与兄弟们说去,我亲了啊。”

“好啦,好啦,骗人,这哪是两下?不让你亲了,我们回去,以后不和你来这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监视的死角,一会儿我去说说,让他们把这个地方也放一个暗哨,快,跟我走,哎呀,小二哥?你怎么在这呢?”

小红和大牛说着话刚走出来,就看到躲避不急店霄蹲在那里,眼睛愣愣地盯着地面在看,似乎没有听到小红地声音,当羞得满脸通红的人走到面前时,还一动不动地看地呢。

“小二哥,小二哥,您怎么来啦?”

抱怨地看了大牛一眼,小红凑到近前打着招呼,店霄依然不动。

大牛疑惑中过来推了推店霄,扯开嗓门喊道:

“小二哥,您怎么来了?在这看什么呢?”

“啊?谁在说话?你是……?小马?旁边这个是你弟弟吧?我看蚂蚁呢,最近耳鸣眼花,抓些蚂蚁来泡酒,听说这个不错,哦,我还有事,先走了,小马啊,你带弟弟来找事情做吧?恩,去吧,我看这小子行,你去对管事的说,我让他在这干了。”

店霄把大牛和小红两个人仔细打量了一番说着便大步离开,居然有一种缩地成寸的效果,几步就闪没了影子。

小红愣愣地看了看大牛,蹲下身也往地上看,疑惑地嘀咕道:

“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蚂蚁啊?我怎么没瞧见呢?耳鸣眼花那是上火了吧?应该吃些降火地东西才对,蚂蚁也降火?”

“霄来了?快上到近前,见见朝中的这些大人,你祸闯大了。”

偷听人家说话地店霄刚刚找到皇上这里,皇上就招手让他到前面,说是闯祸,脸上却带着笑容。

店霄上前只给认识的几个人打过招呼,其他的点点头算是知道了,不解地问道:

“官家,我又闯祸了?没呀?最近我都忙着婚事,哪有工夫去干别的?”

“怎么没闯祸?你没闯祸西夏、辽国、越李朝的人能联合起来到我炎华来让我把你交出去?”

皇上故作生气地把眼睛一瞪,说过话自己先笑了起来,一众大臣也都跟着纷纷笑出声。

店霄这才明白,点点头回道:

“官家说闯祸了那就是闯了,哎~!看::再闯闯,让他们派人来的胆子都没有才行,这样,等过完年我会杭州那边成亲时就再闯些祸,官家您要

看看?”

“我?我到是想去,可京城不能离了人,当初还想让你在京城办喜事,我好凑凑热闹,现在看来是凑不上喽,白大人啊,给霄说说那些人怎么说的吧。”

皇上听到店霄要回杭州办事情。有些遗憾,又看向白老头说道。

白老头喝上一口酒,吧嗒两下嘴儿,再咳嗽一声对店霄说道:

“这次他们来使说了,你绿野仙踪在海上打越李朝地渔夫,在辽国的时候用有毒地东西毒他们的百姓。商队又在西夏通过一些手段骗取他们子民的钱财,他们要求我们把你杀了,把绿野仙踪给灭掉,他们就会收兵。辽国也愿意把现在我们占着的地方拱手相让,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哦?我一个人就让他们恨成这样,嘿嘿,成都府茶马路那边是过不来人,不然我估计天竺也会派出使者来说我坑害他们,能让别人如此惦记。我荣幸之级啊,官家。我要求那些使者的伙食由我们绿野仙踪负责,我要让他们以后想起我来就哆嗦。”

店霄拿起桌子上鲍鱼,吃上一口,高兴地说道。

皇上见他吃的香,也夹过一只。欣慰地赞扬着:

“霄啊,原本我就知道你对炎华重要,现在他们一来。我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出兵地借口他们有了,现在就看我们如何应对,霄你给出出主意?”

“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他们要打,我们便打,打不过我们等我们抽出兵来就打回去,不如官家您跟我回杭州吧?刚才您不是说要凑热闹么?正好,过完元夕我们就走。”

皱起眉头,店霄考虑过一会儿对皇上提议道。

“好主意,皇上,老臣认为此计可行,朝中留下几个人主持大局,其他的都随皇上您去杭州凑热闹。”

柴老头当先赞成道,举起酒杯对店霄示意下,仰头喝尽。

“柴大人可否把话说明白些,到杭州是什么好主意?此时正是紧要时候,皇上怎能不在京中坐镇?”

一个坐在右边中间的人出言相问,身份应该和所在位置相符,却是一身便装看不出几品。

孙老头这时也想明白了,扫视了众人一圈,赞成道:

“臣也认为应当如此,如此时候皇上本应坐镇京城,统御四方,现在却要去杭州,换成我们是辽国和西夏的人会如何想?是真地不在乎他们?还是故意示弱,让他们有机可乘?

辽国那边已经没有战力了,前些日子那边也下过一场大雪,西夏虽是在打,兵力投入却少,只是试探,皇上若是突然离开,一定会让西夏犹豫。”

“正是如此,皇上出行必定会带着重重护卫,那边离越李朝就不远了,可以给越李朝造成一个御驾亲征的假象,他们会心甘情愿地吸引这拨兵力吗?或者真是以为来了机会?好!

只是臣要弹劾店霄,他这是在让皇上九五之尊犯险,太上皇和皇上都去了那边,一定会被敌人窥视,万一派人来暗杀,让皇上受了惊吓,他可担当不起。”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用说店霄也知道,转头看去,果然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

“柳御史的弹劾朕准了,店霄如此胆大妄为,朕罚他除了迎娶那些闺女的时候外,其他时候都要守在朕地身边,若有危险让他先上,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皇上看看这爷俩儿,打趣地说道,下面的众臣也配合地同时出声:“皇上圣明!”

随着一阵阵鞭炮声响起,漫天飞舞地烟花照亮了三十的夜,京城中三个自助餐聚集着拖家带口的官宦和富贵之人,每个地方又都有几处台子,上面有人在给表演节目。

太上皇、皇上这边带的人是最多,相互给拜年后便一起津津有味地听着相声,店霄等人也是着装上台,一番表演下来惹得众人欢笑不止。

“霄啊,过来陪我吃些饺子,去年的时候你居然藏私,有这么好地事情不拿出来,以后过年都要如此,可惜,朕不能与民同乐,自助餐放不下那些百姓,只有富贵人家的才行。”

皇上高兴地招呼店霄,说着说着又叹息起来。

“官家莫急,科技的发展只要少走些弯路,多培养点人才,真正地需要的时间不长,至少让官家与民同乐的这个事情上,需要的时间不长,可那需要很多钱,十个绿野仙踪的财力集合起来也是渴望不可及。”

店霄盘算着那些科技发展时候所经历的路程说着,突然觉得压力大了起来,绿野仙踪还是穷。

“十个绿野仙踪也不够,那,我从国库中拿呢?需要多少?你说个数,从现在开始我便让内务省也少花些,有生之年你说的那个科技能出来吗?”

皇上原本只是有些遗憾,听到店霄说还有可能,再也顾不上台上的表演,盯住店霄认真地问道。

店霄此时却犹豫上了,直到皇上又问了一遍,这才咬咬牙,点头回道:

“能,只要官家您不去阻碍一些事情,让那些人放手去干,并愿意拿出钱来修路修以后的‘电线’,那就能,您所要做的就是掌控军权。”“好,朕答应你。”皇上似乎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