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7章 十五过后题已出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九十七章 十五过后题已出

风呼啸,飞雪飘零。

辽国之地一处军塞中,无数的战士骑在马上,手中俱都端着碗冒着热气的酒,同时面向南边的京城方向,任凭大雪落在衣甲之上,任由嘴中的哈气染白眉毛,任刀子般的风刮过脸颊,纹丝不动、目光坚定。

“兄弟们,过年了,今天就是三十儿,我们的圣上一定在念着我们,我们的父母姐妹一定在开心地吃着年夜饭,漫天的烟花也一定在绽放,我们就用这一身热血给他们拜个年吧,兄弟们,干!”

三年征战,已经成为将军的狄千钧手托一碗酒向着京城的方向拜了拜高喊道。

“干!”

下面那些马上的战士也一同举起碗喊道,同时仰头喝光碗中的酒,‘啪嚓’一声把碗摔碎,狄千钧当先翻上一匹战马,手中长枪一引,大叫道:

“擂鼓,兄弟们,跟我冲啊~!给爹娘

“冲啊~!”

那些战士随着大喊一声,抽出武器来,策马从军塞那敞开的大门冲了出去,那‘轰轰’声音如年夜中的鞭炮一样响亮。

“诸位爱卿,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陪朕干一碗,这一碗酒朕敬给还在辽国征战的将士们,干~!”

五丈河这边,皇上看看时辰,站起什么端起一碗酒对那些还在观看表演的大臣们说道,那些大臣连忙收回所有的目光,同样换过碗,齐声附和道:

“为征战的将士们,干~!”

其他人则看着这个与以前有些不一样的皇上。激动起来,目光也变得更加自信。

“夫君,我也敬你一杯。”

谢芙云托着一杯酒凑到店霄旁边,温柔地说道。

林皛瑶、灵儿等人也都纷纷过来给店霄敬酒,顺便看看有了变化地皇上。

喝过几杯葡萄酒的大小姐有些晃的走到店霄面前,打量着他说道:

“小店子。你提个灯笼干什么?来,陪我喝一杯,你是我的好夫君,一会你困了睡觉我给你按摩啊。工匠们做出来的那个按摩用的小锤子不错。”

“紫萱,你又喝多了,我哪里有提灯笼?是挂在那边地,你是看重影了,按摩就不用了,我怕。”

店霄笑着捏了捏大小姐的脸蛋。与她也干了一杯。

“那是谁家的姑娘?怎么离皇上那么近?喝多了还敢上前,惊了驾怎么办?”

店霄和大小姐刚刚喝过酒。一个坐在最右边最末位,酒量同样不怎么好的官,看到大小姐晃荡着样子,出声喝道。

‘刷!’所有人地目光同时看向了他,皇上和太上皇也是如此。又看看他说的人是杨家大丫头,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还没等说话。大小姐那边动了。

扭头、转身、掏枪,‘啪’的一声就把那个人头顶上的灯笼打绳子打断,落下正好砸在那人的脑袋上,这才又晃荡着倒了一杯酒说道:

“你,你说谁喝多了?你信不信,我说打你门牙,就碰不到你犬齿,犬齿你知道吧?就是两边突出来的那个。”

那个人好不容易把脑袋从灯笼中弄出来,看看周围惊得抽出武器又放回去地护卫一指大小姐喊道:

“你们快拿下她,她居然敢带着火器面圣,抄她的家,灭她地九族。”

“庞大人,来的时候我不是告诉你只管吃,别说话么?你怎么就不听呢?快别出声了,退到外面,杨家的姑娘你没见过,小二哥你也不认识?小报上不是印有画像吗?趁着过年大家高兴,快退。”

这人旁边的一个官员使劲捅了捅他,拉着就往外走,这人还没明白过来呢,嘟囓道:

“杨家的是谁啊?本官上任一月有余,为何没听到过?她面圣带火器,应该抄家地,恩,抄……。”

“准!杨丫头不愧是我炎华第一神射,看这枪打的,那么细的绳子都能瞄上,紫萱啊,你不是还有一只短枪么?把旁边另一个灯笼也打下来,比台上地那些表演可好,这样看着就舒服了,打下来朕赏你,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皇上没有去责怪那个官员,也没有不高兴大小姐打的那一枪,指着另一盏灯笼让她继续打,算是一个节目。

“皇上圣明!”

那些官员哪里敢说别的?一同附和,连柳碧旋的爹都没有在这时捣乱。

“还有赏啊?好,我就说我没喝多嘛!官家,听小店子说您要去杭州凑热闹,我保护您啊,我多带些上了膛的枪,谁也别想近您身,那个灯笼是吗?我打!”

大小姐一手端杯说着话,突然把另一边的短枪抽出来‘啪’的一声响过,真就把让那灯笼落了下来,这才晃荡着身子,对皇上旁边的位置敬酒:

“官家,我敬您一杯,您是个好皇上,我心里清楚呢,咦?官家,您抱个椅子做什么?小店子,快,帮官家一个忙。”

她这话一说完,刚才坐在两个灯笼不远处的官员就是一哆嗦,皇上则开心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紫萱啊,还是你懂得让我高兴,看看那些官员吓的,还没有你的胆子大呢,哈哈哈哈!”

其他人也陪着大笑着,在皇上一声‘不用顾着我,自己找人说话吃东西’后,官员们开始拉着平时关系好的人聚在一堆,边吃边说起来。

夜空的烟花依旧,街上的冰灯剔透

声、欢笑声,充盈在炎华的各处,喊杀声、兵器碰撞战的将士之中。

过年的喜庆之时,柳家和宫中都纷纷忙碌起来,除了一些人要送礼回礼,还要张罗着十五过后的杭州之行。

灵儿的爹娘更是准备好一份份礼物去送给那些以往相识又不好意思过来看他们地人。特意穿上以前那些粗布衣服,以免见面时不好说话。

店霄则再次钻进工坊当中,与那些刚回家过完三十儿便回来做事情的工匠们一起琢磨新的东西,大小姐则整日里的练枪,誓要保持住自己第一神射的位置。

“小二哥,可以一次装许多子弹的枪械我们还没有做出来。您说地那个我们都懂,就是在做的时候要求太高,打上两枪就会坏,您看……?”

工坊管事的找到正在与一些工匠琢磨改进膛线的店霄汇报着。

“恩。不用急,能打上几发就说明我们没有做错,新钢材正在研制中,你们现在只要留几个人琢磨这个改进地事情就可以,其他放在别的思路上,有一种子弹。打到东西以后会发生爆炸,这个东西出来。再杀起人时,敌人一见到就会吓跑。”

店霄用木棍在地上画着图介绍道。

“小二哥还有这么霸道的武器?诶呀,那可难啊,若是大一些还可以,就象我们现在研究的这个炮弹。可以把火药装进去,再在火药的周围弄上引火的重物,受到撞击时就会象子弹发射时那样。”

一个工匠比量着子弹地大小。无奈的摇摇头,旁边地另一个工匠凑上前来,拿出样东西邀功一般地对店霄说道:

“小二哥,我们工坊琢磨出来另一种东西,您看看,就是这个,我们叫它投掷弹,找力气大的人一扔能扔出好远,扔出去就会爆炸,哦,先要把这个线拉一下才行,就是爆炸的时间长短不好控制,现在工匠们正在研究这个。”

店霄看到这个东西乐了,是一个前重后轻的木柄手榴弹,点点头高兴地说道:

“好,这个可有大用处,尤其是对付敌人的马队之时,是哪个工匠提出来地?这个的型号就用他的名字来命名吧,既然这东西你们能做出来,那地雷是不是也没有问题?是这样,地雷埋在坑中,上面……。”

‘嘭!啪!’“柳姐姐你看看,我是不是很厉害,那个靶子都给打坏了,还是小店子聪明,告诉我在子弹上划出道道来,结果真地比不划道的破坏更严重,以后我就用这个打人了。”

这边院子中的大小姐把靶子彻底打坏以后对在旁边琢磨其他款式外衣的柳碧旋问道。

“厉害,杨妹妹是最厉害的,以后姐姐就要靠你来保护,你要多带几支短枪才行,来,帮我看看这个衣服穿在身上的时候好不好看?”

柳碧旋夸着大小姐把一张画好的图举起来让她看。

“好看,比起宫里穿的衣服都好看,比我现在穿的也好,柳姐姐,你们不做内衣啦?”

大小姐把图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认同道。

“做,只是总做内衣卖起来太单调,做做外衣和其他的,到时候我们就能形成一个制衣的体系,等我做出来几套女装后就想男装,要给夫君穿最好的衣服。”

把这张纸小心卷起,柳碧旋看着工坊的方向柔柔地说道。

“恩,到时候我要穿上柳姐姐你们做的衣服去展示,你可不要做那些太暴露的啊,那样我只能给小店子一个人看,再有几天就是十五,我都有些等不急了。”

“杨姐姐,你不用急,想些别的日子过得便快,我现在就想由拳镇的乡亲们能把那边弄成什么样子?还有官人说的那个彩礼中的一部分究竟是什么?”

玉儿与宋雨萌合抱着一匹布,往这边走过来说着。

大小姐过去帮忙,想了想说道:

“管他是什么呢,只要好玩就行,成亲后我们或许就要打仗了,你们也练练枪,很简单的,其实就是力量,手上有劲能把枪抓稳,经常打一打就可以找到感觉。”

“杨妹妹说的对,长枪我们用不好,护身的短枪勤练练怎么也能打到人。”

宋雨萌拿过大小姐的短枪比画着。

在大家的盼望中元夕这天终于是到来了,比起三十儿来,热闹丝毫未减,欢笑了一天,撞坏了不少灯笼后,终于是期待着明天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河上冻起来的冰再次被破掉,前面包着厚铁皮的船早早就等在码头上,柳家的亲属们先后地进到船中,不时地与认识的人打着招呼。

皇上同样在放出了风声之后带上一众官员准备去往杭州,只留下些专门处理事情的能吏,让其他三国那些吃东西吃坏肚子的使者们惊讶中迷茫起来。

“今年的冰灯都是从黄河那边运的冰,有些少了,等到杭州我花钱多制些冰,还没看够呢?”

中午起航时,大小姐站在甲板上手上拎一个小冰灯抱怨道。

“也多亏这边不算太冷,不然我们只能走陆路,萱儿啊,成亲以后你就要比试,这段日子准备准备吧,爷爷的题已经出来了。”店霄对大小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