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0章 校场之上来比武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章 校场之上来比武

一场速度上店瑰燕输的很不服气,看向聚在一起庆祝是那个看不上自己的他,蓝色的眼睛忽闪忽闪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小黄门那边喊到让准备第二场比试,方才回过神,换上另一匹马,注视被设置出各种障碍的场地,估算一会儿要做的动作。zui*露书院

大小姐同样换了一匹马,骑在上面,眼睛里是一片迷茫,用手轻轻拍拍马脖子小声对马说道:

“一会儿全看你了,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别把我摔下去就好。”

负责发令的人见两人已准备妥当,举起枪,勾动扳机,‘啪!’的一声枪响过,第二场比试开始。

店瑰燕在大小姐未反应过来之前便策马冲了出去,跨栅栏、走泥地、转小角弯,人马合一,动作干净利索。

大小姐见店瑰燕动了,也催着马向前冲去,如何过这种障碍却是一点都不懂,就凭马的聪明自己左一下右一下的折腾,好不容易过到一半路时,店瑰燕那边已经快要接近终点。

见到自己的人胜利在望,海外归来的那些人欢呼出声,大小姐这边的人则齐声鼓励,又是十几息过去,店瑰燕终于以绝对的优势到达了终点。

“第二场比试,店瑰燕获胜。”小黄门高声喊道。

店瑰燕那边的人高呼一声出来几个人前去接应,大小姐却依旧没停,一边对马说着话一边任由马儿自己想办法,终于在那边的庆祝结束时到达了终点。

“原来还有这么个比法,这场我输的不冤。”

大小姐翻身下马,手摸马头说道,店霄这时带着一脸歉意过来劝道:

“萱儿别难过,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如此比,我以为只比速度呢。”

“我不难过,三局两胜,还有一场。这场我一定会赢,象过障碍的这个,就是提前知道也没有用,练不出来的,好啦。给我换马。”

大小姐露出个笑容,招呼声,把那匹她在这边练习骑射的马牵来,翻坐上去,不甘示弱地与店瑰燕对视。

第三场比试还未开始。在旁边看着的官员们就为自己支持的人紧张起来,只有各别定力好的人才一脸平静。zui*露书院让人看不出什么。

“第三场比试开始!”‘啪!’

随着枪响。店瑰燕和大小姐两个人同时策动马冲出,并开始在马上做起了各种动作,店瑰燕或许是刚才赢了一场,信心十足地把平时成功率不是太高地动作一一做出,居然没有出什么偏差。

大小姐不知为何。动作是做出来了,却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的地方,让人看着别扭。这下林皛瑶、柳碧旋等人也着急了,不知如何是好。

店霄皱起眉头盯住大小姐使劲看,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双手一拍,大声喊道:

“萱儿,拿起枪来做动作,就像你平时练习那样。”

同样着急的大小姐正和自己生气的时候,听到店霄的话,眼睛一亮,顺手便把马身上地长枪给抓起来,一枪在手,大小姐登时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刚才那些做不好的动作现在是流畅无比,配合着各种姿势,枪也开始瞄向各处,凡是被瞄到的人都是浑身一紧。

‘啪!’的一声枪响,天空中开始提早往北飞的大雁中地一只突然顿了顿,接着就一头栽了下来。

大小姐这时正摆着铁板桥的姿势,仰头、对着天地枪让人知道,刚才是她打地,一枪放过大小姐本能般地身子向马侧滑去,同时拉动枪栓把弹壳弹出,单腿挂在马身上,整个人都躲在马侧面的时候,另一发子弹已经装了进去。

正当别人以为她会腰部用力,再从这边荡到马背上的时候,她却突然做了一个众人想象不到的动作,一手托枪,一手使劲一推枪尾,那枪划过道弧线向马另一边的侧前飞去,她则腰往后弯,身子进到马下,手一伸抓住另一边地马镫,来了一个穿裆过镫。

人刚一穿过去,两腿就一夹一扣,圈在了马脖子上,人也变成了面朝外,此时那支扔出去的枪正好落下来在她大头朝下时被她抓住,未做丝毫停顿,‘啪’的又是一声枪响,天上地大雁也跟着再次掉下来一只。

“好~!”

这下不管是哪边的人都不由跟着喊起好来,大小姐此时已经起来重新坐回到马背上,长枪一放,掏出腰间的两支短枪,指向旁边立起来的旗杆,‘啪啪’两枪,把那竿子给打断,这才枪一收带着马冲过终点。zui*露书院

看到她如此动作,另一边的店瑰燕愣了,等过了终点就丧气地低下头回到自己队伍这边。

旁边的一个下人过来帮着牵马对她说道:

“小姐,您别着急,这仅仅是第一场,后面还有七场比试呢,我们一定能赢的。”

“第三场比试,杨紫萱胜~!骑术比试

作为评判的那些人稍一讨论就判了大小姐获胜,其他人见识过刚才大小姐马上的英姿,未有一个提出反对的。

“小店子,我赢了,刚才我那个动作漂亮吧,平时练的时候十次都未必能成一次,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当我拿起枪来打掉一只大雁时,我就突然觉得自己能够做出来,没想到这么轻松。”

大小姐扑到店霄怀中,兴奋地说道。

“好,好,我的萱儿是最厉害的,等一会儿回去我给大家做好吃的。”

店霄也高兴地

小姐夸赞。

这边众人高兴的时候,店瑰燕却依偎在母亲的怀中,望向店霄他们,轻声说道:

“绿野仙踪的人真的就这么厉害?若是换成他,我是不是连一场都赢不下来?”

“瑰燕,你也不差的,只是霄他总是能找到别人的长处加以培养,萱儿这丫头跟了他那么长时间,霄连下人都能培养,又岂能不知道萱儿的长处?可老天是公平的,萱儿这方面厉害,其他的就会差。等娘想想,再给你定另三个比试。”

当娘的安慰着女儿,想到自己地儿子和儿媳妇都如此厉害,输了比试也高兴。

店瑰燕则点着头没有出声,心中想着‘他身边的人果然都不是易于之辈。想要跟他在一起,自己就要也厉害起来。’

一项比试后,赢了的要放松一下,输了的要回去总结,大家按照各自所在的地方散去。只留下站在稍远地方围观地百姓在那里回味。

“小五,看到没有?你平时不是总说自己马骑的好么?与刚才比过的大小姐和那个姑娘比比?”

两个身穿粗布衣服爬到树上的人看过比试后。一个个头高些的人对另一个人问道。

被称作小五地人叹息一声。没有接这个人的话,反而高兴地说道:

“我看见皇上和太上皇了,还有那么多地大臣,回去一定要与我爹娘说,皇上居然没有派禁卫来赶我们。这是好皇上啊,也不怕有人冲过去。”

“害怕什么,有我在这里。谁若是想害皇上我就和他玩命,再着说了,你没看到大小姐地枪法?那种枪听说能打出去好远,你冲一个看看,大小姐离皇上可不算远,说打你鼻子就打不到你眼睛,刚才那两只大雁他们没拣,我们去拿了吧?”

当先说话的拍着胸脯说过,提议去拣大雁,小五则拦住他:

“别去,早就让别人拣走了,你这一说我也发现了,刚才下面就有人拿着那种枪瞄过我们,皇上这次来巡游,我们可不能惹事儿,谁都知道这边杨家才是说得算的,那是大小姐的家,绝对不能给抹黑。”

回到住处的店霄再次摆弄起风筝来,众女带着得胜地喜悦围在旁边给递递东西,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大小姐缠着谢芙云在一块白色的绸缎上描绘卡通图案,不时提起笔来再补一补,见店霄风筝骨架快要做好,凑上去比量一下,问道:

“小店子,你说他们下一项会比什么?跳舞地话会不会要跳三种,可我就这个剑舞练得还可以。”

“不能吧?跳舞就是显示自己最拿手的,跳一个就够了,三种没有什么意思,我估计他们也在想,若真比三种,那我们就要求以后所有的比试都要三种,快,这个骨架做完了,把你的画的东西拿来。”

店霄说着话已经把最后一处地方扎好,招呼一声,大小姐取来了那个有双大大眼睛,圆圆酒窝,嘟起小嘴儿的燕子丝绸,贴在骨架上后,想了想又拿来笔在燕子的身上画了个小挎包,这才满意地说道:

“怎么样?我这只燕子好玩吧?他们别人的一定比不上我,我准备再做一个虎的,吓唬吓唬他们,要有一对儿毛茸茸的耳朵,要有一个可爱的鼻子,还要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额头上写一个漂亮的‘王’字。”

“恩,画出这么个老虎,确实能吓他们一跳,走喽,先把这个放放,差哪个地方回来改。”

店霄在脑海中把大小姐说的老虎描绘了一下,认同到,拎起做好的风筝当先向外走去。

另一个院落中,店瑰燕也在为了以后的跳舞比试努力地练习,一遍遍重复那些动作,直到累得浑身是汗方停下来,对在旁边看着的娘说道:

“娘,下一场我们比试跳舞吗?我觉得她跳舞应该也会不错,万一再输了可不好,不如比兵种配合,他们一定没有见过,这样赢一场,先成平局之势。”

“好,都听你的,你说比什么就比什么,输了也不怕,以后都是一家人,那过会儿就去与他们说,也让他们提前准备一下。”

当娘的看到女儿舞跳的好,对她的提议满意地应下。

放完风筝回来的店霄等人进到院子时,那边的比试的事情就已传了过来,柳碧旋一听说要比这个,高兴地说道:

“小店子,杨妹妹,这次我们应该又赢了吧?两场都赢,他们下面的比试就会胆怯,对我们有利。”

“恩,柳姐姐说的对,现在就让这边的人把那些武器拿过来吧,要掩盖好,明天校场之上一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

大小姐同样高兴地说道。

第二天一早,皇上和太上皇等人带着一众大臣便先来到校场,坐在高高的看台之上准备观看海外和炎华到底哪个在战斗上更有优势。

片刻后,海外的那些护卫当先出现,却并没有穿上任何盔甲,手中更是未拿武器,到是后面跟着的一辆辆被帆布遮盖的车勾起了人们心中的好奇,地上留下的深深车痕,让人知道上面的东西不轻。

待大小姐这边的人也入场后,车上盖着的帆布才掀开,露出来的东西让众人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