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4章 推卸责任已落败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零四章 推卸责任已落败

山上突然换了人,自己的手下冲上去又死伤这么多,领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一边命令全面进攻占下七雄寨,一边召集身边的‘谋士’商讨办法。

“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立下军令状,一定会夺下七雄寨这个紧要之地,给后面的大军扫清道路,原本这七雄寨是准备用来引诱炎华援军才没有直接打下,未曾想他们的援军神不知、贵不觉就已先到,谁跟我说说,我们的特种部队在干什么?”

统领穿戴整齐,坐在主位之上对下面躬立在左右的人责问道。

“将军,此事乃是训练特种部队的人之错,来的时候还说什么特种部队厉害,我却没见他们如何,能到后面去还不是将军统率有方?还不是将军让人不停进攻给他们这个七雄寨无暇搜索的机会?”

刚才在屋子中就是拍马屁的那个人,现在第一个站出来说道。

听到他的话,统领满意地‘恩’了一声,又对下面的人问道:

“你们都说说,这次过来的援军是什么人?大概有多少?我们怎么能占下这个七雄寨,哪个能想出好办法,本将军回去一定会让我叔叔赏赐你们的,阮仲,当初让我先不占下七雄寨的人是你,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统领话一出口,大家都扭头看向站在门口不远处的一个人,这人面色白晢,五官端正,头上的发髻与炎华人相同,身上穿着炎华文人常穿的长袍。

刚才一直略低个头思索地他现在听到统领提到自己的名字。站出来两步恭敬地说道:

“将军,我认为他们这次来的援军一定有炎华的特种部队,并精于山地丛林战,我们来时王上就说过,我们的特种部队时间尚短,如遇上炎华的特种部队一定会吃亏,望将军善用。当初我提议让他们一起过去,在那边形成一股不小的队伍。可以拒敌也可以进攻。可将军却让他们分散开来……。”

“住口,阮仲,你好大地胆子,当初若不是你出的这个主意,我们早就把山寨占下来了,集合在一起那不是等着被人一下子全围起来吗?你居心何在?”

刚才拍马屁地人又蹦出来指着阮仲指责。

阮仲厌恶地看了这人一眼,没有搭理他,对统领再次说道:

“将军,现下已不适合再去进攻七雄寨,我所料不错地话。这次来的援军中定有绿野仙踪,刚才进攻之时,我在山下未见到任何一个七雄寨的人,也没有一个禁军打扮的人,能让他们放心地撤下去除了京城的禁军和贪狼卫,就只有绿野仙踪的护卫了。

京城的禁军除去一部分要留守,其他的都要跟着炎华的皇上。

皇上哪怕是御驾亲征,也不会当先过来。贪狼卫正在和辽国与西夏周旋。更不可能来这里,故此我认定。援军中必有绿野仙踪,不然那些特种部队也不会连个消息也传不回来。”

“阮仲,你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这次不能成功占下七雄寨都是因你而起,你罪不可恕,不然凭将军的本事还能占不下来?”

那人见阮仲当自己不存在,再次大喊着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坐在主位地统领认同地点点头,却没有说话,眼睛紧紧盯在阮仲身上。

“哎~!”阮仲叹了一口气,看向统领

“将军,这次未打下七雄寨都是我一人的过错,等大军到来我便自缚前去领罪,只是现在将军不应再让战士们去强攻,应当退后三十里,占住通往我国的险要之处,以防敌人反攻,并派人回去告诉大军统领这边的事情,让他们早做定夺。”

“阮仲,你休要多说,你让将军后退,那军令状怎么办?现在就派人去告诉后面的大军,岂不是让他们准备好人来换下将军的位置?我们退回去难道是给绿野仙踪从容布置的时间?将军,我以为阮仲其心可诛。”

还是那个拍马屁地人,他似乎与阮仲对上了。

统领一听现在传消息回去自己的位置就没了,眼睛一瞪,冷笑着说道:

“阮仲,好算计,等大军来了你自缚,到时说地话可就不是这样了吧?来人啊,给我把他绑了,关到后面,不准让他出来,等我打下七雄寨再治他地罪。”

令声一出,旁边马上过来四个人掏出绳子几下把阮仲给绑住往外拖去,阮仲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喊道:

“将军,不能强攻啊,快撤吧,绿野仙踪攻时排山倒海,守时固若金汤,不是我们能打的,要等西夏和海上有所动作时,让他们去救急,我们才能在这边做出些事情来,撤吧,将军,后撤三十里,拒险而守,或许能阻一阻绿野仙踪,派人回去,让大军早作唔唔……。”

“哼!还想让我们被他害,将军,早就应该把阮仲绑起来了,凭将军地能耐一定可以打败绿野仙踪。”

听到阮仲被托出去,声音见小,应该是被人堵上嘴后,这才面露欣喜之色,对统领继续奉承。

越李朝进攻的人在统领那边推卸责任的时候依旧在奋力往上冲着,为了能让防守的人分散一些,越李朝的人同时对七个寨子发动了攻击。

一拨拨的拉开一定的距离,每一拨前面都顶着重盾,前面的人如果打不过也不准后退,可以原地趴下,等后面的人上来一起进攻,如此一来冲上去的人开始多了,虽是依旧砍不动那些穿重甲的人,却能

分心少往下扔石头和滚木。

“攻破了,攻破了,我们这边攻破了,大家都跟着冲啊。”

一个山头上进攻的人,等攻到山上的人多起来时,突然发现原来阻挡他们地人突然往后撤了回去。以为是这边守不住败退,立即高兴地叫嚷着,誓要留下这些穿重甲的人。

当这些人顶着箭雨费力地跟着撤退的人来到了一处宽敞之地,正准备寻找更能立功的目标时候,却感觉到脚下的地在颤抖,吃惊地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一看,登时吓得张大了嘴。不知该如何应对。

只见那边过来的马和马上地人全都穿着重甲,一支从来没见过的长枪挺在马地前面。直到又离近不少。这些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便想向后跑,却被后面陆续涌上来地人把路给堵住。

从未见过重骑兵冲锋的这些人连一点抵挡动作都做不出,就被那长枪刺中,或是被撞飞出去践踏在马蹄之下,连续三排重骑兵先后扫过后,这块地上没有一个越李朝的人还能站起来,鲜血、碎肉到处都是,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刚刚上到山头,还没有到达空地的人见到如此惨像。再顾不得什么功劳了,大叫一声转身就跑,身后碍事的人也直接给推开,推不开又挤不过去的,就对着还在那阻挡他的人给一下子。

其他山头上还在攻打的人见这边已经进去那么多人,刚刚露出羡慕的神色就见这个地方地人又都连滚带爬地跑了下来,不解中发现那些刚才冲进去的人没有出来。心中就是一寒,看看自己前面的山寨。又回头看看山下的那心不在焉的督军。悄悄地放慢了速度。

“怎么样?看到我们兵种间的配合了吧?只有真正打上的时候才知道谁厉害。”

店瑰燕从另一个山头用看很远望见刚才寨子中地骑兵冲锋,对寻到这边试验武器的大小姐说道。

“还可以吧。对付他们这样地人随便拿出点东西就够了,我要是他们就找来引火生烟之物,先用烟攻,然后再往上杀,至少要比现在容易。”

大小姐满不在乎地说道。

“哼!烟攻,他们若是用烟攻我就用火攻,已经扎好易燃之物,到时候直接骨碌下去,让他们葬身火海。”

用手一指旁边堆放起来地一个个用干柴做成的大个车骨碌一样地东西,店瑰燕胸有成竹地回敬道。

大小姐看到那东西以后,这才真正把店瑰燕打量一番,点点头:

“不错,知道善用身边东西的人到是没辱没了店家的名声,小店子知道了会高兴,给我腾出个地方来,我要试试手榴弹密集攻击时候的效果。”

听到大小姐这和夸赞一个意思的话,尤其是那‘小店子会高兴’几个字时,店瑰燕莫明地开心起来,连大小姐要占个地方用新武器都没有反对。

“把手榴弹都拿出来,看到人多的那个地方没有?听我命令,一、二、三、扔!”

大小姐带领二十来个护卫找带一处进攻人多的地方,那地方有几个突出来的土包,山上的石头和滚木下去时,遇到土包会弹起来,使得越李朝人伤亡较少,就都向这个地方聚集。

伴随大小姐的喊声,二十个手榴弹同时向那边飞了过去,比起那些滚木垒石的个头,手榴弹是小了又小,从头上飞来的时候越李朝的人根本就未曾注意,直到因工艺原因,爆炸时间不同的手榴弹纷纷炸开时,越李朝人才发现事情不妙。

“妈呀,快跑啊~!”

一个被爆炸后的弹片扎到脸上的人用手捂着那汨汨流血的伤口,再也顾不得后面的督军了,转回身没命的往回跑去。

“还算可以吧,如果能再多杀点人就好了,你们说把铁钉这些东西绑在上面是不是更好?”

看到那一片地方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着,大小姐对身边的护卫问道。

“大小姐,不用放铁钉,工坊正在研究手榴弹的这个壳儿,准备做出来后上面有一个个的格子,爆炸的时候就会自己变成碎片,正在找合适的材料。”

护卫比量着对大小姐回道。

二十个手榴弹的爆炸声不小,这边的动静一出,别的地方不由向这边看来,见刚刚还有不少人在的地方现在除了几个躺在地上哼哼的,其他全没了声息,心中更加害怕起来,一些聪明的躺到死人旁边,弄上点血便不再动弹。

已经找人顶罪的统领和那些与他亲近的人此时也被爆炸声惊到,远远地望着山上,似乎觉得还不够安全,又往后退了退,命人上前用盾牌护住,这才松下口气。

“将军,看样子此地确实是不甚安稳,我们还是退后三十里吧?死的那些人都是阮仲的过错,还好将军英明决断,这才没有全军覆没。”

拍马屁的人眼珠转了转大声说道。

“恩,是该回去守住险要,那就撤吧,若是没有阮仲,我们现在已经占住了七雄寨,他罪不可恕。”

统领也随着这个话找借口,一声吩咐过后,自己当先被近卫护着向后撤去,直到撤出十多里时这才命人让前面还在进攻的人后撤。

防守的店瑰燕和大小姐看到这个情况同时说道:“不好,他们要跑,给我全力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