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0章 县令诈死捉奸细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一十章 县令诈死捉奸细

兴武被大小姐轻松活捉,绿野仙踪的护卫马上又投入上,一场撕杀进行了只有一个时辰,当伴随着爆炸声、枪声越李朝人倒下的越来越多的时候,军师黎天只能无奈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是什么武器?我越李朝的好儿郎啊!”

收拢部队,看到那些人身上的凄惨样子,军师仰天悲叹。

“军师,军师,黎天兄,你不用如此难过,这一次我们至少知道了绿野仙综都有什么武器,只要想办法就一定能够克制他们的。”

阮仲也是心中难受,却还要强装无事去劝军师。

“不难过,我不难过,谁告诉我,这一次我们死了多少人?”

黎天眼睛无神地堆坐在旁边人搬来的一把椅子上,整个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下边的人见军师问损失,马上分开来四处去寻找还活着的人,一番点名,终于得出最后的数,由一个人过来汇报:

“军师,这一次我们死了六千余人,还有一处粮草被烧,葛兴武将军也被他们给抓去了,他们刚才命人射下来绑着信的箭,让我们赎人。”

“不赎,让他死在那边,他若是不带走那两千用来巡逻的人,我们的粮草怎会被烧?六千人,只这一仗就没了六千个小伙子,绿野仙踪死了多少?”

一听到葛兴武的名字,黎天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愤恨地说着。

下面的人见军师问对方死了多少人,全都沉默起来,头尽量地往下低,直到军师再次问道,这才有一个人壮了壮胆,小声说道:

“军师。没看到他们死多少人,一千兄弟刚冲上去的时候,手上拿的兵器根本就打不动,刚准备不要命拉下来几个,他们人的后面就飞出无数个那种能炸开的东西,再后来那些用火铳的人过来,根本就近不得身,弓箭手刚刚能够到,他们就都进到了上面地工事当中。您就让我们撤了下来。”

“我明白了,难道他们的兵器就不能阻挡?”

“军师,其实那些兵器不可怕,火铳用重盾就能当住,小的铁盾也可以,他们能炸开的东西扔的没有弓箭远,只要用盾牌护住弓箭手,再加上骑兵的速度。就能打过他们,这次是我们没有准备。”

又一个从战场上活着下来的人根据刚才看见的说道。

“能打过?好,能打过就好,来人啊,立即按照他说的去做,这个真地能行,我就给你一个大功。”

听绿野仙不是那么不可战胜的,黎天又来了精神,招来人吩咐下去按照这个人说的做。

山上的这边是一片喜悦的景象,不管是海外归来的还是原来绿野仙踪的。

都聚集在一起,说着有趣的事情,比较哪个杀地多。

店霄也高兴,高兴的一个人躲到放置杂物的地方。点上烟斗。吞云吐雾,看那飘飘欲仙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脱离红尘而去,所有的烦恼都不再有。

负责管理这边的人,闻着烟味以为着火了。转到这边一看是店霄。吃惊问道:

“小二哥,您怎么跑这来了?那边刚刚打了胜仗。您不过去看看?”

“不看,不看,怎么看都是那样,我现在是享受胜利的喜悦呢,你抽一口不?这东西好啊,战后一口烟,胜过活神仙,你别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啊,今晚上我陪你一起看东西。”

店霄猛抽两口,缓缓吐出,轻轻闭上眼睛,享受般地说道。

这边的负责人见店霄愿意陪他一起守夜,高兴了,点点头突然又问道:

“小二哥,您在这里大小姐和二小姐可是知道,她们一会儿找不到您该着急了。”

“知道,都知道,她两个聚在一起相互祝贺呢,不用去找,这边货现在都有什么啊?你觉得还缺不缺东西?什么用的最快?”

店霄把别的事情一语带过,站起身来开始问这个人杂物地事情。

他口中相互祝贺的两个人正坐在桌子的两边面对面地盯着看。

“说好了这次是我的人打,谁让你们过来地?这输赢怎么算?”

店瑰燕觉得自己有理,当先开口,那蓝蓝地眼睛中似乎还带有一丝的浅绿。

大小姐回瞪过去,毫不相让地说道:

“说好了那个将军领的兵让你打,可现在是他们的大军到来,怎么还是你打呢?没有我们来,你以为凭借你五千人就能打赢他们?不是我们给你及时帮助的话,你们地人今夜就会死伤不少。”

“我们才不会死伤呢,我们有手榴弹,那东西一炸一片,是你们过来打乱了我们地安排,你抓的人不就是我们要打地吗?还说你们没有和我们抢功?”

店瑰燕绝对不承认自己的人会输,以葛兴武的事情说理。

“手榴弹是我们工匠做出来的?怎么成你们的了,你用我们的东西,比试就算输,功劳也是我们的。”

大小姐抓住这个把柄继续进攻。

“我们比试的是什么?是兵种配合,不是谁琢磨出什么东西,你们的东西又能怎么样,我们配合得更好,那就是我们赢。”

店瑰燕找到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东西防守。

大小姐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说道,端起桌子上的葡萄酒一口喝净,脑袋被酒气一冲,登时有了主意,微微一笑:

“要说兵

,当然是我们的火枪队和手榴弹队相互间的配合最厉攻,近可守,这场比试我们赢了。”

“什么远可攻,你用那枪在远地方打他们的重盾和我们这样的盔甲,看看还能攻吗?这次应该是我们赢,我们用重步兵让他们聚集到一起,然后用手榴弹扔,就算有的弹片打在身上也会被盔甲挡住。”

店瑰燕针锋相对。

“是我们赢,不信找小店子来。让他给评评理。”

“是我们赢,找就找,怎么评都会是我们。”

“咦?人呢?”

争执中的两个人,四处一找发现店霄没了,又不甘心这样失败,再次同时说道:

“这次不算,再找一次来比,看看谁厉害。”

归善县县衙门口几日来到此想要见县令一眼的人已经记不清有多少,那日县令被人行刺的消息传出来后。就有东莞县地百姓到这边来看望,都被在这边帮忙的童童用‘公子身体不适,还需静养几日’话给打发了。

东莞县的百姓难过是尹非凡有恩于他们,归善的百姓同样不好受,这几年来东莞县的变化他们都看在眼里,现在这个县令终于是到自己的地方了,本以为能过上好日子,却突然遇到行刺。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好日子就没了。

那日在茶馆中喝茶听到这个消息的老爷,在知道尹非凡出事儿后,马上向那边赶去,半路上却遇到了一伙绿野仙踪地人,打头的那个一眼就认出这个老爷的身份,连忙跑上前去问明事情,听这位老爷要去看尹非凡,绿野仙踪的这人凑在他耳朵边说了几句,老爷当时又转身回去继续喝茶了。

“冤枉啊。大人,您要给小的做主啊,小的冤枉啊。”

天刚刚亮,归善县衙门口那登闻鼓就被人敲响。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个头矮小的一个男人。

“你有何冤情?把你地状纸拿出来,我们会交给大人看的。”

两个守在门口的衙役,见有人喊冤,走到近前说道。

“我冤啊。我要见青天大老爷。我要和大老爷说话,冤啊。”

这个人没有拿出什么状纸。

站起身,嘴上喊着冤,就要往衙门里冲,被护卫一把抓住,给甩到旁边,对他瞪了一下眼睛说道:

“大人是你说见就见的?大人有要事在身,没工夫搭理你,快把状纸拿出来,我给大人送去。”

“什么?青天大老爷忙啊?那好,那我改日再来,我冤啊,谁来给我做主啊……。”

这人听到衙役如此说话,说着以后再来的话,转身喊冤离开,若是有人在对面仔细看他,就会发现,这人居然是一脸的得意。

这一天当中来了几个喊冤的,还都非要见县令大人,在衙役用不同的理由给阻住后,又都离开,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县衙的墙外面,俱都一身灰色地衣服,脸上也蒙着会色的布,在月光的照射下,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这是两个人。

趴在一个墙角阴影的地方躲过巡逻地这拨人,两人同时从怀中掏出一个后面拴有绳子地铁抓,向墙上一扔,拉紧后,纷纷手抓绳子脚蹬墙地来到上面,收回铁抓,纵身跳下,落地时连续滚了两圈,几乎无声无息。

两个人又寻着路来到衙门中的一处亮灯的房子外面,爬上房,从上面大头朝下吊着倾听。

“公子~!公子~!您怎么能扔下童童不管啊,公子,您在哪里啊,百姓还等着您给断案呢,童童可不能没了公子啊,嘶!嘶!公子您放心,我一定按您说的去做,把这边的事情弄好,然后童童就去寻找天下地神仙,一定让公子您活过来。”

里面传出地是一个孩子抽噎着的说话声,两个在房上地人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一个人伸手在嘴上沾点吐沫,轻轻把窗户弄个窟窿,单眼往里看。

只见一个穿着孝衣的半大孩子把一样样的东西从食盒中往香案前面摆,三支燃烧的香后面是一幅画像,正是尹非凡的,这人见此,收回目光与另一个示意后,两人身子往上一蹿,片刻后又沿着来时的路安然离去。

‘叮叮叮’香案旁的一串儿悬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刚刚哭得凄惨的童童,立即止住哭声,把那些菜又装回去食盒中,爬到床下面,拉开一个垫子,往里一钻人就没了。

“公子,快来吃东西吧,他们的人走了,晚上在衙门中打更的也不在。”

童童从上面的台阶走下来,把菜在桌子上摆好,招呼在灯下低头写东西的尹非凡。

“好,我这就吃,这几天辛苦你了,没想到这相临的归善县如此麻烦,那么多几年前过来的人,根本就分不出哪个是敌人的奸细,不把他们揪出来,有些事情我也不敢做呀。”

尹非凡放下笔,来到桌子旁坐了对童童说道。

“恩,公子您继续装死吧,这下他们见您没了就不会再躲起来,一定会以为有机可乘,等他们一露面就能抓住他们,我一点都不累,骗人最好玩啦。”

童童帮尹非凡挑着鱼刺,精怪地说道。“先不用急,等绿野仙踪安排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