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13章 末世法则

第十三章 末世法则

看到这里,蛮族之王的心里充满绝望和后悔,脑海中最后的念头,就是自己好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接着,荣耀行刑官的利斧,就砍在了他的身上。

叶湛一个贴地滑行,来到一脸惊愕的荣耀行刑官面前,嘴角微微翘起,开启了【无极剑道】,攻击力瞬间提升一倍多,一刀砍刀荣耀行刑官的身体上。

1级的进化者,身体素质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了一点,外加一个技能,而且叶湛如此惊艳的一刀,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被一刀直接拦腰砍成了两截。

一秒,仅仅一秒的时间,本来三人合围的战局,瞬间被叶湛一人干翻两个。

这一切,看似简单,实际上都是叶湛早就计算好了,在杀死了异形虫之后,他虽然看似是在那里放松,实际上却是不声不响的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观察好了张武他们三个人的角度,想好了一击必杀的方法。

他的大腿受了重伤,必须得用特定的方法,才能够杀死这三个人,否则的话,他一条大腿基本上废了,那么对付他们三个人,可能还真是有些困难。

之前,他在击杀异形虫的时候没有施展出蜘蛛丝、【风之翼】还有【无极剑道】,就是在防备着他们,否则的话,刚才杀死异形虫,用的时间肯定更多。

这隐藏的东西,果然是帮助了他大忙。

转职成武器大师的吴总,一脸迷茫的站在那里,茫然的环顾四周,听着地上荣耀行刑官还没有死透而发出的惨嚎声,脸上的肥肉一阵抽搐,打死他都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自己自从学会【跳斩】,基本上无往而不利,对上任何人,基本上都可以一击必杀,于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为什么跳到这个年轻人身边,对方忽然就不见了?

尤其是,对方的大腿已经明显是基本上废了。

对面的这个叶湛,真的只是一个2级的进化者吗?但是那蜘蛛丝是怎么回事?那身后的羽翼是怎么回事?他有几个技能?这……不公平……

但是不管他如何不能理解,战局已定,荣耀行刑官,未来万人崇拜的【铁斧】,此刻已经倒地地上,血水流了一地,还在大声的嚎叫着,而蛮族之王吃了荣耀行刑官的一斧,斧子嵌入后背,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吴总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双手紧紧握着那把钢纹剑,冷风吹来,吴总狠狠的打了个冷颤,看了看一脸愤怒的曾诚和面带微笑的叶湛,咽了一口吐沫,瞬间清醒过来。

“两位……两位大哥,我都是被那两个人协迫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也不想的,四级精英怪我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吴总一脸哭相的说道,泪水直流,看起来真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没有人想死,尤其是在黑暗之夜中存活下来,并且成为进化者的人,更不想死。

叶湛冷笑不语,一瘸一拐慢步走到呻吟不停的蛮族之王身边,举起唐刀,直接在蛮族之王的脑袋上挥过。

此刻叶湛的【无极剑道】依旧在开启状态,蛮族之王的脖子,丝毫不能阻挡叶湛的长刀,齐根而断。

从脖子里喷出的鲜血,直接把脑袋顶出二米多,地面瞬间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看着蛮族之王终于被自己杀死,叶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中一片轻松,仿佛正式向前世的自己告别。

这一世,我不会再被你欺骗,胖子不会死,父母不会死,弟弟不会死,我要带着他们一起活下去,所有阻挡我的人,都将成为我刀下亡魂。

之后,叶湛走到那个荣耀行刑官的面前,一刀也砍下了他的头颅,以免他继续在那里大声的嚎叫,再引来其他的怪物。

“胖子,杀了他!”叶湛举起沾满鲜血的唐刀,指向吴总,淡淡的向曾诚说道。

听到这道声音,曾诚和吴总全部睁大了双眼,一脸错愕。

曾诚虽然之前杀了许多怪物,但是却从没有杀过人,这吴总虽然可恶,该杀,但是自己却也没有杀他的意思,以前在这个城市混的时候,想杀的人多了去了,但也是只是想想罢了。

而吴总却是没想到这叶湛真的要杀他,而且不留一丝回转的余地。

“叶哥,这样不好吧?说起来咱们两人的武器,还是从他那里得到的,要不然就让他自生自灭吧?”曾诚有些为难的说道,让他下手杀人,他真下不去手,哪怕是刚才吴总他们对他们起了杀心。

胖子这个人,实际上还是心地很善良的。

吴总一脸惊慌的道:“是啊,朋友,我不求你们报答,只求你们饶了我的命,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们,对,我有很多钱,我都给你们。”

说着吴总就从身上掏向大把的钞票,加在一起有几十万,随身携带那么多钱,也真为难他了。

叶湛摇了摇头,神色坚定,丝毫不为所动,淡淡的向曾诚道:“胖子,你太心软了,不适应现在的世界,如果再这样下去,早晚要吃大亏,如果今天我们两人落到他们手上,早就死了,所以,他们必须死。”

曾诚紧咬着牙齿,眉头紧皱,神色挣扎,双手握着宽刃大剑,松了又紧,不知该如何决择,理智告诉他,此刻杀掉吴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看着眼前一个大活人,眼睁睁的看着他,曾诚真的下不去手。

吴总看向一脸平静的叶湛,又转头看向犹豫不决的曾诚,神经高度紧崩,浑身布满冷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打扰了曾诚的思考,此刻自己的小命,就握在眼前这两个人手里,稍有异动,随时都可能身后异处。

现在只看这个胖子的决定,如果他放过自己,可能自己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吴总浑身的衣服,早已经全部被汗水湿透,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此刻对他来说,每一秒,都似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的双眼一动不动满怀希翼的盯着眼前的胖子。

黑压压的天空仿佛触手可及,周围没有一丝风,现场充满压抑。

“呼~~”曾诚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打破了这片寂静,他双手松开紧握的宽刃剑,无力的垂落下去,眼中满是沮丧。

“对不起,叶哥,我下不去手。”曾诚低着头,无力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