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203章 叶哥你太禽兽了

第二百零三章 叶哥你太禽兽了

感谢震北一的月票。

谁都没有想到,‘逼’得战狼帮喘不过气,只能解散,马上就要统治整个NPC营地的教廷,在它最风光的时候,却被人当众打脸,而且是丝毫没有顾忌的直接出手。

“站住!”

教皇双眼冷冷的看着叶湛的背影,声音中充斥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哼!” ”

回答教皇的是一声冰冷的“哼”声,接着,叶湛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道口里,竟然丝毫没有把教皇的话放在以上。

营地一楼内,所有的进化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是几乎全部的人的眼中都是茫然,营地里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个猛人?竟然连教皇的话都不理,视教廷千余信徒如无物?

“哈哈,叶哥好样的!”突然曾诚哈哈大笑一声,眼中充满兴奋,面对教皇的时候,可是把他憋坏了,被打压的根本抬不起头来,只能处处受气,但是帮助夜小城他们,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意思,也不好意思叫叶湛他们帮忙,所以只能吞下。

但是现在叶湛刚一来到,就让整个教廷吃了一个哑巴亏,狠狠的‘抽’在了教廷的脸面上,这样的情况,怎能不让曾诚‘激’动?

我怕你们,你们可以惹我,但是你们却不该去惹叶哥啊,找死都不带这样的,被叶哥直接撞飞那都是轻的,得罪了叶哥的有几个现在还能站着的?

不过你们这群小子还是有‘药’可救的,嘿嘿,老子一身‘肉’不怕挨刀,如果你们哪天不小心惹到‘玉’思琪身上,那细皮嫩‘肉’的,如果受点什么伤的话,估计叶哥会拿你们整个教廷来陪罪。

“嘿嘿!”曾诚自顾自的笑着,已经非常期待教廷去找‘玉’思琪的麻烦了。

接着,曾诚突然想起曾诚身上背的那个小丫头,在曾诚印象中,叶湛可从来没有这样过啊,不管是雅儿,还是‘玉’思琪,叶湛从来没有这样背过一个人,而且是如此的焦急样子,非常的有点不寻常啊?

“难道……叶哥看上了这个小丫头不成?”曾诚有些恶意的想着,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只有叶哥喜欢上这个小丫头,才会如此焦急吧?不过,那个小丫头年龄不大吧?看她那模样还是身身材,顶多也就十七八岁,‘弄’不好还不到十七岁,这样的小丫头,叶哥都下得去手?

想到这里,曾诚沉重的叹息了一声,在心里道:“叶哥,你真是太禽兽了,连这么小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教皇淡淡的看了一眼曾诚,不去理会模样奇怪的这个家伙,转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NPC守护者。

“为什么?守护者难道以后不会再干涉进化者之间的事了?”教皇淡淡的向NPC守护者问道。

其它人听到教皇的问题,同样停止了议论声,坚起耳朵想要听听守护者的回答,他们同样对刚才的事比较好奇,按理说刚才那个青年属‘性’恶‘性’伤人,已经足够NPC守护者出手了,但是直到那个青年消失在楼道口,NPC守护者也没有反应。

如果真的像教皇所言,NPC守护者不再禁止人与人之间互相攻击,那么以后营地之内也不在安全了,实力高的人完全可以奴役那些低级进化者。

所以所有人都对这个问题非常的关注,甚至把之前叶湛横行的事都放在了脑后,注定的想要听听NPC守护者的解释。

守护者虽然属于没有智慧没有感觉情的机械生命,但是却能够进行简单的沟通,比较一些简单的问题,只要和守护者的友好度达到一定程度,就能问出来,不过友好度却只能用金币来收买。

所以一般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毕竟就算和这些守护者的关系再好,对方也不可能专‘门’保护自己,只能进行一些简单的沟通,傻子才愿意这样做。

不过显然教皇也这样做了,只不过他的这个做法,却是为了对NPC有更加深入的了解,比如现在的这个问题。

守护者机械的转过脑袋,看了一眼教皇,用冰冷的语气道:“贾明强行阻拦他人前进路线,有意行凶,叶湛无害人举动,所以无法引发NPC守护者进行惩罚,而且,叶湛属于全世界第一个满级‘声望’的拥有者,和所有NPC的友好度全部都是‘最好’,只要不在营地内大打出手,依照NPC条例,我们不会出手干涉。”

听到守护者的回答,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一副恍悟的神‘色’,原来如此,按照法律程序上来说,也有一条自我防卫,根本不触犯法律,而守护者所说的意思,明显和这个意思一样,如果这样说的话,反而贾明有可能会受到NPC守护者的惩罚。

许多人都清楚被撞飞的那个教廷之人叫贾明,那么另外一个叫叶湛的人,应该就是那个撞人的青年了。

不过,那个满级声望,暴‘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整个申城NPC营地,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达到满级声望的存在,纵然教皇也不行,但是刚才的那个青年,绝对不属于他们这一类,也绝对有傲视他们的资格。

他们没有听说过营地中有一个叫叶湛的人,但是从今以后,叶湛的名字,深深的印在了他们的脑海,毕竟能直接挑衅教廷的人,整个营地还不存在。

而教廷吃焉,要数马上就要解散的战龙会一方最开心了,对于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教廷,能看到他们倒霉,实在是非常让人赏心悦目的一件事。

“哈哈,太喜乐见闻了,我特码要笑了。”三子听完守护者的话,很没有形象的直接坐在地上大笑了起来。

“太逗了,刚才还一副仿佛救世主一样的教廷,没想到转眼间就被人狠狠的‘抽’在了脸上。”

“噗,不行了,我也忍不住要笑了,这特么的太喜感了有木有。”

“叶湛真及神人也,你们谁认识他,给我介绍一下,哥要认他做大哥,有这样霸气的大哥罩着,以后谁敢得罪哥。”

“哈哈,我不认识,不过,就你那熊样,还自称哥?还想当人家小弟?我看当小弟弟还差不多吧。”

“……”

“哈哈!”

战龙会一方,因为叶湛的突然出现,然后在狠狠的‘抽’了教廷一巴掌之后,又突然消失,已经笑翻了天,高谈阔论声此起彼伏,完全不顾忌不远处教廷千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