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252章 寻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 寻人

30岁左右的女人名叫唐娇兰,只是中学毕业的她,除了一身力量大,打架不输于男人之外,论文化水平,真的不是太高,听完叶湛的话,陷入思索之中,觉得叶湛的话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却又一时想不明白。

叶湛看了看眼前的数千人,突然想起小林的父亲,之前看到小林被杀的时候,叶湛当时满脑子都被愤怒所填满,根本没有顾忌到小林的父亲,只想着替小林报仇,之后和国王战斗,然后从沉痛中恢复过来之后又开始融合武器,一直没有想起小林父亲的问题,此时闲下来才想起小林的父亲。

“对了,你们有没有见到小林的父亲?”叶湛突然向唐娇兰问道。

“小林?不认识!”唐娇兰皱着眉头摇头道,根本想不起来小林是什么人,她是排名前10小组里面的人,而小林所在的小组,排名在300名开外,不认识小林很正常。

“就是之前被城卫军从王宫里面带出来,最后被射杀的那个少女,还有老人。”叶湛赶紧补充道,虽然在一开始的战斗中,自己四人有所收敛,没有伤害到昏迷的小林父亲,但是倒在地上的他,有没有被其它人踩死,或者被后面攻击过来的翼龙杀死,又或者被天上掉下来的直升机或者翼龙砸死,都是不得而知的。

任何一个意外,落到还只是普通人的小林父亲身上,都能直接要了小林父亲的老命,没有丝毫意外的可能性。

“我知道,是不是那个设计了迷之城的那个老头?”

突然,唐娇兰身后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向叶湛道:“如果你说的是设计了这座迷之城的老头,我刚才看到了。”

“在哪里?”叶湛看着这个中年人快速问道。

“之前你们进入王宫里面之后,我们以为老头死了,正准备把他的尸体处理掉,没想到抬起他的时候,他又醒了过来,然后抱着他只剩下身体的女儿,走了。”

“什么?他们去哪里了?”

“应该回家了吧,不过,当时那个老头伤的很严重,胸口被铁片扎出来一个大洞,不停的流血,眼见已经出气多入气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赶快带我去!”叶湛听完脸色一变,猛喝一声,拉起那个中年男人的手,就向广场外冲去。

本来把叶湛等人团团围住的数千人群,迅速的让开了一条宽阔的大道,让叶湛能够穿过去。

曾诚和玉思琪以及管思雨三人,紧随其后。

中年男人的手臂被叶湛抓的生疼,但是中年男人却只是咬着牙不敢吭,默默忍受着,开玩笑,这样的一个杀神,他就算死也不敢惹的这个青年不痛快。

叶湛那恐怖的速度,带着他奔跑起来简直像被一辆跑车拽着一样,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够在叶湛的拉扯下勉强跟着,道路两旁的房屋和树木迅速后退,使得中年男人只能模糊看清楚左右两边的事物,不过就算这样,认出通往小林家的路,也已经足够了。

两人以极快的速度,穿越在迷之城的街道上,向着小林家冲了过去。

而还在广场上数千人,见无法说动叶湛,最后只能全部无奈选择离去,商量迷之王国接下来的发展路线。

在中年男人的指引来,叶湛二人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一座简易房的门前,这座房子是用木板加上三合板搭建而成,甚至许多地方都是大洞,整座房间的大小,不足40平米,只能勉强称之为房子,由此可见,小林家生活的窘迫。

“就是那里!”中年男人伸手一指那座简易房大声喊道。

叶湛瞬间丢下中年男人,自己单独一个人,火一般的向着简易房冲了过去,接着,猛的向着房门推去。

“轰!”

房门直接被叶湛推开,接着,房间内的一切,全部呈现在叶湛的眼前。

然后,叶湛愣在了门口,一动不动,仿若石化。

而被叶湛拉过来的中年男人,用力揉着之前被叶湛抓着的手臂,上面一片淤青,可以想像叶湛手上的力道。

中年男人一边揉着手臂,一边眦牙裂嘴的走到了房门口,向着房间里面看了过去,接着,同样愣在了那里。

房间里面,只有简易的两张床,还有一些生活需要的物资,除此之外,其它的东西很少,整座房间里,散发着一种腐臭的味道。

而在房间正中央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怀里抱着一具无头的女子尸体,无声的躺在一只破旧的椅子上,胸口处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老头胸口处所有的衣服,老头躺在那里,低着头毫无声息,像是死了一样。

紧接着,曾诚三人同样追了过来,看到房间里面的一幕,同样愣在了那里,看着这两具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尸体,三人的脸上满是不能置信。

被叶湛带过来的中年男人走进房间,用手碰了一下小林父亲的尸体,尸体上一片冰冷,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温度,中年男人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至少已经死了半个时辰。”

说完中年男人直接退出了房间,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呜呜……”管思雨听到中年男人的话,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哭了出来。

叶湛缓缓仰起头,喉结不停上下涌动,显然心中也是极度不好受。

不忍再看房间中那让人心痛的一幕,叶湛转身走出了房间,站在房间门口,心中满不是滋味,感觉非常的堵得慌,想要发泄出来,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发泄。

在房间门口站了一会,叶湛手颤抖的从胸口里掏出一根香烟,想要点上,舒缓一下心中的郁结,但是手指夹烟,心中却一点也升不起点染的念头,最后叶湛烦闷的狠狠的用力把手中的香烟扔在了地上。

香烟被摔在地上,接着弹起,又落在地上,向前滚了一段距离,滚到了中年男人的脚边。

这一刻,叶湛的心中充满了无力感,纵然他有天大的本事,但是现在也不可能救活房间里面,无声躺在那里的两人。

本事再大又如何,在面对灾难的时候,依然和那些普通人一样,只有承担痛苦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