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374章 曾诚醒来

第三百七十四章 曾诚醒来

npc营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厅里面的人慢慢多了起来。=

因为建造华夏城的原因,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不过,因为事先有过详细的规划,所以各项事情,都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天刚亮,四支清剿怪物的队伍,就从营地里面出发了,每支队伍,都达到了上千人。除此之外,还有一支达到300多人的队伍,赶在清剿大军之前,偷偷的向着北方冲去,他们的目标,是能够给全城提供电力供应的核电站,等他们成功之后,和清剿大军汇合,之后一起回来。

当然,还有一只奇怪的军队,是由赵龙率领,他们的任务清简单,把建造城池所需要的前期工作,先准备好。

至于总建筑师刘景,依旧在他自己的小屋里面,盯着设计图纸,在做最后的检测,力求不出现一丝一毫的问题。

而叶湛,则是完全没有理会城池建造的事情,事实上,叶湛对于城池建造,没有任何的经验,对于自己不懂的东西,叶湛从来不会指手划脚,所以,叶湛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把一切事情全部甩给了刘景,而他,此时则是带着玉思琪,来到了曾诚的房间里面。

曾诚的房间不大,和叶湛的差不多,不过,此时曾诚的房间里面,却已经有两个人了,一个是常菲,看她双目通红的样子,估计是一夜都没有怎么休息,叶湛还以为常菲真的把曾诚一个人扔在一个大房间里面,然后给他一盆水还有纸巾,不过现在看来,却是他多虑了,常菲完全舍不得把曾诚扔在那里,至于剩下的一个,自然就是管思雨了。

“小混蛋,你不是说胖子没事吗?为什么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任何苏醒的迹像?”常菲看到叶湛刚走进房间,就赶紧抓着叶湛问道。

叶湛把常菲的手推开,轻笑一声道:“你在这儿守了一夜?难道就不怕我给曾诚我不是说过吗?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胖子才会苏醒,现在的他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你急什么,当然,如果你想要让他赶紧醒来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他的鼻梁骨打断,我保证,他立马就会醒过来。”自从和玉思琪昨晚那啥后,叶湛就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一直都处于愉悦状态,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哼,老娘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常菲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叶湛的调侃而感觉到难堪。

旁边站着的管思雨,听到叶湛的话之后,突然圆圆的小脸一红,想起了自己上次把叶湛的鼻子打断的事,当然虽然事情最后一了百了了,不过管思雨却一直都把这件事藏在心底,不敢告诉别人的。

就在这个时候,跟在叶湛身后的玉思琪,缓步走进了房间里面,向着常菲和管思雨微微一笑。

常菲和管思雨同样向玉思琪微微一笑,紧接着,两个女人愣在了那里,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玉思琪,特别是常菲,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眼珠子都愉掉出来一般。

“你,你,你,你……”常菲手指点着玉思琪,‘你’了半天之后又指向叶湛,同样‘你你你’但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倒是管思雨,本来满脸通红的她,瞬间变得更加的通红,手指着叶湛,大叫一声:“你这个大坏蛋,竟然真的下手了!”

两个女人同时看到了玉思琪脑后的发髻,再联想到她和叶湛同时出现在这里,作为同是女人的她们,一瞬间就想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叫真的下手了,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叶湛盯着管思雨问道。

“哼!”管思雨重重的冷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看叶湛,不过,从侧脸却是能够看出来,此时管思雨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时候,常菲终于喘过了一口气,手指着叶湛道:“好啊,你个混蛋,没想到千防万防,到最后还是被你这个混蛋得手了,好手段啊,真是好手段啊,真是没想到……”说到最后,常菲恨的咬牙切齿,两只眼睛狠狠的瞪着叶湛,仿佛要把叶湛给活活瞪死。

至于站在叶湛身后的玉思琪,则是一脸的微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点没有上来帮助叶湛解围的意思,仿佛很希望叶湛吃庵的样子。

叶湛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无辜,这是哪里跟哪里啊,自己哪里处心机虑了,哪里机关算尽了,哥这是顺理成章好不好?

不过,这个问题,叶湛还真不好解释,俗话说,越描越黑,何况是面对常菲这个以死打蛮缠著称的小魔女,自己就算再怎么解释,估计她都不会相信一句。

叶湛不再理会常菲,而是走到正在昏迷的曾诚跟前,看了一眼正在呼呼大睡的曾诚,此时曾诚身上的所有伤势,都已经完全恢复,就算是胸口处断掉的肋骨,都已经接着了,看此时曾诚一脸满足的样子,叶湛毫不怀疑,此时曾诚正在做着他的春秋大美梦,至于是什么梦,叶湛就不得而知了。

摇了摇头,叶湛抬起右手,竖掌成刀,狠狠的向着曾诚的大腿切去。

“小混蛋,住手!”常菲满脸惊慌的大叫一声,向着叶湛正在下挥的手冲去。

“噗!”叶湛的掌刀,在常菲赶过来之前,狠狠的切在曾诚的大腿上。

“啊……”

一声凄惨而又悠扬的吼叫声,从曾诚的嘴里喊了出来,接着,曾诚瞬间坐了起来,一把抱住自己的大腿,喊叫声丝毫没有停顿的从他的嘴巴里喊了出来。

房间里面其它人全都不由自主的用手把耳朵堵了起来,避免被曾诚的吼声把耳膜震破。

曾诚足足以最大分贝的声音,喊了十几秒钟,才算是停歇了下来,不过,曾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张开大口惨叫了起来。

“啊……”

“停!”

为了避免而耳再次被污染,叶湛大吼一声,直接用手抓起曾诚的枕头,盖在了曾诚的脸上,紧接着,曾诚的喊叫声,嘎然而止。

叶湛把枕头缓缓下移,露出了曾诚的双眼,然后伸出手指,放到曾诚的面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然后转头看向常菲那充满杀气的脸庞,微微一笑道:“还能喊叫的如此大声,看,一点问题都没有。”

紧接着,叶湛把曾诚脸上的枕头拿了下来,然后……

“啊……”

曾诚正在张开状态的大嘴,双目充满迷茫的盯着常菲,继续惨叫起来。

“给我闭嘴!”

突然,常菲掏出手指,把手头直接塞进了曾诚的大嘴里,满脸怒气的道:“喊什么喊?像个大老爷们么?”

曾诚的喊叫声,再次嘎然而止,脸上挂满委屈的表情,含糊不清的道:“惯性,这是被打断之后剩下的!”

“……”常菲翻了翻白眼,把枪从曾诚的嘴里收了回来。

叶湛嘿嘿一笑,凑到曾诚面前问道:“感觉怎么样?”

“很累,想睡觉!”曾诚快速的回答道。

“呃……”叶湛听到曾诚的回答,一脸的无语。

从戒指里面取出几个苹果,递到曾诚的面前,然后,又拿出一瓶生命药水,又从戒指里面拿出一个酒杯,递到曾诚跟前道:“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先。”

“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你昨天喂给胖子和思琪的**吧?”曾诚还没有问出来,常菲赶紧伸出手指指着那个酒杯,然后向叶湛问道。

听到**,曾诚和玉思琪满脸疑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提到**了,而叶湛,则是满脸黑线,这常菲,竟然认死了自己昨天喂给这二人喝的是**了。

叶湛索性不再理会常菲,向曾诚道:“没事,喝吧,这是稀释过的,药量只相当于昨天的三分之一,应该不会有问题。”

曾诚的脸上满是疑惑不解,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过还是慢慢的伸出手,向着那个酒杯探去。

“被稀释过的**?**被稀释过,难道就不是**了吗?”常菲再次抓住叶湛的手臂,死活不让曾诚拿到这杯酒。

“操!”叶湛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冲着常菲吼道:“晃什么晃,你知道这东西有多珍贵吗?什么**,这哪里是**,我自己喝给你看!”说完,愤怒的叶湛,直接仰起头,一口把整个杯子里面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不好,快跑!”常菲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变,快速后退,一副要发生大事的样子,转头在房间里面环顾了一圈,然后快速藏在玉思琪的身后道:“思琪,快救我,你现在已经沦陷了,不怕他,快顶在我们前面。”

“……”

叶湛一脸无语,立即发觉,自己真不应该和常菲计较,于是再次拿出一个酒杯,递给曾诚。

而这一次,因为叶湛已经喝下了一杯,常菲心中害怕,所以不敢再上来捣乱了。

曾诚连接把叶湛给的东西吃下去,突然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疲惫感,竟然消失了大半,已经感觉不到多少那种困意了。

“胖子,检查一下身体,看怎么样?”叶湛盯着曾诚,神色郑重的问道。

“好,我看看,我也感觉到我的身体有了一些变化!”曾诚看到叶湛郑重的神色,立刻意识到这次事情的不寻常,于是开始仔细的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