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426章 历史的车轮

第四百二十六章 历史的车轮

叶湛被管思雨的问题问的一愣,想不明白管思雨为什么要这样问。

管思雨轻咬着嘴唇,继续道:“从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对你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认识了许久,但我同样知道,我之前绝对没有见过你,不过那种熟悉感,却是与生具来的,好像上一辈子就认识一般,之后,你对我的态度也非常的奇怪,好像一开始就认识我一般,包括我的生活习惯,而且,对我的坏脾气也是百般的容忍,基本上没有对我生过气,所以,我一直弄不清楚,我们……”

“呵呵。”叶湛轻笑一声,打断了管思雨的话道:“就当我们在前世的时候已经认识了就好了,所以,不要想那么多,其实,你知道吗,雅儿是一个可怜的人,当初差点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卖掉,是我把她救了下来,你知道我为什么救她吗?因为她和你非常的像。”

“骗人,那个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呢,怎么可能是因为她和我很像。”

“呵呵,真的,我做梦梦到的,我以前做梦,天天都能够在梦中遇见你,虽然以前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对你的样子却是非常的熟悉的。”

“做梦?怎么可能,那我以前怎么没有梦到过你?如果前世我们就认识,那应该也经常在梦里梦到你啊。”

“呃……那不是我的问题,只能问你自己了,可能是你把我忘了吧。”叶湛一脸无辜。

女人一般都是比较感性的,而且对于前世今生星座命运什么的,可是非常的在意意的。

“那,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呢?”管思雨问道。

“什么关系?”叶湛眉头一皱,接着舒展开来,然后伸出双手,一把把管思雨抱在了怀里道:“你说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不过,绝对不是普通关系。”

管思雨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就放弃了挣扎,实际上,管思雨心里同样非常的喜欢叶湛的,毕竟叶湛可是她当初的救命恩人,而且在之后的时间里,一直陪着她,再加上叶湛本身长的就不错,再加上实力也是非常强大,管思雨嘴上说讨厌,那都是假的。

不过,在管思雨的骨子里,是有一些自卑的,论漂亮,她不如玉思琪,论身材,同样不如,论实力,她谁都不如,论作用,同样是最小,所以平时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感,管思雨总喜欢耍一些小性子,而大家,也总是在惯着她。

在这些人中,管思雨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自己的年龄小了,其实和其它人比,自己什么都不如,但是在所有人中,年龄却是最小的,所以能得到其它人的关心和呵护。

不过,这个念头,在看到雅儿的时候,却是瞬间破灭了,她的年龄是小,可是雅儿比她还要小上近两岁,如果说管思雨要脱离萝莉范畴,那雅儿可就是十足十的萝莉。

所以,这个时候,管思雨的心里瞬间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危机感。

她怕被抛弃,她的所有亲人都死了,只剩下她自己,现在,叶湛曾诚玉思琪等人,就是她最亲的人,但是自己却一直是一个拖油瓶一般的存在,所以,管思雨害怕自己被他们抛弃。

“放心吧,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无论将来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一起面对的。”

就在管思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的时候,叶湛的声音缓缓传进了她的耳朵中。

“叶湛,我以为不骂你了。”管思雨脸一红,把头轻轻的埋进了叶湛的怀中。

叶湛微微一笑道:“继续骂吧,听着舒服,如果你不骂,估计我还会觉得少了点东西呢,呵呵。”

“讨厌,大坏蛋!”管思雨举起拳头,在叶湛的胸膛上砸了一下。

叶湛嘿嘿一笑,抱着管思雨坐在那里,整个房间里面,一片安宁详和的气氛。

“对了,叶湛,你现在身上还有果酒么?”伏在叶湛怀中的管思雨突然道。

“干什么?”

“我想喝点。”

“你不是一直说那东西里面有春。药么?”

“我……我壮壮胆。”

“壮壮胆?你想干嘛?”

管思雨往叶湛的怀里挤了挤,圆圆的脸蛋上一片通红,用细若蚊丝的声音道:“叶湛……你……要了我吧。”

听到管思雨的主动要求,叶湛下面的小兄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顶在了管思雨的小腹上。

“嘤~~”管思雨感受到小腹上面顶着的东西,不自然的发出了声音。

叶湛看着怀中脸蛋通红的管思雨,突然一股邪火噌的一下直接冲脑门,伸出双手,抱起管思雨就进了休息室,然后把管思雨放在了一张桌子上,抱着管思雨的脑袋,就把脸探了过去。

管思雨眼睛一闭,通红的颜色已经蔓延到整个脖子。

十分钟后,叶湛缓缓放开了手中抱着的管思雨,粗重的喘息了几口,接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管思雨睁开双眼,满是疑惑的问道,经过刚才的十分钟,叶湛已经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全做了,甚至连管思雨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脱了,但是在要进行最后一步的时候,叶湛却是停了下来。

听到管思雨的问题,叶湛再次叹了口气,接着道:“我抽根烟。”说完,背过管思雨,点燃了一根。

“到底为什么啊?”管思雨向叶湛问道,同时脸上满是委屈之色,自己如此主动,到最后对方竟然放弃了,还有什么事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委屈的么,管思雨可不认识叶湛是那方面不行,因为从一开始,叶湛的小兄弟,就一直顶在她的身上,那种坚硬的程度,绝对不像是一个功能不行的人拥有的。

“小雨……我……不是我不想要了你,而是你还太小,我怕你将来后悔。”叶湛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小了,我马上就要到十六了,说着,挺了挺自己的胸!”管思雨不服的道,不过,当挺起胸膛的时候,却是仿佛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又软了下去,好像,自己的胸还真的太小,至少比起玉思琪常菲那两个女人,自己的确实非常的小。

“我不会后悔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后悔的。”管思雨从叶湛后面抱住了叶湛,哭着道。

“再等两年吧,等你17岁的时候,到时候再……”

“为什么要等两年,现在也行啊,两年的时间太长,我怕时间没到我就死了。”

叶湛转过身,扔掉手里的香烟,双手抓着管思雨的双肩,一脸严肃的道:“不要瞎说,有我在,你们谁都不会死,别说两年,就算是十年,一百年,你们都不会死的。”

“那……那你下面的咋办?”管思雨低头看了一眼叶湛下面的小兄弟,之前经过两人的缠绵,衣服已经差不多褪尽,此时叶湛的小兄弟仿佛一条巨龙一般,在那里摇头晃脑的向着管思雨打招呼。

叶湛微微一笑道:“没事,等等就下去了。”

管思雨轻咬着嘴唇,盯着叶湛的小兄弟看了一会儿,眼中的神色不停的变幻,接着,缓缓蹲了下去,张开了小嘴……

“嘶……”

叶湛倒抽一口凉气,身体瞬间挺的笔直,僵硬在那里。

二十分钟后,管思雨捂着嘴去了厕所,等回来的时候,叶湛叹了口气道:“何必呢,其实没必要的。”

“我是怕你难受。”管思雨一边收拾房间里面的东西一边道。

“谁告诉你的?”

“是思琪姐告诉我的,这次就是听了思琪姐的劝,才跟你一起来的。”管思雨说出了真相,原来,玉思琪让管思雨跟着叶湛过来,就是为了给他们二人独处的时间。

“以后不许这样了。”叶湛抚摸着管思雨的后脑道。

管思雨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收拾完东西,就进房间休息去了。

“唉……”叶湛深深的叹了口气,走到板凳旁坐了下来,心中有些无奈,玉思琪恐怕也是看出了管思雨的心思,也知道因为她的关系,如果安照正常情况来走的话,管思雨很难和圳湛走到一起。

玉思琪为了叶湛,也是负出良多,不知道和管思雨说了什么话,管思雨就对叶湛顺从了。

叶湛心里有些感慨,有玉思琪这样的知己真的非常不错,人长的漂亮,身材也好,偶尔还能唱两首漂亮的歌曲,实力也非常的强大,更重要的是,对自己体贴温柔,处处为自己考虑,而更加难得的,是愿意和其它女人分享自己,把所有的事情,几乎都帮你处理好,这样的女人,就算是在现在的未世情况下,也是不可多得的。

难怪从审城npc营地离开的时候,玉思琪的脸上的笑容难以捉摸,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原来根源是在这儿。

叶湛坐在凳子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终于开始了么?”叶湛喃喃道,起身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30多岁的男人,不是周云升,不过却是属于叶盟,是叶盟的老成员。

“叶盟主,周指挥说半个时辰后计划开始,到时候,还请叶盟主驾临无极门总部。”男人恭手道。

叶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男人得到叶湛的答复之后,转过身,戴上了黑色的帽子,很快融入到漆黑的夜色中。

“历史性的车轮将要转动,值得纪念的一刻,要开始了……”叶湛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