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445章 被耍了

第四百四十五章 被耍了

突然的变故,令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公孙仪,在经受过一开始的惊恐之后,也是冷静了下来,贴在水晶上面,距离水晶内部的夏姬不足一米,公孙仪看着眼前绝美的夏姬,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夏姬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愿意伤害到眼前的女人丝毫,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才不想动手,而现在,不管怎么回事,公孙仪只想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直看下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菱形水晶里面的夏姬,突然睁开了眼睛,身后的头发无风自动,在身后疯狂的飘舞起来,与此同时,夏姬的目光落在了爬在水晶上面的公孙仪的身体上。

站在远处的叶湛看到这一幕,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向公孙仪大喊一声:“小心!”

但是,已经晚了,夏姬睁开眼睛看到公孙仪之后,原本飘浮在菱形水晶里面的身体突然动了,瞬间来到了公孙仪的身前,然后贴在了水晶上面,和公孙仪的身体贴在了一起,中间呆隔着一层水晶壁。

紧接着,夏姬妩媚一笑,张开了精致的小嘴巴,朝在近在咫尺的公孙仪的额头猛的一吸。

“啊……”

正沉寂在夏姬完美的身体中的公孙仪,突然发出了恐惧的惨叫声,接着,就看到一股股白蒙蒙的雾气,从公孙仪的嘴巴,鼻子眼睛中流出来,然后向着夏姬的嘴巴里面飞了过去。

“不好!”叶湛看到这一幕,惊呼一声,立刻向着菱形水晶冲了过去,同时大喊道:“贱人,放开公孙仪,要不然要了你的命。”

夏姬看到冲过来的叶湛,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惊色,然后伸出纤细的双手,向着公孙仪猛的一推,紧接着,公孙仪就以极其快的速度,向着叶湛冲了过来。

叶湛看到公孙仪向着自己飞了过来,赶紧伸手接住了公孙仪,发现此时公孙仪紧闭着眼睛,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叶湛的脸上瞬间浮现出惊怒之色,然后向菱形水晶中的夏姬看了过去,这一看,叶湛被夏姬气的七窍生烟起来。

只见菱形水晶内的夏姬向着自己妩媚一笑,然后抬起纤细的手指,不停的眨着大大的眼睛,把手指放在嘴边给自己来了一个飞吻,之后,转过身体,把仿佛两扇明月一般的俏臀对着自己,然后用手在自己的俏臀上拍了拍,之后又左右扭了扭。

这个女人,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勾引自己,而且,是用如此火辣的方式。

“贱女人,去死吧!”叶湛还未说完,后面的常菲已经爆走了,而此时,曾诚正呆滞的看着菱形水晶里面的夏姬,一脸的猪哥样,甚至连张着的嘴巴里,都在不停的向外流趟着口水。

曾诚和叶湛不一样,叶湛好歹碰过女人,但是曾诚却是长这么大,一次也没有碰到过女人,虽然和常菲在一起了很长时间,但是还没有进行最后一步,而曾诚唯一对女人了解的方式,还是大灾变之前,在电脑上的片子里面看到的,不过,那些女忧,又如何比得了眼前菱形水晶里面的女人,所以,曾诚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迷失了。

而常菲,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无比的愤怒,不光是她,恐怕任何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面对其它女人如此失态,都不会容忍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是,毕竟所有的男人都一样,看到美女都会忍不住迷失自己,更别提菱形水晶内,那几乎集所有女人的优点于一体的夏姬了。

常菲手提着双枪,愤怒的向着菱形水晶冲了过去,一脸的杀气腾腾,与此同时,叶湛把公孙仪放在了地方,也向着夏姬冲了过去,常菲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而叶湛,却是为了不让玉思琪和管思雨生气,毕竟刚才自己也有点儿失态了的。

叶湛和常菲的速度都非常的快,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菱形水晶的跟前,但是就在两人准备进攻的时候,异变陡生。

只见菱形水晶突然爆发出无穷的白色光芒,甚至比之前还要浓郁,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就算叶湛,都被强烈的光芒刺的紧紧的眯着眼睛,不敢睁的太大。

本能的,叶湛做出了防御资态,而常菲同样如此,在面对未知的事物的时候,最正确的做法,就是采取防守。

但是,出乎叶湛的预料,菱形水晶在爆发出无穷的光芒之后,这些光芒瞬间收缩,与此同时,菱形水晶同样跟着收缩了起来,并且转瞬间就已经收缩了一半大小。

叶湛看到这一幕,神色一惊,赶紧伸出手向着菱形水晶抓了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叶湛的手快要接触菱形水晶的时候,菱形水晶已经收缩到只剩下一点点了,和菱形水晶一起收缩的,还有里面的夏姬。

当叶湛想要把缩小后的菱形水晶抓在手里的时候,菱形水晶化作白光一闪,已经不见了踪影,叶湛的一爪,自然也抓了一个空。

与此同时,一道娇柔的声音,在整座大殿里面响起:“小家伙不错哦,姐姐喜欢,等姐姐哦,姐姐一定会来找你的。”

声音消失之后,整座大殿里陷入了寂静当中,不过和来之前相比,大殿当中的菱形水晶已经消失不见了,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

叶湛阴沉着脸,站在菱形水晶消失的地方,聚精会神的感受了好久,但是都没有找到夏姬的丝毫踪迹,更别说找到夏姬了。

此时,叶湛清楚的知道,他被耍了,虽然他非常的不愿意相信,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他被那个女人耍了,而且,耍的非常的彻底,像是玩具一样,这样的事情,使得叶湛非常的不舒服,多长时间了,叶湛有多久没有被人如此耍过了。

“这个老女人,都几千年的老妖婆了,竟然还敢自称姐姐,羞不羞啊!”管思雨撇着嘴嘟囔一句,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座空旷寂静的地下大殿中,却是非常的响亮,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进了耳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