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469章 无谓的反抗

第四百六十九章 无谓的反抗

“哈哈,对,我就是疯子,我是被你们逼疯的!”路展飞的脸上尽是疯狂之色,突然,路展飞把自己脸上的青铜面具拿了下来,那是一张怎样的脸,整个侧脸上面的脸都已经消失,甚至耳朵也已经消失,整张侧脸上,布满凸凹不平的肉瘤,恐怖之极。

路展飞指着自己的脸,神色狰狞的道:“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那个姓叶的留给我的,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现在,我回来了,我不仅要得到他的华夏城,我还要杀了他的亲人,玷污他的女人,让他在痛苦中死去。”

李寓的妹妹李青愤怒的咆哮道:“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不是杀了我哥哥,叶大哥怎么会对付你,你简直就是该死!”

“哈哈,你说的是那个被我一刀砍下脑袋的家伙吗?实力不济怨得了谁,敢命令我,那是他找死!”路展飞状若疯狂。

“你说实力不际,那叶哥伤了你,也只是怨你自己实力不济而已。”

“是啊,我没有怨他,现在我实力强大了,所以我回来了,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最后的胜者,如果我实力不行,那么被他杀了也只是怨我自己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才醒过来的管思雨突然道:“你不行,你以为你现在很强大了,但是你依然弱小的可怜,我劝你不要太过人,不然神来了也救不了你,如果不是我们现在处于虚弱状态?你连我们一个人都打不过,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四人联手,都不是叶湛的对手,现在,你知道你和叶湛的差距了吗?”

“哦?”路展飞听到管思雨的话一愣,接着嘿嘿一笑道:“那我更不能放过你们了,叶湛他再强大,但是现在不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接着,路展飞突然大声道:“现在,你们有一分钟的思考时间,然后告诉全城的人,我路展飞接任城主之位,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现在时间可是很紧迫的,每一秒可都要死很多人,这些人可都是因为你们而死,你们可是占有很大的责任的,早一秒做决定,就能挽救十几个人类进化者的性命,只要你们按照我的做,我现在就可以去击杀那头穴居人,然后带着人灭了这些怪物。”

此时,那头剩下的穴居人,已经又在城墙上砸出了三四个缺口,无数的怪物从城墙缺口处向着城内涌去,城墙上的许多人类进化者,已经在各自的队长的领导下,去缺口处支援了,但是,如果穴居人再破坏下去的话,那么就算是全部的人类进化者都去缺口处防守,也不可能阻挡住这么多的怪物。

路展飞阴阳怪气的道:“啧啧,原来你们比我还要狠心,眼看着这么多人死去,竟然依然无动于衷,不过,我会让你做出决定的。”

紧接着,路展飞向着叶湛的父母走了过去,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嘿嘿一笑道:“我先杀了这两个老不死的,然后,就在这里把叶湛的两个女人干了,看你们还拿什么坚持!”

“你敢!”曾诚怒吼一声,用尽所有的力气爬了起来向着路展飞扑了过去。

“砰!砰!”

两声枪响,曾诚两条大腿上瞬间出现两个巨大的血洞,鲜血直接从里面喷射出来,紧接着,曾诚一头栽在了地上。

路展飞看了状若疯狂的曾诚,摇了摇头道:“你们现在都只是我手上的俘虏,你们没有丝毫反抗我的余地,千万千万要搞清楚自己的处境,要不然,下一次被击中的就不是你的大腿,而是脑袋了。”

“路展飞,你妈了隔壁!叶哥一定会把你千刀万刮的!”曾诚用两只胳膊向着路展飞爬去,同时破口大骂道。

刘景紧咬着牙齿,脸色狰狞,双目狠狠的瞪着路展飞,但是他的脑袋上被两把阻击步枪顶住,连动都不能动。

“老家伙,先拿你们两个开刀吧!”路展飞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长刀,向着叶湛父母的头上砍去。

管思雨满脸惊恐之色向玉思琪问道:“思琪姐姐,我们怎么办?”

玉思琪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双目冷冷的盯着路展飞,向管思雨道:“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紧接着,玉思琪突然仗剑而起,手持三尺长剑,向着路展飞刺了过去。

“去死吧!”玉思琪怒喝一声,眼中满是杀意的向着路展飞刺去。

但是,玉思琪如今身体处于虚弱状态,而她面对的,可是一位达到46级的无极剑圣,在玉思琪刚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路展飞感觉到了。

玉思琪的速度非常快,纵然身体处于虚弱状态,但是也有差不多30级的实力,只是转瞬间就冲到路展飞的背后,而此时,路展飞刚刚抬起手中的长刀而已。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路展飞突然回转身体,然后手中的长刀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向着玉思琪的小腹斩了过去,无极剑圣的攻击速度何其快,玉思琪只是勉强看清路展飞长刀的轨迹,就感觉到小腹一痛。

玉思琪低头一看,小腹处的战甲已经被直接一刀划开,鲜血不停的从里面流出,甚至一段肠子都已经从里面流出。

“小美人,等我杀了这两个碍眼的老家伙,再来好好宠幸你们一下,放心,一定会让你爽的不行的。”路展飞哈哈一笑,直接一掌把玉思琪推的向后飞了出去,接着滚落到地上,玉思琪的脸色苍白,小腹处的鲜血已经把下半身全部染红。

“哈哈,给我去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路展飞狰狞的大笑一声,侧脸上的肉瘤不停的颤抖,仿佛一只只巨大的虫子一般在他的脸上爬行,甚是恐怖,只见他举起长刀,慢慢的走向叶湛父母,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叶湛父母二人全部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曾诚拿出通讯石,连接到叶湛,然后向通讯石道:“叶哥,永别了,下辈子,希望还能做你的兄弟。”

“唳!”

就在这个时候,遥远的天空中传来一声嘹亮而又极具穿透力的雕鸣声,初听到的时候仿佛声音距离很远,但是一瞬间之后这道声音就仿佛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如此诡异的一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道声音的主人的速度非常的快,快到比音速还要快,直接跑到了自己声音的前面,才会形成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