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46章 泰山之子

第五百四十六章 泰山之子

“我不服,这不公平!”泰山向叶湛神色狰狞的咆哮道。

叶湛手指挖了挖耳孔,然后淡淡的道:“不服也是这样,别这么天真了,你认为你应该得到公平?或者你和别人讲过公平?”

“……”泰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狰狞愤怒之色消失了一些,但是看起来依然满是冰冷之色,对于叶湛的话,他竟无言以对,是啊,自己又何偿对别人讲过公平,而如今公平降临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才知道不公平的待遇,是如何的让人难以忍受。

监控屏幕上,陈洪等人继续接近npc营地,期间虽然有人冲上去阻止他们,不过全部被他们瞬间击杀,到最后已经没有人敢阻止他们。

而泰山的这座房间内,继刚才那个被杀的统领之后,又有几个人来找泰山,不过全部被泰山指着鼻子骂跑了,多余的话,却是一句也不敢多说。

叶湛脸上的冰冷慢慢消失,淡淡一笑向泰山道。“怎么样?泰城主,现在是不是可以把那幅地图拿出来了?”

泰山咬了咬牙,双眼死死的盯着叶湛,之后又看了看屏幕中的陈洪,站在那里却¤是没有动弹。

叶湛眉头一皱,沉声道:“怎么,泰城主,难道你认为陈洪等人闯不过来?或者说准备赖帐不成?”

听到叶湛的话,泰山的脸上满是犹豫之色,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手背上青筋暴突,一片深紫色,整只手臂都在剧烈的颤抖,但是紧紧过了一会儿,泰山的两只手臂就无力的垂在了地上。

“你等一下,我去拿。”泰山有些无奈的道。

叶湛微微一笑,继续看屏幕内的战斗,至于泰山会不会逃跑,叶湛一点也不担心,就泰山的实力,想在他的面前逃跑,简直是痴心妄想,而且,泰山的为人,叶湛也摸清楚了一些,对于权势和金钱,都极为的贪婪,所以如果不到抛不得已的时候,泰山根本不可能就这么洒脱的抛下所有的东西独自逃跑。

而在监控屏幕中,陈洪和曾诚等人,此时终于遇到了一群进化者挡在了他们的面前,这群进化者的实力,都是非常的强大,有一些进化者的等级,甚至丝毫不比陈洪弱。

如果泰山在这里的话,肯定会震惊的发现,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人竟是他的儿子,当然,恐怕到时候泰山会不在乎叶湛的规定,直接跑去救他的儿子,因为他知道,以他的儿子的实力,根本没有可能和陈洪硬碰砰。

npc外二十里外的地方,一声数万人的战争,正在剧烈的发生着。

陈洪和曾诚等一支由数百人组成的队伍,在数万人的战场中,格外的显眼,这些人的身上,到处染着鲜血,就算是玉思琪等三个女人身上,都不能幸免,不过这些鲜血,大多数却都是敌人的,而在这些人的前面,却是一支上千人的城卫军队伍,为首一人,却是一个连20都不到的少年。

“泰迪,你要阻我?我的目的是你的父亲,不想杀你,赶紧给我滚开。”陈洪冷着脸向少年道。

这个少年正是泰山唯一的儿子,泰迪,实力已经达到45级的探险家,他的实力,在整座紫金城中,都能排得上前十。

“陈叔叔,难道真的要和我父亲打吗?咱们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吗?”泰迪哭着脸向陈洪道。

“不行,如果仅仅是我自己的话,我饶他一次也无妨,但是你的父亲害死了我的爱人,更是杀了我上百兄弟,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样的仇,人生最大的两个仇恨之一,如何能不报?”陈洪冷声道。

“陈叔,我真的不愿意看到你们两个人之间互相残杀,我劝我的父亲向你道歉如何?求求你不要去杀他,若是我的父亲死了,杀父之仇,到时候我又要如何选择。”泰迪满脸委屈的喊道。

陈洪冷冷的道:“晚了,你要找我报仇,到时候我接着便是,就算是被你杀了,也只怪我没本事,不会怪你,好了,让开吧,要不然一会战斗中受了伤,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泰迪咬了咬牙,最后大声喊道:“身为紫金城的护法,绝对没有退怯的可能,所以,陈叔,侄儿对不起了,想要过去,就从侄儿的身上踏过去吧。”

“哈哈,好,那就让我来看看你有了多少长劲,杀!”陈洪大吼一声,一击【天音破】,向着泰迪甩了过去,之后瞬间启动回音击,来到泰迪的身前,紧接着,双拳仿佛狂风暴雨一般,向着周围轰去,瞬间解决了周围四五个准备向他进攻的进化者。

泰迪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在他父亲的教导下,战斗经验也不少,面对突然袭来的陈洪,使用【奥术迁跃】,瞬间和陈洪拉开了一部分距离,躲过了陈洪的拳头,不过,泰迪的战斗经验再如何的丰富,面对陈洪,都注定了他失败的结局,陈洪的等级不仅比他要高出好几个等级,而且战斗经验,比起泰迪不知道要高出多少,泰迪的战斗方式,几乎全部都是陈洪所教的。

躲过陈洪的泰迪才松了一口气,正想要向陈洪反击,但是刚转过身,就发现陈洪不见了,紧接着,双眼一黑,泰迪就晕了过去。

而这时,两方的进化者也是战斗到了一起,陈洪一方的进化者只有500左右,但是泰迪带来的人,却是多达一千以上,不过,战斗还未开始,泰迪就被干倒了,剩下的人,虽然实力也非常强大,哪里会是陈洪等人的对手,战斗刚开始没多久,就随着那些人的逃跑而结束。

npc营地内,当泰山拿着地图回来的时候,陡然看到桌子上面的监控屏幕内,陈洪肩膀上扛着的那个少年,脸上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呆立在那里。

“小迪!”泰山惨呼一声,瞬间跑到监控屏幕前,一脸惊恐之色的盯着陈洪,嘴唇不停的发抖。

忽然,泰山扭头看向叶湛,急切的道:“你不是想要地图吗?只要你能保证我儿子的安全,这张地图我才给你,要不然,我宁愿撕碎他。”说完,泰山把地图放在了双手中,做出撕扯的动作,脸上满是狠厉之色,仿佛只要叶湛敢摇头,他手中的地图瞬间就会被撕碎。

叶湛看着泰山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眉头紧紧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