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62章 鼎动了

第五百六十二章 鼎动了

公孙山河听到这道声音,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心中异常冰凉。

抬头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公孙山河知道自己完蛋了,彻彻底底的完蛋了,以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对方根本不可能放了自己。

此时公孙山河才知道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刚才那头突然出现的野踪猪,此时自己早已经逃出紫金城了,如果自己不是为了对付陈洪和曾诚等人,而引怪物进攻紫金城,那么这头野踪猪,根本不会出现。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此时再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公孙山河咽了一口唾沫,颤声向叶湛问道。

“你说呢?”叶湛向公孙山河反问道。

公孙山河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如此……”

说到这里,公孙山河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怒吼道:“那就一起死吧!”

说完,使出【踏前斩】,直接冲到叶湛跟前,扬起手中的长刀,同时使用【钢斩闪】直接刺到叶湛的身上,紧接着,怕受到叶湛的反击,瞬间使用【闪现】技能,出现在叶湛的身后,再次施放出【钢斩闪】。

疾风剑豪每第三次施放【斩钢闪】,都会发出一道旋风,吹飞前方的所有敌人,而此时,距离公孙山河和野踪猪战斗的时候,时间才刚过去几秒钟的时间,所以,当公孙山河的第三次【钢斩闪】施放出去之后,叶湛却是瞬间被一道旋风直接卷到了天上。

紧接着,公孙山河怒喝一声,瞬间开启了终极技能【狂风绝西斩】,此技能只能对离开地面的敌人施放,可以对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同时让敌人持续待在空中。

公孙山河的想法很简单,以瞬间的爆发,不求杀死叶湛,只求对直湛造成伤害,让他不能够再继续追自己,而自己,趁着这个时间赶紧逃跑。

【狂风绝西斩】形成的剑芒,瞬间把叶湛包围在里面,技能结束,公孙山河向着下方落去,不过在落地之前,公孙山河再次向着叶湛挥出一刀。

落在地上的公孙山河工长的呼出一口气,看着依然待在天空中还未落下的叶湛,冷笑一声道:“世界第一强,不过如此,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等我他日归来,一定能取代你成为世界第一强。”边说向边向城墙的方向跑去。

砰!

正向前疾行的公孙山河,感觉到撞到了一个非常坚硬的东西身上,脸上满是愤怒的抬头向前方看去,紧接着,公孙山河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见是见到了鬼一般。

“怎么?长刀门主玩够了吗?”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进公孙山河的耳朵中。

只见在公孙山河的前方,一个身穿漆黑战甲的青年,正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正是刚刚被公孙山河击飞到天上的叶湛。

“你……你……”公孙山河手指着叶湛,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嘴唇哆嗦的道,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叶湛为何会这么快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叶湛的浑身上下,竟然没有受到一点的伤,仿佛刚才自己那么猛烈的攻击,根本没有一点效果一样。

唯一有点效果的是,叶湛身上漆黑的战甲上,有无数道剑痕一般,在这些剑痕下面,露出了金灿灿的战甲,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伤痕,更别提流血了。

叶湛暗暗冷笑,以公孙山河的实力,怎么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要知道,如今自己的这具身体,经过再次强化之后,已经丝毫不下于80级的人类进化者,而且还有品质不凡的战甲,公孙山河一个只有52级的进化者,叶湛就算是站在那里让他随便攻击,他都不可能对叶湛造成什么伤害。

“怎么,是不是很好奇?可惜,我没有心情给你解释,所以,带着这份疑惑去死吧!”叶湛冷喝一声,手中的战刀瞬间出现,然后举起战刀,以雷霆之势,向着公孙山河斩了过去。

公孙山河看着叶湛的驾式,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大声喊道:“就算是你,你也要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公孙……”

噗!

公孙长河的话还未说完,头颅就直接冲天而起,鲜血溅起四五米高,紧接着,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对不起,我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叶湛淡淡的道。

公孙长河的头颅摔落在距离此地十几米的一片草地上,在草地上滚了二三米之后,才停了下来,嘴巴还保留着张开的样子,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对于公孙长河的样子,叶湛却是连理都没有理,收了公孙长河的武器,还有他的戒指之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

夜,一直在持续,紫金城的混乱同样在持续,叶湛一路向着城门的方向跑去,期间遇到好几头在城中肆虐的怪物,都被叶湛顺手解决了。

当叶湛赶到城门口的时候,看到陈洪已经不在了,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些跟随着他死战到地方的那些人,这些人,以后将会是整个紫金城最核心的一部分人。

依照叶湛对陈洪的了解,此时陈洪肯定不会去休息,应该带着那些人,去安定紫金城的混乱去了。

而曾诚四人,却是站在距离翼州鼎百米外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翼州鼎。

曾诚看到叶湛终于回来了,脸上满是紧张的向叶湛道:“叶,叶哥,刚才翼州鼎动了。”

听到曾诚的庆,叶湛的双目一凝,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动的?”

“它,它刚才突然向左移动了四五米的距离,像是有鬼在推动它一般。”曾诚声音颤抖的道,由不得曾诚不害怕,他可是亲眼看到那头恐怖的火焰麒麟钻进这尊鼎里面的,如果这头怪物再出来的话,曾诚觉得自己绝对会被瞬间被烧成烤乳猪。

“无缘无故移动?”叶湛眉头一皱,赶紧向着翼州翼走去,当走到近处的时候,才看到在翼州鼎四只长腿的右方,确实有四条长长的拖动痕迹。

叶湛仔细看了一眼这些痕迹,很快,就猜到这尊翼州鼎,为何会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