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64章 疯癫老头

第五百六十四章 疯癫老头

在老头从黑洞中射出的瞬间,整个黑洞突然间发出一道亮光,紧接着,瞬间收缩,然后化为了一个极其明亮的小光点,然后消失不见。

而那个被射出来的老头,却是直接一头扎进了地上,在地上扎出了一个大坑,人却是已经看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叶湛五人全部愣在了那里,眼中满是疑惑之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刚刚从黑洞中射出来的老头,肯定就是当日威风凛凛,连叶湛都感觉到恐惧的老头,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会是如此的狼狈,难道和刚才翼州鼎中射出来的那道红光有关不成?

“咳咳……”

突然,一道剧烈的咳嗽声,从老头砸出的大坑中传来,把叶湛等人的视线拉了过去,紧接着,五人就看到一个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的老头,非常费力的从大坑中向外爬着。

如果是一般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上去帮助这个看起来很是狼狈的老人一把,但是叶湛五人却是一动不动,更别提去帮助这个老人了,因为他们都深深的知道这个老头的恐怖,这个世界上,只…有主宰能够制造出黑洞,然后把达到百级的人类进化者送出地球,但是眼前的这个老人,竟然能以黑洞做通道,傻子都知道这个老人的厉害。

叶湛不由得暗骂,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之前自己还想过这个老者应该懂得操纵翼州鼎,想要向对方请教呢,不过叶湛也知道,向这个老头请教,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所以叶湛只是刚想起来,就把这个老者给抛弃了。

但是叶湛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头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毫无征兆,不用说,这个老头会出现在这里,恐怕和翼州鼎有直接的关系,甚至他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夺取翼州鼎。

周围一片漆黑,除了老者不停的咳嗽声,就只剩下远处紫金城内偶尔传来的声音。

叶湛眉头一皱,唤出战刀,瞬间冲出大坑。

老者吃力的终于把双手搭在了大坑边缘上,之后松了一口气,剧烈喘息了几口,就要继续向外爬,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通体金黄的战刀,瞬间出现在老者的鼻子上。

看到这把战刀,老者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青年,然后就不再理会,顶着叶湛的战刀,继续向上面爬去。

“不许动,再动一下,别怪我刀下无情。”

老头理也不理叶湛的话,继续向上爬着,刀尖刺在老者的脸上,对方的脸上竟然没有受到一点的伤,这个发现让叶湛简直不敢相信,虽然这把刀不是由自己斩下去的,但是以这把刀的锋利程度,一般的进化者就是稍微轻轻的碰一下,都会受伤。

由此可以想像,这个老者身体的防御力,绝对不次于自己,甚至比自己还要恐怖,而且这个老头此时有持无恐的样子,恐怕对自己的防御力非常的自信,自己可能真的伤不到他,甚至会遭到他恐怖的反击,想到这里,叶湛的心中一凉,把战刀缓缓的收了起来。

老者很快从大坑中爬了出来,张嘴吐出一口满是鲜血的口水,然后看着刚才黑洞消失的地方,眼中满是心犹余悸之色。

“妈的,吓死我了。”老者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

“……”叶湛对于老者忽视自己的存在,有些气愤,从大灾变开始,自己一路升级的速度,远超所有人类,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无视他,但是眼前的这个老头,自己站在他的面前,他竟然连理都不理。

不过,虽然叶湛心中不爽,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老头,看他想要干什么。

老者在看了黑洞一会儿之后,才回过头,看向叶湛,咧开满是鲜血的嘴道:“叶湛,真是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叶湛点了点头,双目冷冷的盯着眼前的老头,没有说话。

老老在和叶湛说了一句话之后,却是不再和叶湛说话,而是走到叶湛身后的翼州鼎前,眼中满是愤怒之色的盯着翼州鼎看了许久。

鼎上的曾诚四人,见到老者走了过来,全部飘身而起,从鼎口处直接跳到了地上,远远的躲开这个神秘的老者。

老者围绕着翼州鼎转了几圈,嘴里不时的喃喃自语。

“妈的,差一点害死老子,这一次真是亏大了,怎么办?怎么办……”

叶湛听着老者的自语,越听越在心惊,按照老者所说,他这次来确实是为了翼州鼎而来,但是,在通过黑洞的时候,黑洞突然受到了攻击,要不是老者紧张时刻,用出了特殊的办法,稳住了黑洞一瞬间,然后从里面逃出来,就被崩溃的黑洞崩溃了,而他身上的伤,就在黑洞中所受的。

在得知这些内容之后,叶湛心中好气又好笑的同时,却也是暗暗震惊,黑洞崩溃,这么恐怖的事情,这个老者都从里面活了下来,可见这个老者的实力绝对非常的逆天,至少自己如果身处在崩溃的黑洞中,那么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也是,实力这么恐怖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受伤,也只有破坏力非常恐怖的黑洞,才能对他造成这么重的伤了。

老者在黑洞中出现之后,却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知道攻击黑洞的,就是眼前的翼州鼎,所以一爬出来,就去找鼎州鼎的麻烦,但是,这么一个死物,又能怎么去找它的麻烦?

围绕着翼州鼎转了几圈之后,老者纵身一跃,直接来到了当初叶湛所站的位置。

紧接着,老者的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顾不向身上受到的伤,声音颤抖的道:“竟,竟然生出了守护之灵,而且,里面竟然已经生成了幻世界,这鼎简直是九鼎之首!”

“吼!”

老者的话音刚落,突然一声怒吼声,从翼州鼎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一只硕大的布满火焰的麒麟头从鼎内探了出来,直接把老者逼的从鼎口上跳了下来。

而火焰麒麟却是冷冷的看了老者一眼,再次沉入到鼎内,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老者的脸上满是呆滞之色,盯着翼州鼎看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脸上满是疯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