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66章 问计

第五百六十六章 问计

感谢蓝色寓言的九张月票,感谢赤壁零星的月票,感谢追梦520的月票,今天三更。

叶湛不是傻子,从刘基的话中,叶湛瞬间就想明白了,他想要把翼州鼎和器灵分开的话,肯定需要器灵的同意,而如果想要这样的话,肯定需要自己的配合。

想通了这点,叶湛放下心来,根本不可能一口气就答应他,不过,叶湛也没有一口气回绝,而是开始向刘基讨价还价,希望从刘基嘴里套出来一些有用的东西。

比如:“老头,其实翼州鼎也不是不可能给你,据我所说,你可是编写了烧饼歌的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能不能把这个本事教给我?”

刘基白了叶湛一眼道:“呵,你真以为那是我写的?其实告诉你也无妨,那都是我瞎编的,好了,翼州鼎可以给我了吗?”

叶湛撇了撇嘴:“真以为我傻子好糊弄啊?那可是被收入永乐大典中,被传唱了数百年的经典,会是你瞎编的?”

“好吧,不是我瞎编的,其实,那是我有一次跌落悬崖,在一个山洞中见到一个快要死的老人,烧饼歌就是那老人给我唱的,唱完就死了,所以我就知道一个烧饼歌,至于怎么回事,我就不知道了。”刘基摊了摊手道。

叶湛叹了口然,知道不可能从这个老狐狸这里学到什么东西,要是再问下去,估计刘基连江湖朗中都该扯出来了,刘基硬是不说,叶湛也没有办法。

于是,叶湛改变问题,继续问道:“世外天里面有怪物吗?里面的人有进化者吗?”

刘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道:“我们世外天的人,全部都是日积月累苦修出来的,并没有进化者,你是不是想问主宰为什么没有把我们世外天也改变?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力,我们世外天的人,虽然怕他,但是他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能告诉我主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吗?为什么又要改变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是因为想要让地球上的人完成进化?”

刘基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不过有一个大概的猜测,就是为了陪养出他需要的战士,至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只手遮天。”

“能和我再多说一点关于主宰的事吗?”

“抱歉,关于主宰,最多只能说这么多,说再多的话,可能就会被主宰感知到,到时候,可能咱们两个都会被主宰一指碾死。”

听到刘基的话,叶湛心中丝毫不觉得奇怪,早在之前,僵尸王幽也说过同样的话,他们这些人,都不敢过多谈论主宰,由此可见,那个主宰绝对是令人感觉到绝望般的存在。

说到被主宰碾死,叶湛的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身体内的‘蓝火冰心’,这个东西,在自己的身体内,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小命,不妨问问这个老头,虽然这个老头嘴里的话,没有多少可信度,甚至有可能会坑自己,不过问一下总归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把蓝火冰心的事解决,每天看着玉思琪和管思雨两个美女在自己跟前晃悠,只能看不能吃,实在是一个巨大的煎熬。

不过,叶湛知道不可能直接给他说‘蓝火冰心’的存在,要不然,叶湛怀疑这个看起来异常老实的老头,很可能会直接把自己当小白鼠给直接切片研究。

“老头,问你件事,如果主宰要杀你,或说说系统要杀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逃避?”叶湛小心翼翼的问道。

刘基听到叶湛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然后微微一笑道:“系统要杀你?这算个什么事,系统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把我们杀死,可惜他从来没有成功过。”

“那,你们是如何办的?”

“这还不简单,只要脱离进化者的身份,就不会受到系统的约束,系统自然不可能对你产生伤害,就像我们,系统想要杀掉我们,必须借助一些怪物,或者人类进化者,不可能突然就结束掉我们的生命。”

“……”听到刘基的话,叶湛心中一阵无语,脱离进化者的身份,怎么可能,脱离进化者,也就意味着死亡,在系统的提示中,确实有剥夺自己进化者的能力,但是后果就是自己死亡,所以,刘基这话简直和没说一般。

刘基像是已经看出了叶湛的心中所想,突然呵呵一笑道:“呵呵,你是不是想问如何脱离进化者?周幽王你应该认识吧?他虽然不是进化者,但是却被主宰改造成了一头怪物,也是随时都会被主宰所杀,不过现在,他加入我们世外天,如今他已经是一个纯粹的人,不对,是一头僵尸,已经不受系统的约束了。”

听到这话,叶湛的心中一惊,之前他还纳闷僵尸王为什么会心甘情愿交出幽州鼎,并且脱离自己,原来是世外天给了他那么大的好处,赶紧问道:“那,他是如何脱离系统的控制的?”

刘基奸诈一笑:“想知道吗?很简单,把翼州鼎给我们,然后加入我们世外天。”

叶湛:“……”

“喂,小朋友,你这是什么表情?要不然的话你把翼州鼎给我们,不用加入我们世外天,我也可以告诉你。”

叶湛:“……”

“小朋友,你倒是说说,要怎么才肯把翼州鼎给我们啊,实话告诉你吧,这翼州鼎,就算给你,你也不可能使用得了的,还不如用来换你需要的东西。”

叶湛使劲伸了一下懒腰,然后狠狠打了一个哈欠,然后道:“不早了,该休息呢,明天还要继续赶路,老头,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你的世外天,老胳膊老腿的,若是不好好休息,指不定哪天就隔屁了。”说完,就扭头向紫金城的方向走去。

这老货,真以为自己是好糊弄的啊,想占小爷的便宜,门都没有,先急急你这老货,才好提自己的条件。

刘基一看急了,赶紧道:“喂,小朋友,有事好商量嘛,这么急着走干嘛,我还没说完呢……”

叶湛连头都没有回,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刘基的话,很快就走到曾诚等人的跟前,拉着四人一起向紫金城里走去。

刘基看着渐渐离去的叶湛等人,脸上的焦急之色缓缓消失,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嘿嘿一笑,笑得非常的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