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67章 战后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战后

刘基抬头看了看天上被云雾所遮挡住的天空,脸上浮现出一丝迷茫道:“我刘基一生阅人无数,能看透过去未来,基本上除了那几个世外天中手段通天的人物,还没有我看不透的,但是眼前的这个青年,明明实力不怎么样,而且只是一个被主宰的力量改造的进化者,但是我竟看不透此人的过去未来,不仅他,就连他旁边的这四个人,都有些模糊,真是稀罕。”

活了七百多数的刘基,有这样的自信,就连世外天的大部分人,他都可以看透过去未来,就连七百多年后的大灾变他都预见到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让他看不透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一种是实力非常强大,比如世外天中的那几位。

至于那个神秘的主宰,别说看透,刘基却是连猜测都不敢过多的猜测,因为实在相差太大。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人,是刘基看不透的,那就是未来不确定,充满了变数的人,不过这种人,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多,这一生中,他只遇到过一次,那就是大明朝的开国帝王朱元璋,除此之外,再无二人。

这件事情,刘基在秦岭第一次见到叶湛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也就是因为如此,那时候刘基才放过叶湛,要不然的话,以自己的实力,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够制住叶湛。

不过,紧接着刘基的脸上变得自信起来,笑着道:“被我刘基看上的人,还没有人能逃得掉,嘿嘿,我倒是要仔细的看一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之后,刘基看向翼州鼎,再看向黑洞消失的地方,脸上的自信瞬间消失,如丧考妣,他没有想到这次行动,竟然会遇到如此危险的事,黑洞通道崩溃,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对于世外天中的那些手段通天的人,也是极为危险的事,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碰到了,要不是自己见机的快,自己直接就被崩溃的黑洞撕碎了。

不过,就算自己逃了出来,浑身上下也是到处是伤,生命力不足以前的一成,原本就算自己受到这么重的伤,只要回到世外天的天泉内泡上个一天一夜,就能够恢复,但是,关键的是,他回不去了,能开辟出黑洞通道,是他借助了某样东西,但是这件东西,在黑洞崩溃的时候,就已经毁坏了,要不然,他哪里会和叶湛在这里扯皮。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尊翼州鼎害的,如果不是这尊鼎攻击黑洞通道,通道怎么可能会崩溃,他怎么可能回不去,想到这里,刘基狠狠的看向翼州鼎,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尊翼州鼎的自我意识竟然如此之强,如今世外天中,已经有五尊九州鼎,但是那五尊和这尊翼州鼎比起来,连一半的威能都没有,这尊翼州鼎,绝对是九鼎之首。

想到这里,刘基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自己能够预知过去未来,但是竟然没有预料到此行竟然会如此的危险,看来事情只要和叶湛有关,自己的眼光就会出问题,看来,下次再有针对叶湛的计划的时候,就需要好好策划了。

刚走到紫金城中的叶湛,这个时候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紧接着揉了揉鼻子,去寻找陈洪去了。

紫金城,混乱已经平息了下来,许多地方都能看到城卫军在城中巡逻,大部分的进化者,都在陈洪的命令下,去处理城中进化者的尸体,如今整座紫金城中,到处都是人类进化者还有怪物的尸体,进化者身上的财物还有怪物身上的材料妖丹,都是非常的吸引人的,这样一个好机会,没有哪个人不眼红。

在询问了几个人之后,叶湛很轻松的就找到了陈洪,而这时候,陈洪正在训斥几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派头十足,那些被训斥的人低着头不敢坑声。

在叶湛刚刚来到不远处的时候,陈洪就发现了叶湛等人,遗散了被训的那些家伙,赶紧向叶湛迎了过来道:“叶湛,怎么样?那尊鼎收起来了吗?”

叶湛摇了摇头,然后把从戒指里面拿出一本书递到陈洪跟前道:“这是我从公孙山河手里得到的,里面记载的都是和长刀门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势力,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陈洪接过书,翻开看了几眼,脸上浮现出挣扎之后,又把书递给了叶湛道:“不用了,长刀门主公孙山河被杀,长刀门已经不足为惧,这些人都是因为利益走到一起而已,没有了利益,自然不可能再走到一起,而且,现在紫金城人人自危,如果我再拿这些人开刀,恐怕紫金城会乱起来。”

叶湛听到陈洪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没有想到陈洪会想到这么多,如果是自己,对于这些人,肯定不会手软的,不过,对于陈洪的决定,叶湛也没有反驳,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而陈洪,不止是个人实力强大,在管理方面,也有自己的一套手段,叶湛对于陈洪,还是比较信任的。

之后,叶湛辞别了陈洪,想要去找npc把身上的战甲修复一下,顺便把手里的一些东西卖出去换点金币。

不过当五人走到npc营地的时候才发现,那些npc早已经在陈洪和泰山的战斗涉及而死了,就算有几个活着的,也因为最后的npc营地崩塌,而活埋在了下面。

没办法,叶湛只好选择去休息,经历了之前那么激烈的战斗,叶湛也有一些疲惫,想要休息一下。

叶湛对休息的地方要求不高,只要安全就行,而曾诚四人跟随着叶湛,早已经养成了以天为背,以地为床的习惯,所以五人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就开始休息了。

一夜无话,只有外面不停传来的进化者匆忙走过的声音。

当第二天叶湛醒来的时候,东方的太阳才刚刚升起,因为昨天休息的太晚,一共只休息了四个时辰,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休息多长时间已经无关紧要,甚至连续一个月不休息也没有什么问题。

每天醒来查看一下戒指里面的通讯石,已经形成了习惯,所以,很随意的向戒指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里面有一块通讯石闪啊闪。

不过当今天叶湛听到一块通讯石里面的内容之后,脸上的表情却是不怎么淡定了。

通讯是在华夏城的刘景发过来的:“叶湛,紫金城城战名单泰山已经消失。”

这是第一条消息,这条消息叶湛已经猜到,因为泰山已死,名字自然消失,刘景的办事方法还是不错的,从来不会独断专行,而且有什么事的话,都会和自己商量。

不过,第二条消息却是:“叶湛,城战名单已经发生了变化,陈洪的名字再次出现,排在城战名单的第一名,为了不至于输掉扩建华夏城的金币,我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了上去。”

两条消息,都是昨天夜里发过来的,看来刘景在泰山死亡之后,就得到了通知。

只是,城战名单是怎么回事,陈洪怎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去了?而且,自己的名字怎么莫名奇妙的也上去了?

叶湛真怀疑陈洪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因为想要自己打一场?更怀疑刘景到底在想什么,凑什么热闹,不是叶湛怕了陈洪,而是因为叶湛怕麻烦,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城战一旦开启,肯定会耽误很多的时间,这是叶湛所不愿意的。

于是,叶湛打算找陈洪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等问清楚之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不过当叶湛带着曾诚四人刚刚走出休息地的时候,却是在门口处迎面碰上了一个人,叶湛抬头一看,正是昨天想要抢自己翼州鼎的老头刘基,不过,此时的刘基和昨天的打扮有很大的区别。

昨天的老基,一身麻衣,而且浑身染血,看起来好不凄惨,而此时再看,却是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身穿白色绵丝长袍,头戴紫金冠,五寸白色长须,双手背到身后,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白色长袍随着一阵阵风吹来,不停的摆动,看起来一幅仙风道骨的样子,仿佛世外神仙一般。

不过,刘基的第一句话,就把他的这幅仙风道骨的样子破坏的干干净净。

只见他伸手一指曾诚,脸上满是自信的淡淡一笑道:“这位小朋友,你昨天夜里趁着其它人睡着的时候,跑到墙后面撸了两次。”

曾诚听到刘基的话,脸色瞬间涨的一片通红,愤怒的向刘基大吼道:“我操,你个老货敢监视我,给我去死!”说完,就要向着刘基扑过去,叶湛站在一旁,却是没有动,准备看看刘基怎么应付曾诚的攻击。

刘基却是轻轻一闪,就躲过了曾诚的攻击,看的旁边的叶湛眼皮直跳,曾诚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但是向着刘基扑过去几次,都没有成功,刘基的反应实在是太快,而且,仿佛早就料到曾诚的攻击,在曾诚刚动的时候,就躲到了一旁。

紧接着,刘基伸手一指叶湛道:“叶湛小朋友,你昨天左手摸了两个小时的鸡.鸡。”

说完嘿嘿一笑,伸手再次向着常菲一指道:“这位小美女,你昨天晚上一晚上磨了4852次牙,并且把一只蟑螂给吃进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