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68章 神算刘天机

第五百六十八章 神算刘天机

叶湛听到刘基的话,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把对方弄死,男人睡觉的时候,不都是一样么,这人实在是太没有口德,不过最终却是忍了下来。

但是常菲却不像叶湛一样,直接破口大骂:“你个老不死的,谁吃蟑螂了,你才吃蟑螂,你全家都吃蟑螂。”骂完,抬起手中的两把手枪,向着刘基射了过去,不过依然被刘基轻松躲了过去。

和叶湛预料的差不多,刘基居然也拥有飞行的能力,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位置,浮浮沉沉,任由常菲如何猛烈的射击,就算是直接开启了终极技能【弹幕时间】,都被刘基轻松闪了过去。

“老匹夫,给我去死,敢欺负我女人!”曾诚大吼一声,一式【逆流投掷】,手中大斧直接向着刘基狠狠砸了过去。

刘基却是嘿嘿一笑,轻轻松松躲了过去,嘴上却是丝毫没有闲着的道:“小胖子,你应该感谢我,因为我刚才的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晚你就能结束掉自己的处男之身,说实话,这小妮确实不错,身材火辣,咦?怎么还有小皮鞭……”

说到这里,刘基却是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一脸无奈的道:“唉,这场面真是太惨不忍睹了,我都不好意思去看了,你放心,我只看了一小会儿,你白花花∞的大屁股露出来之后我就不看了。”

“啊……老匹夫,去死,去死,去死!”曾诚脸上满是通红之色,怒吼着向着刘基冲了过去,手中的大斧挥舞的风雨不透。

不同于曾诚的愤怒,叶湛在听到刘基的话之后,眼中却满是惊色,叶湛敢肯定刘基昨天晚上的时候,肯定没有在自己等人身旁监视,也就是说他肯定能看到过去发生的事

至于曾诚和常菲,还有什么小皮鞭,叶湛不知道今晚会不会发生,如果真的发生的话,那么刘基能够看到未来之事,那就真的不会有丝毫的问题。

止不住心中的疑惑,叶湛开口问道:“老头,你真的可以看到未来发生的事?”

刘基自信一笑,然后伸手指向管思雨道:“我刘天机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在你身旁的那个小妞,昨天晚上晚上磨牙磨了8725次,不过幸运的是没有蟑螂爬进她嘴里,要不然肯定尸骨无存,还有你旁边的另外一个小妞,在昨晚睡觉的时候,用剑刺死了8只蚊子,两只蛤蟆……”

“打住,打住!”叶湛赶紧伸出手,打断了刘基的话,他害怕刘基再继续说下去,恐怕连管思雨和玉思琪的所有隐私都爆露了出来,其它人叶湛不知道,但是管思雨和玉思琪,叶湛却是比较了解,管思雨确实有睡觉磨牙的习惯,而玉思琪,在睡觉的时候,有时候确实会突然拿出剑向危险传来的地方攻击,这恐怕是玉思琪的个人战斗意识所决定的。

这个刘基,实在是太过可怕了,对他来说,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任何隐私,简直是太恐怖了。

“老头,你赶紧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别在我面前晃悠了,行不行?”叶湛真是不放心这样一个人,经常和他们在一起,这样的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刘基却是摇了摇头,然后道:“我也想回去,可惜回不去,我有什么办法?要不然,你把翼州鼎给我,我可以立马就走,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湛呵呵一笑道:“既然你能看穿过去未来,岂不看看怎么从我手中得到鼎的?何必在这里磨磨蹭蹭的?有个高手的风范好么?”

刘基听到叶湛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你以为我不想看看么?可惜关于你小子的未来,根本看不透,至于翼州鼎,更不是老子能看穿的,一切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团迷雾一般,要不然你以为老子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在这里陪你玩?”

不过,虽然刘基的心中如此想,却是根本不可能说出来的,要不然,刚刚保证的自己能看穿过去未来,转眼就变卦了,实在是丢不起那人,于是,刘基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道:“你的这个问题,根本不是问题,翼州鼎我肯定会得到,而且是你亲手送给我的,怎么样?为了让历史的进程能够走的快一些,是不是现在就答应把翼州鼎给我?”

“翼州鼎就在那里,有本事你就拿走,我绝对不会阻止

!”叶湛说完,就不再理会刘基,向外面走去。

“别走啊,小朋友,你以为我不想拿走么?可惜那东西,你不允许的话,其它人根本连碰都不可能。”刘基有些无奈的道。

叶湛冷哼一声道:“那我就无能为力了,不过,如果你不想走,想跟在我们身边的话,那么就把你那能看穿人过去未来的本事收起来,没事去看别人的隐私,可是非常讨厌的。”

刘基道:“如果不呢?”

叶湛听到刘基的眼,双目盯着叶刘基,冷声道:“那咱们就好好的战一场,看看如果你出手的话,会不会被主宰发现!”

刘基的双眼一眯,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右手轻轻的抚着白色的胡子,淡淡的道:“哦?你可以试试。”

叶湛冷笑一声道:“如果再让我知道你探查我们的隐私,那说不得我只好试试了。”

说完,叶湛不再理会刘基,走到不远处一个进化者身边,拉住他问清楚了陈洪所在,然后带着曾诚四人,向陈洪的住所走去。

离开之前,曾诚和常菲两人全部怒视着刘基,看样子如果能够杀得了刘基的话,早已经把刘基给杀死一百遍啊一百遍了。

刘基看着渐渐离开的叶湛等人,无奈一笑道:“这小子,才说两句,这么快就炸毛了,脾气真是太冲了,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啊……”

突然,刘基的神色一动,双目内满是惊疑之色,然后闭上了双目,双目瞬间一片漆黑,紧接着,在他的双目内,忽然间亮了起来,无数的大川山河从里面掠过……

两分钟后,刘基的双目瞬间睁开,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惊呼一声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