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570章 前世今生的至强者之战

第五百七十章 前世今生的至强者之战

千里之外发生的事,刘基就算是再多关注一会儿,或者利用他那看穿未来的双眼看上一眼,就会发现这些外来者,不过,刘基在确认这里和世外天没有关系之外,就不再理会,毕竟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干的。

况且,就算刘基看到这些人,也不会多想什么,毕竟想要看到某来的某些东西,对于刘基来说,消耗也是不小的,不可能随便为了一件事,就直接预测未来,除非他闲的蛋疼了。

紫金城中,叶湛对于数千里之外南京效区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此时,叶湛和曾诚五人,刚找到陈洪,陈洪正在休``息,毕竟昨天经过那么激烈的战斗,又加上为了稳定紫金城的局势而一宿未休息,就算是铁人也支撑不住。

不过,陈洪的警惕性,却是非常的高,纵然在熟睡状态,在叶湛五人进入他的房间之外,依然是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满脸戒备之色,在看到是叶湛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陈洪一脸不好意思的道:“你们来这里,怎么没有人让通知我?”

叶湛呵呵一笑道:“不用在意,你还是继续休息吧,我们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不用,经过刚才的休息,我已经恢复了几分,你们这么早来,是不是想问城战名单的事?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们的同意,就加入到了城战中。”陈洪沉吟了一会儿道。

叶湛诧异的看了一眼,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然被陈洪直接看了出来,不过既然如此,叶湛也就不准备再藏着掖着了,直接开门见山问陈洪的打算。

陈洪的脸上满是郑重之色,沉思了许久,最后双目盯着叶湛,神色严肃的道:“我想和你在城战中一战。”

“哦?”听到陈洪的回答,叶湛眉头直接皱了起来,疑惑的看了陈洪一眼。

不过,紧接着,叶湛就想明白了陈洪的打算,像陈洪这样的人,一般都有自己的傲气,要不然的话前世的时候也不会成为华夏第一名,这样的人,就算发现叶湛的实力远远高于他,也不愿意认输,而是想要在公平一战中,来看一下自己是不是不如叶湛。

而城战,很显然就是最适合的战场,因为那里开始的时候,所有人的实力都是一样的,都是站在相同的起点,只要你有足够的战斗力,就能够脱颖而出,战胜对方,在这里,不讲机缘,不讲知识,只拼个人的战斗力,团队的合作能力。

从陈洪的炽热的眼神中,叶湛能看出那是对于强大对手的期待,无关金钱,这场战斗,陈洪可能根本未想到金币,只是一场战斗。

想到这里,叶湛呵呵一笑,如果是放在前世的国战,叶湛可能根本不敢与陈洪一战,甚至如果城战中有陈洪的名字,叶湛会主动弃权,但是现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战斗,遭遇过无数的风雨,论个人战斗力,叶湛却是丝毫不逊色于陈洪,就算陈洪是国术宗师又如何?论团队战斗力,又有什么团队能够比得了自己和曾诚五人?

而且,就叶湛本人来说,也非常的想要和陈洪这个前世的至强者翼王,来一场公平的战斗,看到底熟强熟强,当然,最关键的是,叶湛不认识在华夏城中,有人能够胜得过陈洪,如果自己不参战,那么,城战的结果,很可能是紫金城获胜,50万枚金币的损失,华夏城还承受不起。

“既然你愿意战,那我就陪你战一场。”叶湛向陈洪点了点头,直接同意了下来。

陈洪听到叶湛同意下来,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色,然后低下头,躬下身来,神色诚恳的道:“谢谢叶首领。”

对于陈洪来说,叶湛的同意,如何能让他不激动,像陈洪这样的武学狂人来说,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不断和强者战斗,来提高自己,而叶湛,就是他最大的目标,只是,叶湛实在是太过强大,如果是在正常的情况下,陈洪连叶湛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在陈洪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考虑到叶湛会拒绝的事情,只是试试的想法,但是他没有想到,叶湛竟然真的同意了。

看着陈洪激动的样子,叶湛哈哈一笑道:“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如果你输了的话,可是要支付50万枚金币的,到时候,我可不是把这笔钱还给你。”

陈洪脸色郑重的道:“输了又如何,你叶湛能以64万枚金币砸在我身上,我陈洪又岂会在乎这区区50万枚金币,这50万枚金币,就是用来买和你公平一战的机会。”

站在叶湛身后的曾诚突然跳了出来,向陈洪道:“说的好,区区50万枚,又如何,洪哥果然豪气,不过,我要事先提醒你,你就做好支付50万金币的准备吧,叶哥的战斗力可是很恐怖的,我可是从大灾变开始,就一直跟着他,好家伙,手狠手辣,杀人如麻,手段残忍……”

突然,曾诚旁边出现一只小脚,一下踹在曾诚的腰上,把曾诚踹的飞了出去。

紧接着,身材惹火的常菲出现在曾诚之前所站的位置,拍了拍沾了一点灰尘的小脚,然后妩媚一笑道:“你们继续聊,胖子是今天吃多了,把脑子撑坏了。”

听到常菲的话,叶湛的嘴角抽了抽,今天貌似还没有吃饭呢,而且,就算吃了饭,也只会撑坏肚子,不可能撑到脑子啊。

常菲说完之前的话,却没有再再会其它人,而是直接走到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疑惑的曾身身旁,伸出纤细的小手,直接揪在了曾诚的耳朵上,声音冰冷的道:“小胖子,有你这么说自己兄弟的么?”

“哎哟!疼疼疼,姑奶奶,你到底是我媳妇,还是别人家的媳妇啊?有你这么欺负自己男人的么?”曾诚可怜兮兮的喊道。

“呵?还敢顶嘴,反了天了,看来给你两天好脸色,你就以为自己是玉皇大帝了?”常菲说着,手上的劲又重了三分。

“疼疼……我,我错了姑奶奶,我说着玩的,这叫提高士气,打击敌人的信心呢,我是在……”曾诚手捂着耳朵,杀猪似的尖叫道。

“你可拉倒吧,你那脑子里除了肥肉还有什么东西?你想的东西我还能不知道么?不就是贪图那50万枚金币么?告诉你,这些金币没有你一个子的事,瞧你这幅德性,整天跟个守才怒似的!”常菲说完,手上又使劲狠狠的拧了一下曾诚的耳朵,然后一脚把曾诚踹出了两米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