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29章 怀孕?

第六百二十九章 怀孕?

感谢赤壁零星的月票。

于是,刘基只能无奈的重复刚才说过的那句话:“我说,你媳妇,就是那个整天冰冷冷的,得到龙参的那个,好像叫玉思琪是吧,怀孕了!

“什么?”叶湛拉着刘基胸口的衣服,把刘基提了起来。

“咳,还让我再说一遍么?”刘基轻咳了一声,向叶湛摊了摊手。

叶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把刘基放了下来,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又算过了?”

刘基摇了摇头道:“实际上,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已经无法看为任何人算命了,不过,算命与医人,本就是一家,相人,首先要会看人气色,而根据玉思琪的气色变化来看,有很大的可能,是怀孕了!”

“你肯定?”

“不是太肯定,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

叶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满中茫然之色。

这个消息,真的真是太突然了,突然到连叶湛都没有丝毫的准备。

“怎么,是不是有些接受不了?其实我能理解,毕竟我是过来人,当年我突然知道自己要当爹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甚至不敢相信。”刘基悠悠的道:“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总要面对的,虽然暂时不能接受,不过时间一长,也就慢慢适应了。”

叶湛摇了摇头,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不能接受,只是,这个孩子来的却太不是时候了。”

“是啊,我能理解,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有可能死亡,就算是我,昨天也是差一点死在这里,这个孩子,来的的确不是时候。”刘基道。

“你先做通讯石,我出去透透气。”叶湛站起来,向外走去。

走到门外,叶湛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从戒指里面掏出一根香烟,点着,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就像他之前说的,如果玉思琪真的怀孕,那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下来,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玉思琪肚子里再有一个孩子,在这个世界真是太危险了。

而且,更关键的是,如今正值和日本进化者战斗的关键时刻,自己还要面临随时被系统抹杀的危险,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挺过去呢,叶湛可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生之后没有父亲。

看着昏沉沉的天空,叶湛想了很多,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很快,地上已经扔了好几个烟头。

房间里面,刘基早已经把通讯石制作完成,但是却并没有出来打扰叶湛。

时间缓缓过去。

当曾诚三人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叶湛依然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没有动弹。

“哈哈,叶哥,你这是什么了,我今天又升了一级,快来恭喜我吧。”离的好远,曾诚就大声喊道。

叶湛抬头看了一眼曾诚,勉强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咦?这家伙怎么了?怎么好像非常不开心的样子?”常菲疑惑的问道。

曾诚和管思雨同时摇了摇头。

走到叶湛哪前,管思雨问道:“叶湛,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叶湛摇了摇头道:“没事,不用担心。”说完,叶湛站起身来,向屋里走去。

“叶哥说他没事?”曾诚看向常菲和管思雨道。

常菲翻了一个白眼道:“你看着像没事吗?”

“不像!”曾诚肯定的道。

管思雨这个时候也说道:“我看着也不像。”

常菲冷冷一笑道:“所以,我肯定,叶湛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三人相视一眼,然后向屋内走了过去,准备找叶湛问清楚。

“什么!”

在问了叶湛许久之后,都没有问出答案,正在三人郁闷的时候,刘基的一句话,却是直接让三人瞬间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你是说,思琪姐姐怀孕了?”管思雨不敢置信的盯着刘基道。

“不会吧?看着不像啊?”曾诚道。

“怀了多长时间了?孩子是谁的?”常菲道。

常菲的话音一落,曾诚等人全部朝常菲翻了一个白眼,这问题问的,这不明摆着的吗,还有是谁的?

“咳咳!”常菲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以掩饰自己心中的尴尬。

刘基不怀好意的道:“这些问题,你们不应该问我,应该去问叶湛,他知道的绝对比我的多,而且要详细的多。”

于是,曾诚三人再次向叶湛围了过去,开始询问玉思琪的事。

“哈哈,小混蛋,恭喜啊,真是猛啊,这么快就当爹了。”常菲道。

“叶哥,你又领先了一步,看来以后我儿子还得管你儿子叫哥啊。”

“叶湛,思琪姐姐怀孕是真的吗?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小雨啊,你要努力啊,你看人家玉思琪都怀孕了,你这小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要赶紧的啊。”常菲向管思雨笑道。

管思雨脸颊瞬间一红,狠狠的瞪了一眼开玩笑的常菲,不敢再说话了。

不过,叶湛此时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哪里会理踩这三人,不管这三人说什么,叶湛都没有搭理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房间里面的人转头一看,正是去俄罗斯的玉思琪回来了。

玉思琪一走到门口,就呵呵一笑道:“我回来了,地图上标记的那些宝贝,已经全部得到,收获不小。”看来玉思琪这次真的是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心情不错。

说完,玉思琪才发现房间里面的气氛不对,房间里面,特别的安静,所有的人,都是满脸奇怪的盯着她,眼神特别的诡异。

玉思琪眉头一皱,疑惑的问道:“怎么了?难道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思琪姐姐!”管思雨大声喊道,立刻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玉思琪,竟然哭了起来。

玉思琪关心的道:“怎么了?是不是叶湛欺负你了?别生气了,我给你讲个好玩的事,那个俄罗斯的包打听还记得吗?如今在那个宝藏之地凭借着他神之使者的身份,竟然拉了一群信徒,和那个阿斯兰公会的人干起来了,他的那个胖媳妇,被包打听一个金币给卖了。”

管思雨听到这事,抹了抹脸上的眼泪,然后笑了两声,接着向玉思琪道:“思琪姐,你……”

“我怎么了?”玉思琪疑惑的道。

“他们说,你怀孕了。”

玉思琪眉头一皱,“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