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44章 前仆后继

第六百四十四章 前仆后继

叶湛心中发堵,想要嘶吼,却发现早已泣不成声,虽然他和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免死狐悲,又何况是同为人类,同病相连下,看到这么多的人类,被这突然从天而降的大脚,像是踩蚂蚁一般全部踩死,不管是任何人看到这一幕,恐怕都不会无动于衷。

这一刻,生命如草芥,如蝼蚁,如浮沙,那无情而又冰冷的大脚,带给人的只有无尽的恐怖和绝望。

整个世外天,只剩下山巅的那一些人,还在山脚下的叶湛四人,还在苦苦支撑。

天空中那恐怖的巨脚还在下降,周围空气的压力越来越大,仿佛已经变成了**一般,异常的粘稠,就连之前那狂爆的风都因此而停了下来。

不过翼州鼎却是开始不停的抖动起来,甚至发出了一阵奇怪呻吟声,很显然,这尊巨鼎快要到达极限。

看着那漫无边际的巨脚,叶湛心中一阵绝望,当这只脚真正踏下的时候,翼州鼎根本不足以保护他们,别说他们,就连他眼前的这尊堪称世界第一大的巨山,在这恐怖的巨脚下,也会像一堆普通的小土堆一般,瞬间塌陷下来。

叶湛可以肯定,到时,整个世外天会成为一片死域,再没有任何一个活着的生物存在,只有一堆堆的尸骸,还有那飘浮在空气中粘稠的血雾。

咻!

就在这个时候,巨山之巅发出一道惊天的亮光,伴随着一阵锐利的呼啸声传遍四方。

叶湛抬头看去,粘稠的血雾深处,只见一把发射着白色光芒的巨大利剑,向着天空中的巨脚冲去,沿途所过,所有的血雾全部被蒸发,这把巨大利剑穿透血雾,直接扎进了天空中的巨脚中。

紧接着,巨脚下方利剑消失的地方轰然爆炸,连带着那只黑色巨脚都被炸出了一个大洞,从大洞中散落出无数黑色的**,向着下方落下,仿佛下起了黑色的雨。

黑色巨脚顿了一下,接着,被炸出的大洞瞬间消失,仿佛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一般,继续向着下方踏了下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巨山之巅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梯子,这梯子下起巨山之顶,上达巨脚之底,接天连地,隐约间,一尊巨人正爬在梯子上,顺着梯子攀爬而上。

随着这个梯子的出现,天空中巨脚下落趋势终于停止了下来。

就在叶湛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咔嚓’一声巨响,紧接着,那接天连地的梯子,还有那梯子上正在向上攀爬的巨人,都是突然溃散开来,化为了碎片,然后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叶湛脑海中已经隐约猜到了此人的身份,但是就连他也只阻止了那黑色巨脚不到五秒的时间,就消失在了天地间,还有谁能阻止这恐怖的巨脚?

哞!

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大而又浩瀚悠远的牛吼声,突然自山巅传来,震动整个世外天世界。

与此同时,叶湛发现周围那些鲜血形成的红色雾气,突然全部变成了紫色,就连整个世外天,都被这种紫色所充斥。

叶湛脸上满是惊容,向山巅上看去,只见在那山巅之上,向着天空向着无数的紫色,浩浩荡荡的向着天空中的黑色巨脚冲了过去,这些紫色的速度看似很慢,但是却是眨眼间,就已经遍布整个天空,甚至把黑色的巨脚都染成了紫色。

而在这浩荡整个世外天世界的紫气中,却是隐约可见一个发须发白的老者,骑乘着一头天青色的牛,在紫气中沉沉浮浮,向着天空中的巨脚飞了过去。

而天空中那从天而降的巨脚,遇到这层紫气,却是仿佛陷入了泥潭中,却是怎么也落不下来。

山脚下,被翼州鼎保护在里面的刘基,在看到那紫气中若隐若现的老者之后,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老师!”刘基大悲痛的大吼一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直接磕到了下方的岩石上,发出砰的一声,只是刘基却仿若未觉,仍旧跪伏在那里。

隐藏在叶湛脑海中的巴尔,在看到那铺天盖地的紫气之后,脸上同样满是惊容,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此人竟然还活着。”

这眼前出现的人,年龄到底有多大,纵然以巴尔之能也不知道,在巴尔知道此人的时候,此人就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对于这样的老古董,就算是巴尔,见到了也要小心翼翼,当巴尔达到巅峰的时候,曾经想要找这老者比试一番,不过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拖延了下来,直到最后都没有实现。

随着时间的逝去,多少英雄豪杰都相继消失,就连他,也只是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上,只是,他却是没有想到的是,到了如今,这老头竟然还好端端的活着,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

这突然出现的老者,不止巴尔认识,叶湛同样认识,概因为那白发老者,还有他身下青牛,一般的华夏人都不会陌生,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竟是刘基的老师,如果叶湛没有猜错的话,这老者定然是‘老子李耳’,同样是春秋时代的人。

不过相传在出生的时候,就是一个老者,但是春秋时期的老子李耳,却只是老子众多身份中的其中之一而已,只是因为这时候的李耳比较出名罢了,事实上,在上古时老子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的老子名为仓颉,到了西周时老子为伯阳父,春秋时老子为李耳,战国时老子为周太史儋,东汉时老子为“三张”。

每隔一个时期,老子都会重生一次,变幻身份,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过这些人,都只是老子的化身而已,而老子的真正身份,还有他的出生时期,却是从来无人知晓,唯一知道的,恐怕也就是神话传说中的太上老君吧,在华夏的古老传说中,老子是最为神秘的一个,同时也是最为强大的一个,就连天庭,都是在此人的授意下建立的。

只是叶湛想了许久,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和老子扯上关系,让叶湛百思不得其解。

天空中,紫气浩荡,遮蔽了整个天空,托住了大脚,不过,仅仅只僵持了不到五秒钟,黑色巨脚缓缓踏下。

就在这个时候,紫气中的老者抬手抛出一卷黄皮卷轴,卷轴飞到半空中瞬间金光大盛,接着,黄皮卷轴化为万道金色,散入紫气中。

那些金光照到紫气之上后,瞬间化为无数游动的字符,叶湛虽然认得这些字符的意思,但是这些字符游动的速度太快,叶湛纵然能认出一些字符的意思,也根本不知道这些字符代表着什么意思。

这些字符仿佛一只只灵活的鱼儿一般,在紫气中钻进钻出,与此同时,这些紫气变得更加的浓郁,这些紫气虽然看起来软绵绵的,但是却是成功阻止住了天空中的大脚,使得它不能再继续踏下。

不过,看到这一幕,叶湛心中却是一阵叹息,心中清楚以这骑牛老老的能力,是挡不住这只巨脚的,叶湛从巴尔的记忆中,清楚的知道这只巨脚的恐怖,当初一根手指,就差一点覆灭了巴尔,而这骑青牛的老者,实力就算再如何的强大,也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这只巨脚,就算之前已经有那么多人,削弱了这只巨脚的力量,也根本不是这只巨脚。

而随着叶湛叹息的时候,隐藏在叶湛脑海中的巴尔,同样一声叹息,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道:“看到你们如今这样的样子,我原谅你们了!”

原本,在看到世外天的时候,巴尔心中怒不可恕,不过当看到这些人全部因为阻止天空中的那只巨脚而死亡,其中还有这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老者,同样因为对抗黑色巨脚而死,心中的那股愤怒,却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剩下同情和无奈。

在那样恐怖的存在面前,纵然是再强大的力量,也是显得那么得无力。

叶湛脑海中的想法刚刚闪过,就见紫气中电闪雷鸣,粘稠的空气竟然刮起了呜呜的风来,浩浩荡荡的紫气,竟然有消散的架式。

翼州鼎中,叶湛昂首看着那紫气中沉沉浮浮的老者,紫气中,骑牛老者双手向天一指,紧接着,六尊各式各样的巨鼎,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瞬间飞向六个方向,镇守六方,在这六尊鼎中,叶湛立刻就认出了其中属于僵尸王幽的那尊幽州鼎。

除此之外,其余五尊鼎和幽州鼎比起来,气势同样不凡,很显然,这六尊被召唤而来的鼎,自然是九州鼎无疑,只是让叶湛想不到的是,这骑牛老者竟然已经收集了六尊九州鼎,加上自己手中的这一尊,已经七尊,只差两尊,就能够集齐九鼎。

只是可惜,如今的翼州鼎,却是根本不由那骑牛老者掌控,要不然集七鼎之力,或许有机会和那黑色巨脚斗一斗,不过叶湛却是也知道,就算这骑牛老者拥有七鼎,也根本改变不了被毁灭的命运,恐怕只有集齐九鼎,才有可能获胜的可能,不过也只是有可能而已。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