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48章 镇压

第六百四十八章 镇压

感谢中华灬风云和赤壁零星的月票,感谢sdadasdok的打赏

就在这些人乱跑的时候,周围不时有岩浆柱冲天而起,瞬间又有数百人被岩浆柱所吞噬,尸骨无存。

北斗玉毕竟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营地首领,处乱不惊,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妄无目的的乱跑,而是环顾四周,希望找到离开的办法,毕竟在这样下去,绝对会死在这里,天空中落下的火山灰虽然因为经过空气的冷却,对他们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但是若是过多的话,同样能把他们埋在里面。

不过当北斗玉看向神农架的方向的时候,却是发现越靠近神农架的方向,岩浆柱喷涌的数量越多,正在北斗玉准备命令其它人准备向外逃走的时候,双目一凝,看到在靠近神农架的空中,一个人类进化者,正提着两个人在空中飞行,艰难的在众多的岩浆柱中来回的穿梭。

因为距离太远,北斗玉看不清此人是谁,只能模糊的看到此人正在提着两个人,看样子和他们一样,是想要从这儿逃走,不过面对那毫无征兆喷涌而出的岩浆柱,却是数次差一点被岩浆柱吞噬,努力了一会儿,却是根本没有走多远。

北斗玉虽然对于此人能够在空中自由飞行感觉到惊奇,不过当看到那人周围的无数…,岩浆柱之后,却是摇头叹息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恐怕就连人类第一强者叶湛,也不可能活下来吧。

“原路返回,快!”北斗玉大声喊叫,命令剩下的人向回跑,就这一会儿,死在岩浆柱中的人类进化者,已经超过了五百人,自从武汉nPc营地建立以来,还没有过一次性损失这么多人过,但是面对眼前的情况,却也只能无奈。

剩下的进化者,原来正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飞,在听到北斗玉的话之后,才开始原路跑,不过,剧烈振动的地面,再加上随时都会从地底喷涌而出的岩浆柱,他们又如何能顺利的往回跑?

咔嚓!

突然一声巨响在他们的脚下传来,北斗玉脸色一惊,赫然发现就在他们这群人中间的大地,竟然裂开了一个裂痕,裂痕中,满是岩浆,几个站立不稳的进化者直接掉了下去,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就被下方的岩浆吞没了。

紧接着,咔嚓声不绝,附近的地面成蜘蛛网一般裂开,成了一片片独立的石块,而在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痕中,满是岩浆,正在滚滚流淌,剧烈的高温,正在把周围的泥土沙石化为岩浆,众人所站的土地正在被岩浆一点一点吞噬。

“不好,快跳!”北斗玉大叫一声,从一块完好的石块上,跳到另外一块石块上,正准备跳到另外一个石块上的时候,突然两片石块中央,突然一道岩浆柱喷涌而出,吓得北斗玉赶紧停了下来。

看着仿佛化为岩浆海的地面,还有不断被岩浆吞噬的进化者,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有一千多的人类进化者葬送在岩浆中,仅剩的不到两千人,而且这些人也是同样面临死亡的威胁。

看到这一幕,北斗玉一阵绝望,仰头望着被火山灰遮蔽了的天空,双目渐渐变得湿润起来,喃喃自语道:“难道天真要亡我等吗?”

老天没有回话,也不可能回话,苍天无情,虽不会故意杀生,但是也不会救生。

“吼!”

突然,一声巨大的咆哮声,滚滚而来,比天威更浓,比地震声更大,这一声咆哮,把这片天地间的所有声音,全部压了下去,苍天无语,但是人却能够发出声音。

所有面临绝境的张家界进化者,全部向着这道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才发现这道声音竟然是从神农架中传出来的。

“难道神农架里面隐藏有什么绝世高人?或者绝世凶兽?”所有人的心目中,同时浮现出这个想法,不过,紧接着他们才发现他们的想法错了,神农架外面的岩浆柱都如此的浓郁,更别提神农架里面,早已经成为一片火海。

那么,发出这道声音的,就只剩下一个人,那就是刚才在神农架外,拼命躲避的那个进化者,只是,是哪个进化者,会拥有如此恐怖的怒吼声?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向那道渺小的身影看去,就看到那道身影以极其飘逸的方式,躲过了一个从下方冲过来的岩浆柱,然后定在了空中,在他的周围,数道岩浆柱冲到而起,不过此人却是仿若未觉,与此同时,一尊金色巨鼎从此人的头顶突然出现,然后快速旋转。

而在那个的脚下,已经很难找到一片完好的地方,大部分都被岩浆所覆盖,滚滚岩浆,从他的脚下,向着北斗玉这边流了过来。

神农架外,叶湛战甲鼓荡,脸上满是狰狞,眼中爆发出炽热的光芒,呈大字型悬浮在空中,双手高举,而在他的双手上面,则是当初从紫金城得到的翼州鼎。

就在刚才叶湛快要感觉到绝望的时间,突然间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东西,一件能够救他们四人性命的东西。

翼州鼎!

当初在紫金城见到翼州鼎的时候,这尊翼州鼎就是沐浴在岩浆中,翼州鼎作为九州鼎之首而存在,对于镇守大地和控制岩浆方面的效果可是非常显著的。

不过因为之前的匆忙,叶湛却是一直没有想起来,不过当叶湛想起来之后,却又无奈的发现如今翼州鼎已经属于刘基,如今刘基陷入昏迷,而他根本没有能力来指挥这尊鼎的,虽然叶湛还有其余六鼎,不过一来还未掌控这些鼎,二来这些鼎也没有能够镇守火山的存在。

虽然叶湛知道巴尔的记忆中,有控制这样的鼎的办法,不过以如今随时都面临死亡的情况,叶湛却是根本不可能去搜索巴尔的记忆,不过,叶湛不去想,并不代表巴尔自己不愿意去想。

隐藏在叶湛脑海中的巴尔,却是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不仅叶湛会死,他也要完蛋了,而对于自己的记忆,他可比叶湛要熟悉多了,很容易就找到了这部分记忆,然后强行打入了叶湛脑海中。

叶湛正觉得绝望,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刺痛,紧接着,一道信息从脑海中浮现而出,而这份信息,正是如何控制别人的东西的方法。

虽然叶湛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立刻在下方找到一个还算完好的时块,把刘基和僵尸王幽放在了上面,至于身后的夏姬,却是没有时间放下,就赶紧按照脑海中浮现的那一段信息,开始操纵翼州鼎。

不过,因为刚才的失神,叶湛差一点就被下方冲来的岩浆柱给吞噬了,在这危机时刻,叶湛大吼一声,使出浑身的力量,飞快的向着旁边移去,才勉强躲开了那根岩浆柱,若是速度再慢上一丝的话,恐怖他们四人已经被岩浆所吞噬了。

而刚才北斗玉听到的那一声大吼,正是叶湛危机时刻的吼声。

悬浮在叶湛头顶的翼州鼎,在叶湛的控制下速度越来越快,并且越来越大,转眼之间,已经达到了几十米的宽度,虽未拥有风声,但却是威势无匹,四周数百道岩浆柱,全部向着翼州鼎躬下了身,冲天的岩浆,全部落入了翼州鼎内。

而随着这尊鼎的出现,周围再也没有新的岩浆柱出现,就连脚下那狂爆的岩浆,也因此而平静了下来,仿佛温顺的小绵羊一般。

与这尊鼎相比,身处翼州鼎下方的叶湛,却是无比的渺小,甚至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

与此同时,一道炽白色的火焰,从叶湛的眉心飞了出来,眨眼之间钻进了翼州鼎内,只是,让叶湛疑惑的是,这次操纵火焰器灵,却是让他感觉有一种生涩的感觉,不过在这危机时刻,叶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全力控制着火焰器灵。

一道拥有强烈震动感的声音自翼州鼎内散发出来,紧接着,翼州鼎停止了旋转,静止在叶湛的头顶上方,沉沉浮浮。

看到这一幕,叶湛眼中浮现出一丝喜色,紧接着双手一指神农架上,大吼一声:“去!”

随着叶湛的声音落下,翼州鼎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神农架内的巨山飞了过去,不过在飞到巨山跟前的时候,却是停了下来,在周围盘旋了一下。

对于翼州鼎这没头没脑的盘旋,叶湛却是知道为何,这翼州鼎恐怕是在火焰器灵的控制下,寻找最佳下落地点,如今火焰器灵重回翼州鼎内,叶湛感觉到这火焰器灵异常的兴奋,看来对于翼州鼎,它也是非常的渴望的,毕竟那是它自己的身体。

紧接着,叶湛感觉到火焰器灵欢呼了一下,知道火焰器灵终于找到地点,于是赶紧催促火焰器灵控制翼州鼎降落。

轰!

巨大的翼州鼎,轰然落到了神农架的一座矮山上,看着那座矮山,叶湛才知道原来这不起眼的小山,才是这片大地最重要的位置,若是有机会,一定会来看查一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宝贝。

说来奇怪,翼州鼎落下的时候,整个大地都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碎石乱飞,岩浆喷涌的场面,随着翼州鼎的落下,那无数的岩浆柱,竟然缓缓全部消失,就连地震都停了下来。

神农架内外,遍地流趟的岩浆,缓缓冷却,然后化为了岩石,而随着大地重新隐入平静状态,天空中那恐怖的空间裂缝,也随之消失不见,朗朗晴空重新出来,只是很快这睛蓝蓝的天空,就被其它地方飘过来的阴云给覆盖。

几十里外,北斗玉等数千张家界进化者,望着那悬浮在空中的叶湛,还有消失的地震和火山,神情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