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49章 人心

第六百四十九章 人心

“地震消失了。”

“谢天谢地,那该死的岩浆终于消失了。”

“苍天开眼,我们终于逃过了一劫!”

“……”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逃过这一劫,而感觉庆幸,刚才那仿佛毁天灭地一般的情景,他们都感觉到这次要死在这里,但是谁能想到,峰回路转,到最后他们竟然全部都活了下来。

不过,很快,这些人的注意力就从庆幸和后怕,转移到了那个救了他们的人身上。

“这人是谁?”

“真的是这人救了我们吗?”

“他真的是人吗?恐怕只有火神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吧?”

就再是他们再傻,脑袋反应再慢,也知道那足以让他们所有人死在这里的岩浆,是因为那个悬浮在空中的青年才消失的,不过,这种的事情,却是让他们很难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实力如此恐怖的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神了。

这个世界上,人们会允许比自己强的人存在,虽然欺压他们,他们也只会心中有怨言,但是却也会容忍,但是却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不管这个神是善是恶,他们都不会相信。

这份不相信,不是对于事实的否认,而是对于事实的恐惧而不愿意去相信,如果一个人的实力达到这样的地步,那还是人吗?恐怕也只有神才能够拥有,只是为什么他们能成为神?而自己却不能?为什么那个扑灭岩浆的是那个青年,而不是他们?

只是,如今他们就算再如何的不相信,也必须得承认,若是没有他,那毁灭岩浆柱,肯定会继续肆虐下去,他们所有人必然难逃一劫,那巨大的鼎出现的时候,爆虐的岩浆,突然变得温顺起来,他们都能感觉得到,要不然,他们这些人还不知道要死多少,而当那巨鼎落下的时候,所有的岩浆柱也随之消失。

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的话,那么那悬浮在半空中的青年身上散发着的火焰,却是最好的证明,这些炽白的火焰,就算是隔得很远,都能感觉到一股炽热,恐怕温度丝毫不会逊色于那从地下喷涌而出的岩浆。

这一刻,那个悬浮在空中的青年背影,在他们心中的形象,丝毫不下于‘火神’再世。

只是,其中一些人,却是把注意打在了那座落在神农架里的巨鼎,眼中一片火热,他们清楚的看到,那个青年就是用这件东西,控制的岩浆,达到了那种非人的能力,若是他们得到的话,岂不是也能成为别人眼中的神?

为什么他能成为神一般的存在,而自己不能?眼前就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就不能够去把握?

不过,有这种想法的,毕竟只是一些而已,而大部分的人,对于叶湛却只有感恩之情,并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经过过之前那恐怖的一幕,侥幸活下来的大部分人,都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对于救了他们的那个青年,他们虽然心中感激,但是对于实力如此强大的存在,他们也不愿意接近,只想要避而远之。

不过这些人最终在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劝说下,怀着一颗感激的心,小心翼翼的向叶湛那儿赶了过去。

若是让叶湛知道那些想要取代他位置的人的想法的话,不知道是会作何感想,这何尝不是叶湛最担忧的地方,若是必要,叶湛也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就像以前的时候,叶湛一直都喜欢把自己的等级还有属性面板全部隐藏起来,这样做,一来是不想引起太大的骚乱,二来何尝不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比大部分的进化者高出三四级,那些人可能还会忍受,但是若是高出太多的话,难免会引起这些人的恐惧,就算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可能会也有这种感觉,而对于自己感觉到恐怖的东西,只有两种办法,一是远离,第二种,就是联合其它人杀了他。

叶湛绝对不是胡乱猜测,这种情况,一定会发生,只是早晚的问题,因为这些人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完全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人存在,而叶湛最担心的还是身边的人,会生出消灭他的想法,虽然叶湛不惧,但是纵然杀掉这些人,又能如何?

那样的话,只会让人更加的恐惧,那后果自然是更多的人加入到讨伐自己的队伍中,到时候,恐怕自己只有与天下人为敌了。

几十里外的数千进化者,叶湛自然注意到了,不过,却也是没有办法,和生命比起来,其它的也只能选择忽视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而已。

控制翼州鼎镇守神农架,叶湛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全身燃烧的火焰,正是火焰器灵催到极致,才形成的情景,如今终于成功完成了任务,叶湛也是松了一口气,身上的火焰瞬间消失,身体一软,直接从高空中一头栽了下来。

所幸叶湛飞的不是很高,再加上他身体素质本来就极为强大,最主要的是叶湛落地的时候,是夏姬在下方的,所以这一下虽然叶湛栽的特别狠,不过顶多只是感觉夏姬的身体很软,自己却是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揉了揉有些发蒙的脑袋,就立刻爬了起来。

不知道当夏姬清醒过来之后,知道自己竟然成为了叶湛的肉垫,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叶湛不用看也知道远处那群人,正在向这边走过来,不过叶湛不在意,而且以那些人的距离,想要赶到这里,恐怕也需要一些时间。

叶湛担心的是刘基三人,现在这三人依然处于昏迷状态,就算是之前那么大的变故,都没有让他们三个清醒过来,看来这三人受的伤都非常的重。

不过,这也是急不得的事情,只能看天意。

紧接着,叶湛看了一眼神农架内那座矮山上的翼州鼎,却是摇了摇头,从现在开始,一周内这尊鼎却是不能动的,在这神农架的下方,岩浆依然非常的不稳定,因为有翼州鼎的存在,镇压住了这些东西,不过若是叶湛把翼州鼎带走,那么地下那些狂爆的岩浆,恐怕会再一次肆虐起来。

这一次操控翼州鼎,对于叶湛的消耗可是非常大的,几乎快要炸干叶湛的所有力气,若不是因为他的身体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改造,恐怕早已经被炸成人干了。

看来得抽出两天的时间,把另外六尊九州鼎熟悉一下,以免下次到了需要的时候,再发生之前那样的事。

想起之前的事,叶湛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脑海中的那股突然的刺痛,以及莫名奇妙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信息,里面都透露着奇怪。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