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50章 罪魁祸首

第六百五十章 罪魁祸首

感谢北斗之玉衡的豪爽打赏,今日三更。

刚才,叶湛又试着从巴尔的记忆中,寻找一些东西,不过却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也就是说巴尔的这些记忆,叶湛依然没有消化。

而刚才在陷入危机的时候,自己想要的东西,却是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仿佛那原本就是自己的记忆一般,在最关键的,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功劳,那么这件事的背后,恐怕隐藏着另外一个存在,这个人绝对不是世外天的老者,之前进入空间通道,帮他稳定通道的,是那老者无疑,但是这一次,绝对另有其人。

而能够拥有这种能力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一个叶湛一直以为消失的人。

巴尔!

想到这里,叶湛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暗道自己太大意了,没有想到这巴尔竟然一直隐藏在他的脑海中,只是却从来没有过动静,要不是这一次面临死亡的危险,恐怕依然不可能发现此人的存在。

知道这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妖怪躲藏在自己的脑海中,叶湛心中生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要是这老妖怪给自己来一个突然袭击,恐怕自己不死也要掉几层皮。

叶湛赶紧把心神沉入脑海中,不过脑海中一片黑暗,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叶湛心意一动,翼州鼎的器灵随之快速飞了回来,回到了叶湛的脑海中。

镇守这片大地,只需要翼州鼎就行,九鼎作为镇压九州的存在,本身就不存在器灵,只是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就算是植物,都有可能产生器灵,更别提这种集天地之灵于一身的存在。

现如今重新把他当作镇压大地的存在,火焰器灵的作用倒是可有可无。

紧接着,叶湛在翼州鼎器灵的照耀下,开始在脑海中寻找巴尔的藏身之所,叶湛绝对不会愿意这样一个毒虫,藏在自己的脑海中。

只是,巴尔是何许人也,就算是他潜入到火焰器灵跟前,火焰器灵都发现不了他,相反更是被巴尔控制了一部分,若是非要和叶湛的精神相比的话,那么叶湛的精神是海水,而巴尔的精神,就是利剑,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只是可惜的是,巴尔的精神只是一把残破的剑,而且还是已经残破到快要崩溃的地步,而叶湛的精神虽然很脆弱,但是却胜在稳定,巴尔可以轻易出入叶湛的脑海,因为叶湛的精神对于巴尔来说,简直没有任何防御,但是,巴尔如今却是不敢和叶湛一较高,就算他有五成的把握,却也是不敢涉嫌。

活的岁数越大,越是怕死,虽然他如何精神受到重创,但若是拼命的话,也能和叶湛搏一个平手,最不济也能和叶湛同归于尽,让叶湛变成一个白痴,但是他却不敢去赌,而且巴尔也有自己的计划,等到他把火焰器灵彻底控制住之后,到时候再对付叶湛,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有这么稳妥的办法,巴尔自然不愿意现在就冒险和叶湛战斗,而巴尔刻意隐藏起来,叶湛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寻找得到的。

“咳!咳!”

叶湛正精神全部沉入到脑海中,寻找巴尔的踪迹,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进了叶湛的耳朵。

听到这道声音,叶湛收敛心神,睁开了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是看到刘基已经醒了过来,正在剧烈的咳嗽着,咳得脸色通红,嘴角带血,甚至从嘴里吐出一些肉块,很显然是之前在世外天被震碎的肺片。

“你身体怎么样?”叶湛问道。

刘基抬起头,向着叶湛看去,只见他双目空洞,没有丝毫色彩,紧接着,刘基突然嚎嚎大哭起来。

“老师,我对不起你啊!”

“世外天的兄弟姐妹们,都是我刘基害了你们啊,我刘基该死!”

“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我没有和你们一起死啊。”

“我好恨啊!”

说着,刘基向着下方的岩石上面撞去,只一下就把坚硬的岩石撞的碎裂开来,而他的脑门上,同样撞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顺着额头向下流去。

但是刘基却仿若未觉,或者说是存心寻死,再一次把脑袋向着地面撞了过去。

叶湛瞬间来到刘基的面前,一下就挡在了刘基的额头前,怒声道:“你干什么!”

“滚开,我要随他们一起死!”刘基怒吼一声,想要推开叶湛,但是他的双臂已断,哪里有手的存在,这一下不仅没有推到叶湛,反而因为没有把握好平衡,一下倒在了地上。

叶湛赶紧抚起刘基,瞪着刘基冷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自从和刘基相识以来,在叶湛和心目中,不管遇到任何事情,刘基都是非常从容的,就算是被叶湛抓住爆打的时候,也只是偶尔露出一丝的惊容,但是从来却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态过。

看着此时刘基的样子,叶湛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之前在世外天看到那只巨脚的时候,叶湛就奇怪,这只巨脚为何会在他们四人刚刚赶到世外天的时候就出现,直觉告诉叶湛这绝对不是巧合。

这一切,和他们四人到底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是到底和谁有关系?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从那只巨脚踏下来时候的威势,叶湛敢肯定这只巨脚的实力,绝对是非常的恐怖,只是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毁灭世外天?到底意欲何为?

虽然那巨脚的主人不会告诉叶湛这些东西,但是叶湛却不得不仔细分析这里面的东西,要不然若是哪一天这只巨脚的主人想要杀他,他连一丝的防范都没有,岂非成了别人案板上的鱼肉?

只是,之前一直处于危机之中,所以叶湛根本没有时间来深究这些问题,但是看现在刘基的样子,很明显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刘基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消失的双臂,反而盯着叶湛,眼中原本空洞的神色,瞬间变得异常的愤怒。

“你个混蛋,都是你害的!”刘基怒吼一声,眼中满是怒火,向着叶湛冲了过来,因为没有手臂,刘基直接张开嘴,向着叶湛咬了过来。

叶湛紧皱着眉头,却是没有闪躲,任凭刘基咬在他的肩膀上,只是以叶湛的身体素质,刘基又怎么可能咬得动。

好在刘基也知道伤不到叶湛,在咬了一会儿之后,就松开了嘴,颓废的坐在地上,神色又恢复了之前空洞的样子。

在叶湛的再番逼问下,叶湛才知道怎么回事,也终于知道刘基为何会如此的怨恨自己。

原来,这一切的罪愧祸首,真的是自己。

世外天作为那个神秘的主宰统治之外的地域,可以说是主宰的敌人,所以根本不会容许这些人的存在,不过可惜的是那个主宰根本不知道世外天的所在,就算想要毁灭他们,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而世外天之外,每次进出世外天,基本上也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查,比如之前叶湛四人进入神农架的时候,刘基从储物袋中拿出来的镜子,可以屏蔽系统的探测,更能够检测某些系统可以追踪到的物品,而且为了防止引起系统的注意,刘基甚至不允许其它三人哪怕一句话。

当初刘基先后带着僵尸王幽,和夏姬进入世外天,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而世外天中,同样有其它人从外面带回来一些人,同样没有出什么问题,刘基本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同样不会出问题。

从当初进入神农架之后,刘基一直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原本他以为还是像上一次那样,是针对他的,还想着只要回到世外天,就能够避免这次的危险,但是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只是因为他的一时兴起,竟然直接导致了世外天的覆灭,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问题绝对出在叶湛的身上。

说到这里,叶湛的心中充满悔恨,早知道如此的话,叶湛绝对不会赖着刘基,非要让他带自己来世外天。

叶湛没有问什么刘基为什么会如此确定是他,他们回来的时候其它人就不能一起回来吗等一些狡辩性的问题,这样的话都是那些没有担当的人,为自己所找的托词而已。

而叶湛在和刘基聊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猜测的出来,事情,恐怕真的是因为他,才使得世外天中,那无数的人类,死在了从天外踏来的那只大脚下。

若是一般的东西,刘基的那面镜子或者能屏蔽掉,甚至连火焰器灵,若是隐藏在叶湛的脑海中,不动声色,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有一件东西,却是例外。

蓝火冰心!

这件东西,被系统视为‘违禁物品’,对于整个系统来说,绝对是超级厉害的病毒,肯定会严加监控,这样的东西,刘基的那面镜子,连探测都探测不到,更别提屏蔽掉了,就算能屏蔽掉,系统被后神秘的主宰,花费一些代价,也能找到叶湛的所在。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既然利用他叶湛找到了世外天,那么肯定是想要一网打尽,也是因此,才有了之前世外天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