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676章 突如奇来的战斗

第六百七十六章 突如奇来的战斗

神农架内的一座普通山峰底部。

叶湛耗费了一整天的时间,丝毫没有停歇,终于把地精石从众多玄玉包围中给剥离了出来。

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地精石,叶湛把手中的战刀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纵然是他如此强悍的体质,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不停劳动之后,如今也是撑不住了,若不是心中有一股坚持,而且大战迫在眉捷,叶湛早已经停下休息了。

取出梁州鼎,叶湛直接把地精石收进了里面,虽然叶湛很想得到里的天心石,不过地精石比玄玉可是要坚硬多了,叶湛可没有那个兴趣把天心石从地精石里面剥离出来。

而且想要用地精石修复六鼎,必须把地精石全部融化开来,到时候天心石自然就会出现。

也只有梁州鼎,才能够把地精石这样的天地奇物给炼化,其它的东西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不过就算是梁州鼎,想要把地精石这样的东西融化,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叶湛直接把地精石扔进了里面,让它慢慢炼化。

之后,叶湛又取了一些玄玉,把手中的高级戒指装满之后,叶湛才离开这里,不过若是叶湛以后需要玄玉的话,还会随时回来,只是,那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毕竟梁州鼎只能同时做一件事情,如今让它炼化地精石,地精石不炼化完毕,是不能够让它来炼制其它东西的。

而对于现在的叶湛来说,最重要的无疑就是炼化地精石,修炼六鼎,其它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放,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向上走的时候,叶湛就从戒指里面取出许多的食物,然后边走边吃,之前辛苦的劳动,对于身体的消耗也是非常大的,叶湛早已经饥饿难耐。

回到洞穴内,叶湛去看了夏姬一眼,发现夏姬依旧在闭目休息,就没有打扰她,给她留下了一些食物,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喂,叶湛,不好了,战斗开始了!”通讯石里传出刘景焦急的声音。

听到刘景的话,叶湛眉头一皱,“怎么开始的那么突然?”

“刚才曾诚听你的话,炸了南京npc营地,里面的高层全死了,剩下的人不知道在谁的带领下,向我们这边做出了自杀式的攻击。”

“好,我知道了!”叶湛关闭了通讯石,低头沉思,看来这次大战的导.火索,是南京市npc营地被炸。

日本的国度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度,这里的人,心中都有一种疯狂的执念,就是为大日本帝国死而无憾,他们的生命,是属于大日本帝国,当面对绝境的时候,这些人不会低头,不会委屈求全,而是会疯狂的进行报复,最后切腹自杀,把自己的生命还给大日本帝国。

这种观念,几乎占据了日本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的脑海,所以他们做事情的方式,和华夏人非常的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进化者在高层几乎全部死亡的情况下,依然杀向合肥市,而且是那么的悍不畏死,因为他们早已经准备好把自己的生命还给大日本帝国。

想到这里,叶湛的神色有些阴沉,没有想到大战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展开的,这样一来,华夏一方的进化者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不过叶湛也知道,这些死伤是在所难免的,就算是没有炸掉日本进化者的总部,战争也会打响,死伤依旧没有办法避免,而且可能会比如今的情况更加的严峻。

“是该准备去那里看看了,只是不知道这一去,又要引出什么波澜。”叶湛想起随时会降临的系统怪物,还有可能会发布的击杀自己的奖励,叶湛心中也是一阵担忧。

对于系统来说,可不会在乎普通进化者的死活,为了击杀自己,就算是因此而死伤无数,对于系统来说,也是丝毫关系都没有,那些普通进化者,对于系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些会变动的数字而已。

只是,系统不在乎,但是他叶湛却不能不在乎,日本进化者死多少他不在乎,但是华夏进化者,他却是必须要考虑的,那些人,可全部都是他的同胞,里面有他的一个一个朋友,有他的兄弟,甚至是他的父母,怎么能不在乎。

叶湛回到自己的洞穴,收起座落在洞穴深处的鼎,然后转身离开了这座居住了近十天的洞穴。

只是此时叶湛手腕上的鼎印,已经只剩下了三个而已,而另外,三尊已经被叶湛炼化的鼎,却是已经消失不见,被叶湛彻底收进了身体内。

在山峰外面的山顶上,还有一尊鼎震压在那里,只是这尊鼎叶湛依旧没有炼化,这尊翼州鼎,叶湛虽然掌握了器灵,却是没有办法彻底掌控这尊鼎,不能彻底炼化,这尊鼎被称为九鼎之首的鼎,和他身体内的蓝火冰心,有一种奇怪的对立,使得他一直无法炼化这尊鼎,只能使用火焰器灵勉强操控。

而这尊鼎,也就成了七尊鼎里面最特殊的一个。

只是,叶湛不知道的是,当叶湛和夏姬之后,叶湛身体内蓝火冰心的能量,已经和翼州鼎的能量,有了一丝的和解,变得不再那么水火不容。

当然,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夏姬的阴阳体的原因,只是这一切恐怕连巴尔都没有料到。

收了三尊鼎,叶湛就直接离开了洞穴,来到了夏姬的洞穴。

“夏姬,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吧。”

“是和日本进化者的大战么?”

“看来你也知道,是的,这次战斗非常的危险,所以……”

“带我去!”

“……”

看着夏姬一脸冰冷的样子,叶湛问道:“这算是你要求我做的事么?”之前坏了人家的清白,最后欠下一件事,叶湛可是一直放在心上的。

“不算。”夏姬淡淡的道。

“那算了,带上你,除了是个累赘!”叶湛摇了摇头道。

“不带我去,我就把你坏了我清白的事告诉玉思琪她们,我不在乎!”夏姬威胁道。

最终,叶湛无奈的带着夏姬离开了洞穴内,事实上也是如此,她夏姬可以不在乎,但是叶湛自己却不得不在乎,现在玉思琪可是怀着自己的孩子呢,若是因为这件事有了什么影响,叶湛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恐怕夏姬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敢这么威胁自己的吧,若是这样,恐怕自己就算不欠夏姬一个条件,恐怕在这个女人面前,也会处处受制。

叶湛已经有一种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了,只是这种先奸后杀的事情,叶湛想了想却是直接放弃了,这种没有良心的事,他叶湛却是做不出来的。

来到山峰的外面,外面神农架内依然不时有火山喷出,岩浆横流。

叶湛回头看去,后方那原本看起来就非常普通的山峰,此时看起来却是更加的普通,甚至比起那些比它还要矮小的山峰都略有不如。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如今这座山峰底部坚固的玄玉,被自己生生打出一个大洞,整座神农架核心的地精石和天玉,也被自己给挖了出来,可以相像,这片大地的环境,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只会变得越来越恶劣。

这样下好,至少没有人会进入神农架,打扰那些亡者的安息,这是叶湛对于那些亡者的尊敬也好,还是叶湛自己的私心作祟也罢,总归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想要改变也是不可能了。

叶湛左手一抬,收回了震压这片大地的翼州鼎,通红色的翼州鼎,瞬间化为一道流光,落在了叶湛的手腕上,变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鼎形印记,和其它鼎形印记有明显的区别。

“走吧!”

叶湛向身边的夏姬淡淡的说了一声,紧接着,叶湛的心意一动,豫州鼎瞬间从叶湛的身体内飞出,悬浮在叶湛的头顶上,从鼎体上垂下一缕缕红色的光芒,把叶湛和夏姬笼罩在里面。

取回翼州鼎之后,叶湛已经失去了控制这片大地的能力,有了豫州鼎的保护,叶湛再也不怕随时会降临到他们身上的岩浆,可以放心离开这片禁区。

夏姬经过这几天的恢复,身体已经基本上恢复,只是面对叶湛的时候,却是不再多话,显然对于自己保持几千年的清白之身,被叶湛夺去这件事,还是无法释怀。

不过,夏姬也知道,自己也不是全部都是损失,也从叶湛那里得到不少好处的,叶湛身体内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改造,早已经和普通人不同,尤其是龙泉和蓝火冰心的改造,体力的能量更是已经和其它人不同。

经过那次的事情之后,夏姬也发现自己的实力提升了许多,而且这种提升的速度,就算是夏姬都感觉到心惊,这也是夏姬不继续找叶湛麻烦的原因。

走出岩浆柱喷涌的范围之后,叶湛收起豫州鼎,带着夏姬直接冲天而起,向着南京的方向飞了过去。

灰蒙蒙的云雾下,两道人影化作流光,快速的在空气穿梭着,沿途所过,那些不明所以的怪物,看到这两道流光,全部向着远方逃去。

“对了,你知道阴阳体的事情么?”叶湛回头看了一眼夏姬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