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05章 叶湛和蛤蟆

第七百零五章 叶湛和蛤蟆

感谢赤壁零星的打赏。

这时候,本性不善多谈的叶湛,竟然仿佛拥有了三寸不烂之舌一般,给巴尔分析了各种利弊。

最后,叶湛为巴尔选择了一只普通的蛤蟆,作为巴尔的宿体。

蛤蟆,纯野生地球生物,极为普通,和系统没有任何关系,极为弱小,任何怪物对于一只蛤蟆都不屑一顾,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一下,蛤蟆有手指和脚指,和人很像……

总之,一大堆的好处说出来,巴尔虽然心有抗拒,但是最后也算是同意了叶湛的决定,一只蛤蟆而已,还在巴尔的承受范围之内,当年他可是曾做过一只老鼠,而且还是一只人人喊打的黑色小老鼠。

和老鼠相比,蛤蟆的造型要可爱多了,蛤蟆怎么了,就算是一只臭虫,照样可以成长到巅峰。

不过,巴尔这样选择最主要的是,若是再继续这样和巴尔僵持下去,巴尔感觉自己的精神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和死亡相比,显然成为一只蛤蟆的诱惑力更大一些。

就这样,蛤蟆巴尔横空出世,纵横于.大海中,至少巴尔自己是这样感觉的,其实只是在大海中随波遂流一般,它身边随便一头怪物经过,卷起的水流都能把他冲出十几里远。

所幸铁鼎¢周围没有怪物敢来,这里相对来说,非常的安静,而巴尔,就躺在铁鼎的一个角落里。

两方妥协之后,就全部陷入了沉睡当中,这一睡,就整整睡了一个月的时间。

之后蛤蟆巴尔第一个清醒了过来,他本身就没有受到什么多大的伤害,只是在和徐福的战斗中有极小的消耗,还有被系统攻击震了一而已,经过一个月的恢复,终于恢复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的巴尔,立刻开始呼喊叶湛,想要把叶湛也喊醒。

只是和巴尔比起来,叶湛所遭受的伤害,就要恐怖的多了,先不说已经接近崩溃的身体,就连意识海,都已经处于寂灭状态,这片意识海,先是经过徐福的攻击,之后又遭受了三方大战,后来系统攻击降临,就算是一片真正的海洋,恐怕也已经被蒸发。

这片崩溃的意识海内,叶湛的精神能量几乎已经变得支离破碎,里面更是残存着有徐福的金色精神能量,巴尔的血色精神能量,以及系统降临下的紫色能量,虽然这些能量已经失去了根源,变成了无根之水,但是这些能量却是不停的搅动着这片意识海,让叶湛的恢复非常的缓慢。

而叶湛的身体,在紫色能量柱的攻击下,所有的血肉几乎全部失去,露出里面一根根森白的骨头,就连心脏都被轰碎了一半,几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所幸身处八鼎体内,再加上‘蓝火冰心’暂时代替了心脏的作用,不停的往身体内输送能量,更有八鼎持续滋润着身体和灵魂,叶湛这才艰难的存活了下来,要不然,纵然叶湛逃出系统降临的攻击,也难以幸免。

混混沌沌的叶湛在昏迷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苏醒过来,看着一片破碎的意识海,叶湛一阵头皮发麻,这片意识海,简直就和碎成无数片的大锅一般,处处漏水,若不是有铁鼎在外面压制,恐怕自己意识海内的精神能量早已经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消散了。

想到这里,叶湛不由得为自己能够活下来而感觉到侥幸。

而这时候的巴尔,也已经放弃了继续呼唤叶湛,懒散的躺在铁鼎上,却是没有离去。

叶湛醒来后,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巴尔的存在,微微一笑,脸上满是开心之色,其实巴尔可以在醒过来之后就离开他,根本没有必要守着铁鼎,不过巴尔却是一直守在这里。

叶湛不知道巴尔为了什么,可能是怕自己出现意外,也有可能是想看自己能不能活过来,更有可能是想留在这里,等自己不行的时候,再夺舍自己的身体。

不过不管什么原因,巴尔总归是留在了这里,也算是让从绝境中逃出来的叶湛心中有一些欣喜,毕竟再如何说,这也是一个熟悉的人,若是叶湛苏醒之后,面对冰冷而又陌生的大海,没有一个自己熟悉的东西,恐怕醒来之后的那一个微笑,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吧。

忽的叶湛想起了当初巴尔吞噬徐福精神能量的场景,为了莫名的感谢,叶湛把自己意识海内残留的一些徐福的金色能量拿出来一部分,送出了铁鼎,送到了蛤蟆的面前。

若是在一般情况下,叶湛意识海内的这些多余精神能量,叶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它们拿出去,除非把它们炼化,只是现在情况却是不同,叶湛的意识海差不多已经全部崩溃,这些东西自然能够直接丢出去,只不过需要消耗不少叶湛自己的精神能量罢了。

和叶湛料想的差不多,蛤蟆看到这团金色能量,直接兴奋的跳了起来,一口把这团金色能量吞了下去。

蛤蟆巴尔也不是小气之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把叶湛夸成了一个谄媚的小人,拍马屁的功夫绝顶的马屁精。

对于巴尔这样的夸奖,叶湛自然丝毫不予为意,只是,苏醒过来的叶湛,却是一直挂念着曾诚他们,怕他们寻找自己,或者待在日本岛上不愿意离去,若是那头相柳兽重新出现的话,那么曾诚他们就危险了。

所以在叶湛苏醒过来之后,多次想要回日本岛看看,只是如今他连自己的意识海都出不去,更别提离开铁鼎,去日本岛了。

于是叶湛只能求助于巴尔,想让巴尔去日本岛看看那里的情况。

只是巴尔却是赖得搭理叶湛的请求,一直躺在铁鼎上不愿意离去,这尊铁鼎散发出的气息,对于他蛤蟆巴尔,也有非常大的好处的。

而叶湛虽然担心,但是也感觉那头相柳吸收了徐福的精血,估计会沉眠很长时间,而且曾诚他们也不会在日本岛上多待,可能找自己几天之后,发现找不到,就有可能离开了。

不过就在今天,叶湛却是突然感觉到心头直跳,脑海中前所未有的不安起来,甚至就连刚刚有所恢复的意识海,都在跟着震动起来,仿佛随时都有再次崩溃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