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18章 审判

第七百一十八章 审判

把她们抱在怀中,叶湛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们颤抖的身体,就连一向不愿意把心情表露出来的玉思琪,都流出了泪水,不过却是高兴的泪水。

这让叶湛更加的感觉自己对不起他们,在这三个月内,他自己虽然一直在生死边缘徘徊,但是他的这些家人,过的并不比自己好,恐怕比自己所遭受到的痛苦还要多。

叶湛在和这些人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这座房间,外面的事情还放在那里,不可能不解决,而和这些家人相聚有的是时间,没必要紧在这个点上,而之前先跑去见他们,只是太过思念这些人罢了。

“你说要我们给一个交待?”叶湛走到齐天放的面前,直接向齐天放问道。

看到叶湛眼中的笑容,齐天放正了正腰身,强压下心中对于趺湛的恐怖,然后道:“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女人……”

“停!”叶湛直接打断了齐天放的话,然后问道:“你是齐天放?火云会公的首领?”

齐天放脸上挂满笑容的道:“正是鄙人,没想到叶首领竟然记得我,真是让我三生有幸。”

叶湛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广场上那堆积如山的材料,然后道:“这些东西,当作我对你们的交待,如何?”

听到叶湛的话,齐天放心中一惊,看向那小山般的高等材料,心中一阵激动,若是这些材料卖出去,恐怕最少能够得到上百万金币,几乎是华夏城一个月的总收入了。

不过紧接着,齐天放的心里一惊,面对叶湛的时候,他可不敢向面对刘景的时候那样,面对叶湛,若是说错一个字,那后果就有可能是万劫不复,伴君如伴虎,伴叶湛,也好不到哪里去,恐怕比伴君还要危险。

“不敢,不敢!”齐天放赶紧向叶湛道,他可不敢在叶湛面前托大。

叶湛呵呵一笑,不再会他,而是看向黑暗之手的首领戴博道:“我的交待,你可满意?”

戴博嘴巴张了张,齐天放的女人是死了,但是如今叶湛亲自出面,又送出百万枚金币,如果这个交待还不能让人满意,那就真的是有问题了。

戴博直接低下了头道:“不敢当,我只是为齐天放会长而来,一切看他的意思。”能成为一个大势力的首领,本身就不可能是愚蠢的人,现在情势非常明显,该把这件事情撇出去,就要赶紧撇。

得到两人的回答,叶湛淡淡一笑,走出人群外,然后转过身,向着齐天放大声道:“齐天放,该给你的交待已经给你了,现在,我要你给我一个交待!”

听到叶湛的话,所有的人都惊愕的看着叶湛,尤其是齐天放和戴博,猛的抬起头,不安的盯着叶湛。

就连曾诚和刘景等人,都是一脸疑惑的向叶湛看去,不知道叶湛想要干什么,难道叶湛是想要找齐天放的麻烦么?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时间,叶湛这样做,虽然这些人嘴里不会说什么,但是任何人的心理都清楚,这是叶湛的蓄意报复。

这样的事,对于华夏城的管理来说,非常的危险,甚至比之前的影响还要大。

“交待,什么交待?”齐天放脸上满是惊愕的向叶湛问道,不知道叶湛想要干什么。

而这个时候,刘景也赶紧跑到叶湛跟前,拉了拉叶湛的肩膀,让他不要冲动,只是叶湛却是摆了摆手,把刘景推到了一边。

紧接着,叶湛看向齐天放道:“你是因为你的女人在中心城被杀?所以想要找刘景讨一个说法的?”

齐天放挺了挺胸,然后道:“对,昨天夜里我的女人一夜未归,早上醒来竟然发现被人扔到了内城和中心城的墙上,身上不着一寸衣服,满是鲜血,已经死了很长的时间,顺着血迹,是被人从中心城拖到城墙上的,试问,我不找刘景讨说法还能找谁?”

“对啊,叶首领,当时找到齐夫人的时候,我也刚好在场,那场面,非常的残忍,我老戴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死在我手上的人不知凡几,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残忍的杀人方法。”戴博也走了上来,把事情又描述了一遍。

其实戴博此时站出来,主要是怕叶湛找他们的麻烦,他和齐天放联手找刘景的麻烦,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若是叶湛不予计较,那还好说,若是他想要找麻烦的话,那么他只有和齐天放站在同一站线,才能保证把损失降到最低。

听到齐天放和戴博的话,叶湛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陷入了沉思,左右来回走动了两回。

突然,叶湛停在了那里,然后看着齐天放道:“你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听到叶湛的问题,齐天放一愣,不知道叶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还是回答道:“她叫蓝云亭。”

叶湛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刘景道:“昨夜值守城墙的卫兵在不在?”

刘景听到叶湛的问题,知道叶湛不是想要找齐天放的麻烦,而是想要把这件奇怪的凶案给解决掉,于是赶紧转头叫来了一个人,和那人说了两句,然后那人赶紧向外跑去,很快,就跑了回来,不过身后却是跟着一个脸上满是惊恐之色的青年。

“回刘城主,叶首领,昨夜值守城墙的人已带到。”

刘景挥了挥手,让那人下去。

还不等叶湛和刘景说话,被带来的青年就直接噗通跪在了地上,哭着道:“刘城主,叶首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该死,求刘城和和叶首领开恩啊,昨天下午出去猎杀怪物的时候受伤了,所以没去值守城墙,是小的该死啊。”

说完,青年跪在地上,开始用向着刘景和叶湛磕头,额头撞在地板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只两下,额头上就已经满是鲜血。

刘景之前也审问过此人,答案和现在的一样,像这青年这种情况,不是个例,这些值守城墙的人,每个星期都有固定的金币领取,而现在中心城外有内城的存在,内城外还有外城,所以中心城城墙上的卫兵,几乎可有可无。

有许多值守城墙的卫兵,因为一些私事,而不去值守城墙的,加上怕被扣掉金币,所以根本向上面要求更换值班者,因为那样就代表着他的工资会被别人拿走一部分,而城墙的跨度太大,少一两个人,根本发现不了,不过这样的事情,都只是小事,刘景虽然知道,却也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若是刘景连这样的一件小事都要计较的话,那么这么大一座城池,根本不可能管理得下来。

而这件事之后,刘景也确实查证了一番,此人昨日确实在和怪物战斗的时候受了伤,而且据其它人的描述,此人也不是恶人,平时在众多进化者中人缘也是不错的,不像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刘景正准备向叶湛说明情况,就见叶湛直接伸出手阻止了他。

叶湛向那个一直磕头的青年道:“停下吧,你叫什么名字,昨天是你自己去外面猎杀怪物的么?”

青年停下磕头,脸上满是不解的看向叶湛,眼中布满惊恐道:“我叫刘翔,昨天是和我的几个朋友一起出去的,大概有十几个人。”

听到这个名字,叶湛咧了咧嘴,然后道:“他们几个你应该都熟悉,他们都是什么人?”

刘翔定了定神,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有三个是和我一样的城卫军,还有两个是火云公会的,剩下的都是一些中小型势力的。”

“昨天你们有几个受了伤?都是谁?”叶湛继续问道。

刘景听着叶湛的问题,脸上满是疑惑之色,不知道叶湛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些和齐天放有什么关系?

和刘景一样,周围的其它人都是一脸的迷茫,包括那个被叶湛问话的青年刘翔,都是一脸的不解,不知道叶湛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过,在这些人中,却是有一个人,脸色越来越惊恐,到最后甚至连双腿都开始颤抖起来,双目环顾四周,寻找能够溜走的地方,这个人不是别人,自是火云会公的首领齐天放。

“你怎么了,齐会长?”戴博距离齐天放比较近,敏锐的察觉到了齐天放的变化,关心的向齐天放问道。

“没,没事!”齐天放摆着手道,不过却是连看戴博一眼都不敢看。

被叶湛审问的刘翔继续回答道:“昨天我们遇到的是一群地岩狼,受伤惨重,所有的人都受伤了,我的其中两个朋友,更是死在了那里。”

说到这里,刘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哀伤,就连之前面对叶湛的恐惧还有做错事的后怕,都消失不见。

叶湛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道:“事情我已经清楚了,你因有私事而不能值守城墙,又没有申请替补人员,罚你二千枚金币,并剥夺城卫军的身份,走吧。”

“谢谢,谢谢叶首领开恩!”刘翔又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之后,就赶紧离开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原本以为叶湛会要了他的命,但是现在,却只是按照规定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处罚,这怎能让他不欣喜。

待刘翔走后,叶湛霍的转身看向站立不安的齐天放,冷喝一声道:“齐天放,你还不打算承认么?”

这一声冷喝,震耳欲聋,直达灵魂深处,仿佛要把在场的所有人的灵魂给震出来一般,吓得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