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21章 诈

第七百二十一章 诈

这道突然响起的声音,把所有人的视线全部吸引了过去,包括叶湛的视线,都向着那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

只见原本站在众人前方的齐天放,已经不见了,却是出现在了人群中,看样子是打算离开这里。

不过此时在齐天放的前方,却是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挡住了齐天放的去路,脸上满是戏谑之色的盯着齐天放。

看到所有人都把视线望向自己,齐天放轻嗯一声,挺了挺腰,然后怒声道:“戴博,你想要干什么?我去洒泡尿,你也要来管么?”

戴博听言嘿嘿大笑一声道:“老子才不管你尿不尿呢,老子的任务是看着你,别让你跑了,想尿尿?先打赢我再说,或者你也可以尿在这里,反而大家都是男人,没人会稀罕你的小丁丁的。”

“你!赖得与你理论,无耻莽夫,让开!”齐天放怒声喝道。

戴博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同时眼中满是警惕之色,以防齐天放突然从自己身边硬闯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叶湛带着一群场主走了过来,看着神色震定的齐天放,却是敏锐的察觉到此人眼底深处的惊慌。

看来戴博所找来的这些人中,真的有非常关键的人在,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齐天放才会如此惊慌的想要逃走。

想到这里,叶湛心中一动,突然冷喝一声道:“来人啊,齐天放故意杀害外城青?楼女子,嫁祸他人,如今证据确凿,把他给我抓起来。”

“哈哈,果然如此,某家来也,让某家来对付他!”戴博狂笑一声,脸上满是凶狠的向着齐天放扑了过来。

齐天放听到叶湛的冷喝声,直接就被叶湛那巨大的声音震的耳朵生疼,再听到他把自己所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而且又有什么证据确凿,吓得一个激凌,本来就心虚的他,再也不敢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瞬间开启终极技能【高原血统】,想要逃走。

叶湛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把齐天放‘炸’蒙了,直接不打自招。

周围围观的人,如今听到那个死去的女人竟然是齐天放亲手所杀,而且根本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一个青?楼女子,所有的人都脸含怒气的看向齐天放,当一个人面对坏人而受到损失的时候,或者被到盗贼而受到损失的时候,心中只有害怕,但是若是一个人遇到被人骗了之后,心中却是会充满愤怒,这种怒火,往往比‘害怕’的情绪恐怖无数倍。

而那些被叶湛请去的场主,脸上却满是疑惑不解之色,什么谋杀?什么证据?我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咱们根本没有聊这些东西好不好?只是聊那个死去的那个女人是谁罢了,压根没说到什么人杀了这个女人?你怎么就能断定是人家齐天放杀的?

他们自然不知道,叶湛根本不是靠什么断定,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结果,所要的,只是一个推理的过程而已。

当已各的条件已定,而结果也摆在自己的面前,那么从已知的条件推到既定的结果上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想走,给某家留下!”戴博大吼一声,直接朝着齐天放释放了【无情铁手】技能,想要把齐天放给拉过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齐天放突然使用了【闪现】技能,从戴博的攻击范围中跑了出去,然后向外冲去。

外面被一群群的进化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些人甚至向着齐天放怒目而视,想要阻挡他逃跑的路。

不过齐天放的实力比这些进化者的实力强大太多,长刀一挥,把围在自己身旁的进化者直接击飞了出去,然后向着自己带来的火云公会的人?大喊道:“叶湛想要把我们全部留在这里,兄弟们,随我杀出一条血路。”

“杀啊!”一些人从火云公会中冲出来,汇聚到齐天放的跟前,想要和齐天放并肩作战,但是大部分的人,却是站在那里左右环顾,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喝声突然响起:“降者不杀!”

声音刚落,天空中那巨大而又狰狞的兽头飞船突然颤动了一下,紧接着,从飞船的下方探出来几十门巨大而又冰冷的黝黑炮管,里面白色的光芒若隐若现。

看到这一幕,大部分的人都咽了一口唾沫,想起四个月前,这些炮管曾经一炮轰杀了数千名进化者记录,如今面对这几十门炮管,有谁还敢继续战斗,那些火云公会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把武器扔在了地上,举起双手。

开玩笑,什么会长大人的命令,在绝对的实力面对,在生命的威胁面前,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情吗,而且,事情已经很清楚,齐天放利用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女人为借口,想要逼城主退位,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罢了,而不是人家中心城真的管理不善。

齐天放看着自己那带来的数千人,全都保持了沉默,只有数人跟随着自己而来,凄惨一笑,知道自己就算投降,也绝对难逃一死,与其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

只见他怒吼一声道:“想抓我,没有那么容易!”手中的长刀大开大合,竟是没有一个人是他的一合之敌,都被直接劈飞了出去,有些倒霉的,甚至被他一刀至死。

“齐小儿,你的对手是我,来和我决一死战吧,叶首领,我老戴有眼无珠,差一点害了刘景兄弟,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让我解决掉他。”戴博朗声大喊道,说完,就向着齐天放杀了过去。

从始至终,叶湛站在那里都没有动过,看着在万人丛中拼命挣扎的齐天放,眼中没有丝毫厌恶,有的只有同情。

这个世界,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谁的拳头大,谁的实力强,什么规则,其实都只是浮云罢了,齐天放的手段虽然不对,但是却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努力而已,只是他的对手却是自己罢了。

同时叶湛心中也是唏嘘不已,华夏城是整片华夏大地最强大的一座城池,而齐天放更是华夏城三大超级势力之一的首领,其威势,足以冠绝整片华夏大陆,若是前世的时候,自己在今天这个场面上,充其量只是在下面围观的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罢了,而现在,却是翻手间,直接覆灭了一个华夏大地上的超级势力。

人生如梦,戏若人生,不知道这些仅仅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还是像巴尔夺舍自己那样,在观看别人的一生,亦或者,这仅仅只是一场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