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23章 面具人来袭

第七百二十三章 面具人来袭

有相聚,就终究有分离的时候,叶湛不敢在华夏城长待,以防玉思琪他们遇到危险,决定尽快找到刘基,然后借助刘基的手段找到向自己攻击的神秘人。

只是,叶湛却是不知道,他担心的那个人,却是在他还未动身的时候,就已经来了。

华夏城外城的城门处,两个城卫军正守在这里。

虽然华夏城的外城是被黑暗之手所控制,但是在这外城的城门处,却一直是由城卫军所负责管理,戴博几次想插手,最后都无功而返,这里不仅记录着每天进出城人的名单,还有那些新来的人登记,费用缴纳等,可谓是权力极大。

一大早,城门外就来了一个带着金色头盔的男人,若说金色头盔,没有什么奇怪的,许多进化者的头盔都是金色的,但是奇怪的是此人的脸上同样戴着一面金色的面具,异常的神秘,根本看不到此人的长相。

“站住,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站在城门外的一名城卫军,看到此人面生的紧,冷喝一声道。

金色面具人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面具下通红的双目,嗜血而又残忍。

剑光一闪,血液飞溅,那名城卫军脸上满是惊愕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敢在华夏城直接动手杀人,紧接着,此人就缓缓倒在了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瞪着天空,死不瞑目。

“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啊”不远处的一名城卫军惊恐的喊道,边喊边向城门的方向跑去,他们这结城卫军,平时颐指气使习惯了,对任何人都敢大声冷喝,就算是火云公会,或者是黑暗之手的人,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

而像现在这样还未说话就直接在城门外动手杀人的事情,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如今骤然看到自己平时熟悉的人倒在血泊中,怎么能不感觉到震惊。

这就像是一群在外面执法的城管一样,不惧任何人,敢打敢骂,不需要有任何方面的担心,因为他们的背后站着的是国家这个巨人,但是在一次执法的时候,突然遇到被执法的人暴起,击毙了他们当的一个人,平时再牛逼的城管恐怕会立刻被吓得像是稀泥一样。

在城门处值守的其它城卫军,看到这里的变故之后,赶紧掂着武器跑了过来,向着金色面具人连连怒吼,但是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

不过这些人不动,却并不代表金色面具人不动,只见他的人影一闪,就已经来到这些城卫军的面前,紧接着剑光闪动,人影飘忽,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十几名城卫军,脸上满是恐惧之色的缓缓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从头到尾,甚至连看到那个人如何出手的都没有,更别说反击了,就已经被人所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华夏城的上空响起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座华夏城,这十几个被杀的城卫军,虽然没能阻止得了金色面具人的攻击,但是在他们死亡的最后时刻,却是拉起了华夏城的防袭警报。

一时间,无数的城卫军和实力强大的进化者,向着城门的方向涌了过去,而实力弱小的进化者,却是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内城跑去,以防在战斗的时候,被涉及至死。

金色面具人踏着遍地的鲜血,缓缓渡进了华夏城内,当他通过城墙,进入城门的时候,在城门内已经有无数的进化者挡在了那里。

看着被团团围住的城门,面具人金色面具下的双目愈加的通红。

而城门内那集结起来的进化者,在看到从城门中走出来的那孤零零的一人之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惊愕之色,这么长时间以来,华夏城的警报不止一次发出,每一次,都是面对成群的实力强大的怪物,甚至是怪物攻城。

但是现在,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次的全城警报,竟然是因为此人,难道他们的想法错了,在此人后面跟着一群怪物大军不成

正在他们打算向城门外张望的时候,异变陡生,那站在城门下的金色面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从城门下向着人群中冲了过去。

站在城卫军最前沿的几名进化者,瞬间被此人撞飞出去,落在地上的时候仿若一堆烂泥一般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金色面具人仿佛虎入羊群,每一剑挥起,都有一名城卫军倒在地上,转眼间,数百名进化者惨死其手中,其实力之强,令人望而生畏。

剩下的城卫军,自知无力应对,开始迅速分散,但是此人不仅实力强大,速度也是非常的快,杀的众人只有逃跑的份,此人在杀人之间,一句话都没有,只有无尽的杀戮,仿佛他来到这里,根本就只是为了杀人一般。

“混蛋,敢在老子的地盘上闹事,找死”

就在这时候,一声怒喝声从不远处响起,华夏城外城的地头蛇戴博终于冲了过来,大吼一声,满脸煞气的向着金色面具上冲了上去。

戴博本就是实力极为强大的进化者,在整个世界上都能排得上前列,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服气的,除了叶湛,还没有遇到过第二个人,如今见到一个不知道从哪个老鼠角落里钻出来的家伙,敢在他的地盘上大开杀戒,立刻火冒三丈。

他戴博有自信,以他如今的实力,再加上手中高达70级的紫色斧头,只要不是那个已经达到百级的叶湛变态,不管遇到任何人,他都有一战之力。

紧接着,戴博和金色面具人冲到了一起,戴博一招断头台,以斧劈华山之势,直接向着面具人的头上劈了过去,势要把这个敢闹事的家伙一斧劈成两半。

但是,就在这人时候,金色面具人连看都没有看戴博一眼,手中的长剑一转,直接挑在戴博的斧头上,直接把戴博的斧头挑的从斧柄根处断裂开来,斧头脱离了斧柄,直接砍到了城墙上。

正当戴博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金色面具人手中的长剑再翻,一剑直接把戴博的胸口直接挑成两半,鲜血抛洒,若不是戴博向后退了一步,这一击,当场就能够把戴博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