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31章 疑问

第七百三十一章 疑问

只是,虽然这个问题非常的令人蛋疼,但是叶湛却是没有办法回避,因为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回答出来,就能够走出这诡异的空间,回答不出来,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

这可能是九鼎对于得到九鼎的人的一个考验吧,而现在,叶湛必须面对才可以。

蛋疼的问题,却是不能够用蛋疼的答案来回答,恐怕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蛋疼的了。

叶湛坐在不知名物体上,用手托着下巴,低头沉思。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呢?恐怕自己那些之前的认知,都是有错误的,更有可能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定的答案,只是对于九鼎持有者的一种考验而已。

那么,到底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力量呢?

叶湛开始思考自己的所见所知,从自己所见识到的东西里面寻找答案,既然要想,那就只能从源头开始寻找。

一个人出生的时候,拥有力量吗?恐怕是没有的,甚至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不过,却也不能这么说,一个人在母体内的时候,就能够运动,也就是所谓的胎动,那么,人出生之前,也是拥有力量的。

只是这份力量却是非常的脆弱,甚至脆弱到只需要人轻轻一碰,就会瓦解掉,自然也就和强大的力量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么,人从出生之后的第一声哭泣之后,力量就在一直增长,从来没有间断过,不过,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度,当达到一个临界点之后,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再增长的。

不过,随着进化者的出现,任何一名实力达到10级的进化者,在力量上都能够轻易的超过大灾变之前的举重冠军,那么,进化者就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人。

只是进化者也有强弱高低,就像自己,同样是进化者,但是却是已经远远超过其它的进化者,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正强大的力量呢?

真正强大的力量,是否是认识到力量的来源呢?普通人的力量,是来自于五谷杂粮,进化者的力量,是来自于怪物的身体内,而自己的力量,却是得益于蓝火冰心,以及九鼎内的能量。

想到这里,叶湛抬头看了看四周一片洁白的空间,念旧没有任何反应,看来自己的这个回答,依然不能让九鼎满意。

“看来,从外面寻找强大的力量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叶湛低下头,喃喃自语,外面的存在,没有更强大的存在,至少在自己的认知中,是没有真正强大的存在的,就算是那个神秘的主宰,也是有敌人的存在,比如那条从天外而来的巨大金龙。

而制造九鼎的人在制造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可能已经知道东西,或者说是比叶湛知道的东西还要多,那么,答案绝对不是让叶湛说出这些人中谁的力量最强大。

既然如此,就只能继续从自身找破解点,前世的时候,自己孤单一人,在茫茫的大地上,和人斗,和怪物斗,这种生活一直持续了五年的时间,到最后甚至成为了高达97级的人类进化者。

但是,前世的那个自己是拥有强大力量的么?恐怕不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的力量强大,有的只是满满的无奈,还有对于自己力量的不满足,那时候,自己唯一的梦想,就是成为百级进化者,然后去真正的宇宙中去看一看。

只是,重生一来,前世的那种想法,却是再也没有出现在叶湛的脑海中过,因为大灾变一开始,自己就和胖子待在一起,之后认识了玉思琪,管思雨等等许多的朋友,最后甚至见到了自己多年未到的父母。

这一世的叶湛,可以说是和前世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前世的自己嗜杀成性,只为获得强大的力量而生,而这一世,却是一直都在想办法让自己身边的人获得更好。

好吧,又绕到了之前自己的那个答案上面,这种回答,其实真的是挺蛋疼的。

不过,就是这样令人蛋疼的答案,却是支撑着叶湛活下来的力量源泉,是让他能够拥有如今这个实力的动力。

强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攻击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力,一击能够杀死多少人,而是为了什么而攻击,这一击,自己究竟获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叶湛抬头继续看了一眼四周一片洁白的空间,发现周围的空间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和以前的时候一模一样。

叶湛摇头无奈一笑,看来自己思索的方向,又跑偏了。

紧接着,叶湛低下了头,继续开始思索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一次,叶湛不再刻意的紧紧抓住这个问题而思索,而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这一次,叶湛不再为了答案,只是为了用内心去诠释这道问题。

叶湛想了很多,比如这个地球上,那么多的怪物,能够制造这些怪物的系统,会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自己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自己今后的路又该往哪里走?

自己还能够成为进化者吗?或者是说自己能够成为宇宙公民么?总有一天,玉思琪曾诚他们,还有父母等人,都会成为宇宙公民,然后离开这片世界,而自己,到时候又该何去何从?

以照自己如今的情况来说,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成为宇宙公民的,强如巴尔,徐福,更甚者如骑青牛的老子等人,都没有能够成为宇宙公民,又何况是他?

到时候,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还有这陌生的世界,自己又该如何决择?难道再次变成像前世那样吗?

地球的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是什么才是宇宙公民?

叶湛想了许久,想了许多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都没有什么答案,就连周围那一片洁白的空间,不知不觉全部消失,叶湛都没有察觉到,依然陷在沉思当中,思考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湛才回过神来,看了看一眼周围一片熟悉的意识海,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那片奇怪的空间,只是不知道是自己想到了什么才离开的,不过这些对于叶湛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回过神来的叶湛,对于能够离开那片神秘的空间,却是没有丝毫的喜悦,依然在思索着之前的问题,想要找到那些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