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749章 一剑双雕

第七百四十九章 一剑双雕

感谢追梦520的月票。

而随着水晶冰层的出现,天空中的蓝色寒冰能量层,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所有的能量全部进入到了水晶冰层上面,而水晶冰层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变厚。

有距离城墙不远的人类进化发现,那仿佛一口大锅一般笼罩了整座华夏城的水雾罩,从一开始的那一层淡淡的水雾,转眼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变得厚达数米,全部都是由水晶冰层组成。

“天啊,这简直是神迹。”

“简直不敢相信,叶首领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在做梦吗,我肯定是在做梦,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娘的,太牛逼了这,叶首领这是要逆天啊我操。”

“不行,这样的一幕我要记录下来,我要把他挂在城墙上。”

“……”

看着天空中的巨大水晶冰层,所有的人都被震惊的难以复加,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表达。

不过,在距离叶湛不远处的巴尔,却是朝着叶湛撇了撇嘴,满脸的不屑,不过更多的酸溜溜的样子。

对于叶湛的手段,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巴尔却是一眼就瞅的清清楚楚,从头到尾,除了一开始的时候叶湛把蓝色寒冰能量层轰到空中,在这中间用了很大的力气,之后制造水晶冰层,根本一点力量都没有用。

如今叶湛已经达到劲气物质化,而叶湛只是简单的控制劲气水气化,然后让这些水汽包围了整座华夏城,至于这些水气为何会水晶化,其实正是借用了天空中那巨大的寒冰能量层。

寒冰能量层内的寒冰能量可是非常的深厚的,就算是叶湛,都没有办法把这股能量给消灭掉,而叶湛不可能永远这样顶着寒冰能量层,早晚有一天寒冰能量层会再次压下来。

不过叶湛却是想出了其它的办法,借助这些寒冰能量,给整座华夏城制造了一层寒冰保护罩,这样一来,不仅以后华夏城的安全能够得到极大的提升,而且天空中那些寒冰能量层也能够得到消耗。

而在这中间,叶湛只是利用劲气制造了一层由水气组成的非常薄的罩子,把华夏城罩在里面,给提供了寒冰能量层输出破坏力的平台,让它们尽情的肆虐,释放它的极寒温度。

寒冰能量层里面的温度可是非常的低的,温度越低,越寒冷,保护罩就会变得越厚,而被极寒所冻住的东西,也会非常的寒冷,就像在大灾变之前的北极,一根被冰冻的头发丝,都可以当作利器,一团棉花,都可以砸死人。

而此时的温度,可是比那时候的北极要冷得多,所制造的保护罩,也是异常的结实,就算是叶湛,若是想要破坏,都需要费一番手脚,至于百级之下的人类进化者,或者怪物,想要破坏被水晶冰层保护的华夏城,基本上不可能。

虽然水晶冰层是由于寒冰能量所做成,将来温度升高之后,会渐渐融化,但是现在整个大地都在降温,这是进入寒冰时代的征兆,温度升高的可能性不大,这座由寒冰所冻制而成的保护罩,在数年的时间内,可以保证无恙。

在巴尔的意识中,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像叶湛那种小气的人,才有可能做得出来。

“大爷的,显摆个毛,放在当年,老子一根手指头都能够把这些给吹没了。”巴尔向叶湛比了个中指,骂骂咧咧的道,不过就算如此,巴尔心中依然控制不住的开始佩服叶湛。

至于若是让巴尔来的话,可能根本想不到利用这道寒冰能量层,只会想如何把这些能量消灭,而现在,叶湛在一定意义上,不仅给华夏城增加了一层保护罩,同时也算是把那层寒冰能量给消灭掉了,就算是灭不掉,也会想办法把这东西给移出华夏城所笼罩的范围。

巴尔看着站在那里摇摆不定,仿佛随时都会倒下来的叶湛,嘴撇的更高,哼声道:“装,继续给我装,有本来你真摔下来!”

不过,叶湛这一次是真的筋疲力尽了,连续封印玉思琪和夏姬身体内的胎儿,叶湛已经累的不轻,毕竟这份工作所需要的精神太过巨大,完成这件任务之后刚一出来,就要再次面对那天空中的巨大寒冰能量层。

可以说能够把那寒冰能量层轰到上面,已经消耗了叶湛的所有力量,几乎把他的力量全部抽干,集全城几十万人都没有办法对付得了的寒冰能量层,可以想像压力有多么恐怖,叶湛需要顶受多大的压力,把这层寒冰能量推开需要消耗多少劲气。

而把寒冰能量层推到天空百米处之后,又控制着劲气物质化,变成水气,笼罩整座华夏城,这份工作,要求可是非常巨大的,整座华夏城,百里方圆,一个人在这片大的土地上,几乎可以忽略,叶湛虽然实力强大,劲气浑厚,更是达到150级的劲气物质化,但是控制劲气笼罩那么大区域,消耗的劲气也是非常恐怖的。

叶湛能支撑下来,完成这份工作就已经是奇迹,是他心中的那份保护家人的信念在支撑着他,要不然的话,恐怕也完成不了这份坚巨的任务。

“叶湛!”

“叶哥,你怎么样?”

曾诚和管思雨等人,看到叶湛摇摇欲坠,赶紧向着叶湛跑了过来。

叶湛摇了摇头,使自己保持清醒,使自己稳稳的站在那里,以防其它人担心。

叶湛强打起精神,带着曾诚等人,来到了巴尔的面前。

“谢谢,是不是你,我们就都危险了。”叶湛神色诚恳的向巴尔道。

巴尔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只要拿些系统剩下的能量给我就行。”

叶湛淡淡一笑道:“好,一定会给你的。”

“哼,这还差不多,其实小子,我告诉你,这次你是着了系统的道,被它阴了一把。”巴尔抬头看着天空道。

听到巴尔的话,叶湛的眉头一皱,神色凝重的道:“我也猜到了,只是我却很是奇怪,系统是通过什么东西,来确定我的存在的?”

“诺,就是它!”巴尔伸手指着天空,脸色神秘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