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880章 家宴

第八百八十章 家宴

叶枫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坐了下去,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

“死胖子,能耐挺大的啊?看来还是忘不了南天城的那个什么陈娇兰,要不要我去把她带回来,好好让她服侍你?”常菲似笑非笑的向曾诚道。

曾诚暗暗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陪笑道:“哪能啊,我发誓,我根本没有去南天城,就去迷之丛林摘了一些梦妖果就赶紧回来了,绝对没有见陈娇兰!”

“是的吗?呵呵……”常菲冷笑一声,接着就不再搭理曾诚,急得曾诚抓耳挠腮的,频频向叶湛使眼色。

清官难断家务事,对于这件事,叶湛也只能希望曾诚自求多福。

不过叶湛不说话,不代表其它人不说话,管思雨直接跳了起来,向常菲喊道:“菲姐你放心,胖子就算是去见了陈娇兰,也不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

叶枫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歉意的向曾诚道:“曾哥,我不是有意把你去见陈娇兰的事情说出来的,你就别生气了。”

曾诚泪流满面,关键不是我生不生气,而是常菲生气了,这两个家伙,看起来像是在帮自己,怎么这话听起来,感觉像是在火上浇油一般?

果然,常菲听到那二人的话,脸色一冷,狠狠的向曾诚瞪了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死胖子,你给老娘等着!”

最后常菲和叶母旁边坐下了,在座的这些人中,基本上所有人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只有叶湛的父母还键在,所以在他们的心中,都把叶湛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看的。

曾诚看着常菲左边是叶母,右边就是一脸冰霜的玉思琪,哪里还敢坐这里,灰溜溜的想要挨着叶湛去坐,结果被常菲一瞪,乖乖的坐回到常菲的身边去了。

看来这段时间,曾诚被常菲调教的不轻,也对,现在正值常菲刚刚生产之后,正是气血最虚的时候,生了这么一个大胖小子,曾诚别提多高兴了,也难怪会这么看重常菲,任凭她如此欺负都不还手。

十几个人,围在一张大桌子上面,吃着曾诚弄过来的梦妖果,然后不停的在旁边,为曾诚呐喊助威,气的曾诚牙根直痒痒。

当然,桌子上也不全是梦妖果,毕竟在座的可是有十几个人呢,再多的梦妖果,也不够这些人吃的,除了梦妖果,还有变虎梗,袋熊掌,火纣子等等,可谓是丰富到了极致。

一大群人,欢乐的坐在桌旁边,边吃边聊,大笑的,起哄的,生闷气的,一直闷头不停的吃着的,彻底把所有烦心的事情,全部都抛到了脑后。

叶湛的心中同样非常的开心,不过在开心之余,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在座的人虽然非常的多,而且都是自己最亲的人,但是就算是这些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带有一丝的尊敬,就连自己的父母都不例外,又何况其它人。

纵然这些人拼命的想要装作和自己亲近的样子,那种他们内心深处的那种敬畏,叶湛却是感应的轻轻楚楚。

这些不是叶湛想要的,不过这一切,叶湛却也没有办法改变,或许这就是实力强大之后所带来的遗憾吧,纵然自己说让他们不要在意自己的身份,恐怕这些人也不可能做到,甚至可能会更加的拘束,与其如此,不如还像现在这样,大家心照不宣的好。

“胖子,你喊一下刘景,让他也一起过来吃点。”叶湛向曾诚说道,也算是缓解曾诚的尴尬局面。

虽然作为华夏城的城主,刘景想要吃什么,都有办法搞来,不过和这些人一起吃饭,最重要的是交流感情,至于吃饭,就处于其次了。

“好咧。”曾诚嘿嘿一笑,拿出通讯石,联系上了刘景。

很快,刘景的回复就通过通讯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中:“你们先吃吧,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叶湛叹了口气,知道刘景是怕打扰他们一家人的团聚,收集那些进化者的情报,虽然是刘景一手负责,不过都是他的手下去办,至于他,只需要适时催促一下就行了,吃一顿饭时间还是有的。

别说是刘景,就算是换成他叶湛,恐怕也不好意思过去,毕竟是人家一家人的聚会,再怎么说,他刘景总归是一个外人,这和曾诚还不一样,曾诚可是叶湛生死与共的兄弟,几乎和亲兄弟一样了,自然不是他刘景能比的。

“那不用管他了,咱们先吃咱们的。”叶湛招呼其它人,开始吃饭,一大桌子的人,有说有笑,吵吵闹闹。

华夏城另外一座宽阔的房间里,只有刘景一个人,坐在一张板凳上面,手中把玩着一只黑色的钢笔,面对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子,眼睛却是丝毫没有焦距的望着房间门口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

正像叶湛所想的那样,在听到曾诚的邀请之后,刘景确实非常的意动,想要过去和他们一起聚聚,只是刘景却只是意动而已,尽管他为华夏城付出许多,但是总归他只是一个外人。

管理华夏城虽然非常疲累,但是也给了他华夏城无与伦比的地位,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可以一展他的才华,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至于叶湛,就让他们一家子好好聚一聚吧,这段时间以来,叶湛的付出比之他可多的太多了。

想到这里,刘景不由得又深深叹息了一声,默默的从口袋里夹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

“给我也来一根。”突然一道声音从刘景的身后响起。

“你怎么来了?”刘景头也没回,从口袋里又夹出一根香烟,递到了身后,仅从声音中,刘景就能够辨别出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叶湛,刘景早已经习惯叶湛这种神出鬼没,吓死人不偿命的出现方式了,所以没有丝毫的惊讶。

“呵呵,我不来,你一个人岂不是太过寂寞了?”叶湛从刘景的身后走了过来,伸手一挥,一张椅子出来在刘景的面前,紧接着,叶湛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手指在空中一搓,一道微小的火苗凭空出现,叶湛顺势点燃了香烟,轻轻抽了一口,然后笑吟吟的看着刘景。

“拜托,下次能换个新花样来么?放着好好的大门你不走,偏要用这种神出鬼没的方式,你这方式若是去做贼,准能发家致富奔小康,幸好我不是大姑娘,要是一个正在洗澡的大姑娘突然看到你这样出现在人家面前,还不把人家给吓死。”刘景摇了摇头道。

叶湛嘿嘿一笑,“偷看大姑娘小媳妇洗澡,我可没有那兴趣,倒是你可以试试,至于偷东西,我倒是想,不过真正让我看上眼的,我到现在还没发现,若是发现的话,一定会去试试的。”

“呵,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那你先去给我偷一个大姑娘过来,让我看看你的技术怎么样。”刘景笑道。

叶湛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是你,只对人家大姑娘感兴趣,话说,你就不能对我出现的方式装作惊讶一点么?最讨厌你这种万年不变的表情了。”

“嗯,我倒是想,不过自打坐上这城主的位置之后,必须养成处乱不惊的态度,久而久之,早已经习惯这种表情了,想改也改不了,恐怕现在突然一把剑出现在我的面前,向我刺过来,估计我也可能慌乱不起来,不过,前两天你们凝建华夏城的时候,倒是让我深深的震惊了一把。”刘景道。

刘景话音刚落,突然一道闪烁着冷光的长剑,突然从空中浮现出来,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刘景的眼睛扎了过去。

这把剑的速度非常的快,只是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刘景的面前,然后照着刘景的眼睛扎了过去。

不过当这把剑快要刺到刘景眼睛的时候,却是瞬间化为片片碎块,消失不见,从始至终,刘景的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最多只是眼睛缩了一下而已。

叶湛摇了摇头,无奈的道:“还真是油盐不进,竟然一点都不害怕,我算是服了,只可惜上一次建造华夏城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你的表情,还真期待你震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

刘景干笑一声,一滴冷汗从脑门滑划,尼玛,谁说我不害怕来的,尼玛老子快吓死了,只是尼玛速度太快了好不好,老子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好不好,丫的,者都快把老子吓死了。

不过既然叶湛这么说,刘景也不好再说其它的,只能硬着头皮道:“那你再建造一座华夏城,我肯定会再次感觉到震惊的。”

“切,你可拉倒吧,你以为是建鸡窝呢,说建就建。”叶湛不屑的道,说完,一袋东西出现在叶湛的手上,“这些东西,是给你带过来的,不许不吃,要不然把你脑袋拧下来,塞你脖子里,然后再给你缝上,相信一时半会你也死不了。”

“好吧好吧,我吃还不行么,有你这么给人送饭的么!”刘景拉过叶湛送过来的饭,份量相当的足,完全够他吃的,刘景直接抓起一个火纣子,就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