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883章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第八百八十三章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叶湛一阵汗颜,纵然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劫难的他,面对夏姬这么露骨的话,都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叶湛毕竟是叶湛,敢和神明界的主神叫板的叶湛。

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易的低估了一个男人的血性,尤其像是叶湛这样的男人的血性,若不然,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被夏姬这样调戏,叶湛隐藏在心中的血性直接就爆发出来了,一把拉住夏姬的小手,把他拉在了怀中,然后两只手臂一环,紧紧的抱了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夏姬脸色一白,拼命的想要挣扎,两只手臂用力的往叶湛身上砸去,只是凭借她的力量,就算是再强大百倍,又怎么可能挣脱叶湛的手臂,而砸在叶湛上的拳头,真是连叶湛最基础的防御都破不了,蚍蜉撼树,大概也就这个意思了。

只是他越挣扎,被叶湛抱的越紧,到最后甚至两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

“放开我!”夏姬朝叶湛冷喝道,脸上满是蕴怒之色。

“行啊。”叶湛轻轻一笑,突然松开了手臂。

夏姬哪里会料到叶湛会突然松手,而且此时她正用力的想要挣脱叶湛的怀抱,所以叶湛这突然一松手,夏姬一个不慎,直接仰头向地上栽去,此时再想收力气,已经来不及了。

“啊!”夏姬尖叫一声,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虽然以夏姬的身体素质,不可能因为栽一下就受伤,不过总归少不了一副灰头土脸,而且最重要的是夏姬肚子里面的孩子,这一下要是摔实了,动了胎气,恐怕问题就大了。

不过就在夏姬快要摔到地上的时候,却是被叶湛直接一把抱住,直接躺在了叶湛的怀中。

叶湛又怎么可能让夏姬就这样摔住,就算夏姬自己忍心,叶湛也不会忍心啊。

“你……”夏姬柳眉一竖,就要发怒。

叶湛嘿嘿一笑道:“这就是调戏我的代价,千万不要去招惹一个男人,要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思琪和思雨她们两个一起,都不敢招惹我,把我直接打发出来了,你一个人竟然敢招惹我,真是胆大包天啊。”

夏姬脑袋一扬,冷笑一声道:“我怕什么,难道还怕你吃了我不成?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夏姬怕的东西。”

“呵呵,吃了你倒不会,不会有比吃人更好玩的东西,你要不要试试?”叶湛笑道。

夏姬妩媚一笑道:“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全城直播你喜不喜欢?可以试试哦,我明天直接在全城散布你的光荣事迹,让全城都欣赏一下你的英雄丰资,怎么,要不要尝试一下?”

叶湛脸上浮现出沉思之色,表情非常的严肃,最后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喜欢太招摇,那样不符合我的风格。”

“那还不赶紧把老娘松开!”

叶湛汗颜,看来自己还是玩不过夏姬啊,根本就没有人家那种舍命陪君子的勇气。

不过,若是这样就败下阵来,下一次那就没脸再见夏姬了,以后只能绕道走了。

叶湛心一横,直接向着夏姬娇嫩的嘴唇压了下去,叶湛的速度何其快,夏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来得及睁大了眼睛,嘴巴就被叶湛堵住了。

“啊……你属狗的啊!”叶湛惨叫一声,立刻抽退身退,嘴唇上清晰可见两排整整齐齐的牙印,最中间的位置,甚至已经渗出血来,纵然叶湛的身体防御力非常强大,但是嘴唇也是相当薄弱的一处,被夏姬直接咬下去,没有咬掉已经算是叶湛命大了。

夏姬抹了抹嘴,嘎嘣了一下两排整整齐齐的白牙,一脸冷笑的道:“哼,这就是耍流氓的下场。”

叶湛呆了呆,脸上满是惆怅之色,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谁说男主强吻女主,女主都会情不自禁的软倒在男主的怀里?会不由自主的被男人的深情一吻给融化?电视里演的果然都是假的,和现实里一点都不一样。

那些演电视的家伙,恐怕没有遇到过像夏姬这样凶残的女人,幸好自己实力强,若是再弱一点,估计嘴唇就要被咬掉了。

叶湛催动劲气,涌入到自己的嘴唇上,上面的两排牙痕,很快就消失不见,不过叶湛依然感觉到阵阵痛疼,可能是心理阴影造成的,只是不知道这道心理阴影,会影响他多长的时间。

恐怕以后叶湛想要和女人接吻的时候,都会有心理阴影吧。

不过经历这件事情之后,夏姬再也不敢调戏叶湛了,毕竟前车之鉴,叶湛这家伙,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而叶湛被夏姬咬了一下之后,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多待,留下为夏姬送过来增加生命力的药物,就赶紧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些药物,是叶湛专门为夏姬准备的,可以补充夏姬身体内胎儿的消耗,对夏姬实力的提升,也有不小的用处。

待叶湛离开之后,夏姬拿起叶湛放在桌子上面的药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叶湛离开夏姬的房间之后,四周看了一下,根本没有找到戴博和李大龙他们的踪迹。

场域化的劲气能量散开,很快叶湛就看到了这群家伙,正聚在西城的一座名字叫做‘侠骨柔情’的酒吧里喝酒,戴博竟然也混在这些人中,尤其是那两条小石龙,直接喝的东倒西歪。

让叶湛惊讶的是,刘景竟然也在这些人中,不过这家伙却只吃菜,不喝酒,谁来敬都不喝,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醉的臭屁样子,正在调戏一个穿着医疗费尾服的妹子,吓得那个妹子连头都不敢抬。

看着这些人,叶湛微微一笑,不过叶湛可没有去凑热闹的打算,若是自己过去,恐怕他们放松的酒会,就会变得拘谨过来。

而且对叶湛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家睡大觉,家中两个娇妻可是等着自己呢,傻子才会放着大被同眠的日子不过,去陪一群臭老爷们喝酒呢。

“嗯?”突然,叶湛神色一凝,抬头向着北方看了过去,脸上满是严肃之色,从那里,叶湛感觉到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