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885章 赵大师的怒火

第八百八十五章 赵大师的怒火

当赵大师从空间裂缝里面钻出来,出现在荒漠大地上之后,领域化能量一撑,想要找到叶湛所在。

只是方圆数百里,竟然丝毫没有叶湛的踪迹,倒是发现在数十里外,有一条快要消失的空间裂缝。

“哼,狡猾的小狐狸!”赵大师怒骂一声,瞬间出现在这条空间裂缝前。

此时因为赵大师自己的耽误,空间裂缝已经只剩下一丁点,当赵大师伸出手指想要撑开空间裂缝的时候,这条空间裂缝彻底消失。

不过赵大师只是眉头一皱,接着就舒展开来,伸手一指,一条空间裂缝就出现在叶湛的面前。

实力达到劲气领域化的,本身就没有普通人,尤其是赵大师,本身就是空间方面非常的擅长,要不然也不可能制造出能够直接通往地球的空间之门,还有那巨大的通天之路。

不过这些都已经被叶湛破坏,只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大师对于破坏自己作品的人,非常的愤恨,发誓只要找到他,就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只是当赵大师从空间裂缝里面出来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叶湛的踪迹,还是只剩下一个马上就要消失的空间裂缝。

“混蛋,我要杀了你!”赵大师怒吼一声,被叶湛如此戏耍,已经︽真正的触怒了他,伸手拍出一掌,一道绿色的能量光束,瞬间从他的手中发出,直接隔着几十里,轰在了叶湛轰出的空间裂缝上面。

紧接着,赵大师身体一抖,已经出现在空间裂缝面前,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混蛋!混蛋!”赵大师愤怒的咆哮着,就这样一个空间裂缝一个空间裂缝的钻了下去,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有好几次,叶湛轰出的空间裂缝,有的在怪物的体内,有的是地下,甚至最后一次在怪物的粪便里面。

第九次,赵大师的脸上一片冰霜,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愤怒咆哮了,而是盯着面前的一堆直径达到几十米的巨大粪池,陷入了深思。

说是沉思,不如说是想要停下来了,他感觉若是这样一直追下去,他怀疑可能永远追不到对方,对方根本感应不到自己,却这样一直跑,鬼知道是不是犯了什么病?

“就算是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赵大师怒吼一声,一掌轰碎下面的粪池,只是这样一来,周围的空间立刻变得混乱了起来,纵然是赵大师精通空间,也不可能在这种环境下找到空间通道的准确位置。

“啊……”赵大师愤怒的咆哮一声,恐怖的劲气轰然爆发,一道恐怖的气浪,以肉眼可见的幅度,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冲去,大地瞬间被轰出一个大洞,上千里内所有的怪物和人类进化者,全部被震死,变成一片死于域。

最后赵大师长舒了一口气,冷哼一声,停止了继续追踪下去,然后随便认准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叶湛在空间节点中待了近一天的时间,发现外面没有丝毫的异动,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里面钻了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办法,赵大师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尽管空间通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但是叶湛却能感觉到一股非常恐怖的危机感,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后,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行走在野外,身后随时跟随头一头凶兽一般,令叶湛不寒而粟,想要疯狂的逃跑。

叶湛看了看四周,直到确定自己真的安全了,这才放松所有的警惕之色,眼下来看,这里应该是距离地球不远的一处宇宙当中,想要回去的话很轻松。

只是唯一让叶湛担忧的是怕在回去的路上,遇到赵大师,经历了之前的事情,恐怕赵大师想活吃他的心都有了,这样的话,恐怕神仙来了都救不了自己了。

为了避免和赵大师相遇,叶湛又在外宇宙当中留了两天的时间,才回到地球,然后飞向华夏城。

不过叶湛却没有进华夏城,而是直接进了兽头飞船,找到了巴尔。

“什么!”

听到叶湛的话,巴尔直接吓得跳了起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叶湛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你听的没错,赵大师确实在球上,我这两天,就是一直在躲避他的追杀,所幸逃了回来。”

听完叶湛的话,巴尔脸上满是忧愁的背着手,在地面上来回的走动。

最后巴尔无力的躺在椅子上,无边的叹息了一声道:“完了,我们完了……”

叶湛眉头一皱道:“怎么?赵大师有这么恐惧么?实在不行,还有神明界的人对付他,我相信神明界绝对不会看着对方就这样在地球上胡来的。”

“哼,你懂个屁!你知道领域化强者的真正恐怖之处吗?”巴尔向叶湛咆哮道。

“怎么说?”叶湛疑惑的道,巴尔曾经达到过领域化,甚至是领域化巅峰,对于领域化力量的了解,叶湛拍马难及。

巴尔叹息了一声道:“你现在达到场域化,应该知道场域化强者的能力,那是几乎和神一般的力量,凭空造物,掌控万物,在我们那个时代,场域化存在被人称为半神。”

叶湛点了点头,明白巴尔所说的意思,场域化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和神话传说中的神一般了,寿命更是达到千年左右,几乎无所不能。

巴尔继续道:“场域化存在就已经如此恐怖,那么领域化存在,其恐怖程度更是难以想像,领域化的存在,已经完全脱离了之前对劲气化的利用,而是上升到了对意识精神能量的利用,精气神完全的凝合,领域化的存在,可以说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每一个人,都拥有独一无二的领域能量,在他们的领域之内,一念万物生,一念万物灭,他们是真正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存在。”

说到这里,巴尔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严肃的道:“不过,这些还不是领域化存在最恐怖的地方,他的真正恐怖之处,令人感觉到绝望。”

“哦?还有更恐怖的?”叶湛脸上满是疑惑之色,按照巴尔之前所说,领域化的存在已经够恐怖的了,怎么还有更加恐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