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灾变

第924章 我叫……

第九百二十四章 我叫……

不提系统空间内,赵大师和神明界主神怎么商量接下来的事情,此时兽头飞船内,叶湛和巴尔,以及数万名人类进化者,同样恢复了自由。

叶湛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兽头飞船被人抓在了手中,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中控台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仿佛被人给封住了一般,很显然,是那个浑身被灰色雾气笼罩的男人的手笔

“巴尔,你怎么看?”叶湛向身旁的巴尔问道。

巴尔摇了摇脑袋,脸上震惊的表情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还记得我们和亚厉克战斗的那一次吗?有人出手救了我们,而现在这个人,很有可能和那个人是同一个存在。”

叶湛眉头一皱,疑惑的道:“你是说,此人就是炼制了九鼎的存在?若是按照上古神话传说中中记载,九鼎是由夏禹所炼制,也就是说,此人是夏禹?”

叶湛也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若是此人是夏禹,那么这一切就太过匪夷所思了。

巴尔再次摇了摇头,然后道:“不是夏禹,夏禹只是某人的一具分身而已,至于此人的真正身份,我也不太︽★清楚。”

“难道此人不是和你们是一个时期的么?”叶湛疑惑的问道,同时心中充满诧异,也只有和巴尔同一个时代的人,才能够达到现在这种地步吧,要不然,怎么会如此恐怖?

这一次,巴尔却是点了点头,脸色阴沉的道:“对,此人确实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准确的说,是在我们所有人自封起来之后,才崛起的存在,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有人真的能够达到这种地步!”

听到巴尔的话,叶湛的脸上也是浮现出震惊之色,能够让巴尔也感觉到恐怖的存在,可以想像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要知道,巴尔当初可是已经达到劲气领域化巅峰的存在,地球称尊,至于赵大师之流,以巴尔当年的实力,挥手之间,就可以屠杀。

“那,此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叶湛脸上满是疑惑之色的问道。

巴尔叹了一口气,望着中控台上面漆黑的一片,声音非常不平静的道:“此人的境界,我只有一个模糊的猜测,当一个人突破了领域化巅峰,就会达到一种传说中的境界,这种境界,是我一生所追求的,那就是‘界域化’场域化的存在,可以和周围的空间形成一种共振,和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加强自己的战斗力。而领域化的存在,则是把周围的空间,变成自己的领域,而自身,则是凌驾于空间之上,在这片领域当内,所有的能量,都能够为自己生用

。”

说到这里,巴尔沉吟了一下,然后道:“而界域化,则是完全对周围的空间的奴役,把周围的空间形成一片小世界,在这片空间中,自己就是这片空间的主宰,一念就可以决定这片空间中,所有存在的生死,甚至可以把这片世界变成一座小型的地球。”

“而此人,很明显已经突破了领域化巅峰,达到了界域化,甚至已经超过了界域化初级,至于到底到达了什么地步,就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对方才能瞬间把整片系统空间全部禁锢,甚至两名领域化的存在也不例外,更是把即将爆炸的兽头飞船,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以界域化的能力,别说恢复一艘即将爆炸的飞船,就算是凭空变化出一头这样的飞船,也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在这片空间中,他就是唯一的主宰,空间之中,所有的能量,都受到他的控制,一念之中,甚至可以毁灭他的小世界内的所有存在。”

说到这里,巴尔脸上浮现出向往之色,说道:“当年,若是我拥有界域化的实力,哪怕只是刚刚达到初级,也不可能面对主宰的攻击而束手无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最不济,也能逃出去,只是可惜我努力了一生,却是仍然摸不到丝毫晋升界域化的方法,一直卡在领域化巅峰。”

叶湛听到这里,脸上浮现出好奇之色,疑惑的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主宰是什么实力?此人能够硬撼主宰,想必实力应该和主宰差不多吧?若是此人愿意帮忙,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巴尔无奈的看了一眼叶湛,摇了摇头道:“你想的太简单了,此人虽然把主宰的手指轰碎,那只是因为主宰的手指是跨空间而来,而且很有可能这根手指只是对地球的监控而已,实力或许只有界域化的力量,但是若是此人和主宰的本体正面战斗,恐怕一个照面都撑不下来,要不然也不会带着我们仓促逃走,我敢肯定,我们离开之后,主宰的本体肯定降临了。”

叶湛听完巴尔的话,嘴巴张了张,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实力如此恐怖的主宰,真是让人感觉到绝望啊,就传说中的界域化存在,在他的面前都撑不住一招,而他叶湛,如今却连领域化都没有达到,不仅如此,反而差一点死在两名领域化的存在手中。

难怪神明界的那些人会和赵大师合作,有主宰的存在,他们所有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活路,唯一的办法,只有为主宰卖命,出卖地球人类进化者,还有他叶湛,来换起浩瀚宇宙国的信任,这样才能够活下去。

若是他叶湛是神明界的主神,恐怕也有可能会做这样的决定,毕竟压制了神明界数千年的存在,对于主宰都只能望风而逃,又何况是他们?

轰隆

突然,叶湛感觉到整艘兽头飞船,都剧烈的震动了一下,仿佛兽头飞船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一样,又仿佛是正在调整行驰当中,突然停了下来一般。

紧接着,叶湛只感觉到眼前一花,就出现在了兽头飞船的外面,莫名奇妙的出现在了飞船的外面,仿佛是被人从兽头飞船里面提出来的一般。

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荒原,天空中没有太阳,但是却异常的明亮,很明显,这里是一片独立于世界之外的小空间,就像寒潭空间那样。

不过除了他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被人从兽头飞船里面提了出来,而且不仅如此,就像兽头飞船,都同样消失不见。

而在他的面前,则是站着一个全身被灰色雾气笼罩的人,不用想,肯定是之前救了他们的那个神秘人,整片空间,只有他和对面的人。

“多谢救命之恩。”叶湛神色诚恳的鞠了一躬,这一拜,是叶湛发自肺腑之言,若没有此人出现,恐怕这一次他们数万人,都将要葬送在系统空间当中。

而且,这份感谢,不仅是对他们的救命之恩,还有他没有放弃地球人类进化者,以此人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到了外宇宙,都能够闯出一番天地,但是却依然守护在地球上,很明显,此人是不愿意舍下地球。

这一次,为了救他们,甚至硬憾外宇宙的主宰,更是差一点和主宰正面相遇,这可是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啊。

浑身被灰色雾气笼罩的男人听到叶湛的话,身上的灰色雾气一阵翻滚,紧接着,轰然消散,露出了里面男人的真容。

这是一个浑身穿着蓝色长袍的男人,方正的脸上,充满刚毅之色,两只巨大的眼睛,看起来仿佛是两片宇宙一般深邃,让人不敢直视。

叶湛看着此人的两只眼睛,仿佛灵魂都要被卷进去一般,令叶湛想要把目光移开,叶湛轻咬了一下嘴唇,使得自己镇定下来,强迫自己和对方对视着

蓝色长袍的男人看着叶湛,点了点头,淡淡的道:“不用感谢我,救你,只是为了自救而已,九鼎的传承者,岂会轻易的死在这里。”

听到蓝色长袍男人的话,叶湛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搞不懂话里面的意思,不过还是道:“还没有感谢前辈的九鼎,要不然,恐怕我早已经死了。”

蓝色长袍的男人再次摇了摇头道:“九鼎也不是我的,虽然当初我也参加了炼制。”

“能告诉我前辈的名字么?”叶湛试探的问道。

蓝色长袍的男人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你可以叫我鮌,你成功得到九鼎,并且得到了九鼎的认可,这是你的造化,九鼎的作用,你还没有发挥出来,若是你把九鼎的奥秘完全研究透彻,别说两名领域化初级的家伙,就算是两名中级的存在,也能挥手屠杀。”

叶湛听到鮌的话,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不过震惊的不是关于九鼎的,而是此人的身份。

“你说,你叫鮌?夏禹的父亲?”叶湛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问道。

大灾变之前的时候,叶湛可是非常喜欢看古文传记的,对于里面的人物,可是都非常的清楚,而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可是夏禹的父亲,因私自治水,而被天帝所杀,三年之后,夏禹从鮌的肚子里走了出来,继续治水。

不过叶湛可不相信这些,很可能是鮌得罪了什么恐怖的存在,被击杀,不过鮌的实力太过强大,没有死透,经过三年的时间,然后重新复活,也只有这样,事情才能解释的通。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一件事却是不会改变,那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死而复活的存在。

鮌听到叶湛的话,眉头皱了皱,然后道:“夏禹只是我的一具分身而已,现在早已经没有了,你叫叶湛对吧?既然你得到了九鼎的认可,自然有权利知道九鼎的最终奥秘。”

“九鼎的最终奥秘?”叶湛脸上浮现出认真之色。